第六十七章 吴震的态度

    67

    房里的气氛很是凝固,几乎每个人都沉着脸,唯有罗玲已经开始在心里暗爽。

    吴家和金家向来没有什么多大的交情,并且吴震曾经还和金岳荣在每三年一举办的五大家家主大会上对过阵,没有分出胜负但是结果可谓是相当不愉快,那次比赛也连带着吴震对金家几乎所有人都没什么好脸色。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诡笑,罗玲已经在想象吴震教训金鸾的画面了。

    “我并没有躲起来偷窥。”和吴震对视了许久,金鸾视线毫不躲闪,非常坦然。“我就是过来看吴佑成的,然后刚才想到阳台上透透气,谁知道罗玲她们就进来了。”

    耸耸肩,金鸾轻嗤:“不过误会一场,但是罗玲完全不听我解释,直接就对我出手。”

    双臂环胸,金鸾给吴佑成瞟去一个眼神,转而看向罗玲:“所以我倒是想要问问罗玲,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个病人大打出手?”

    “她胡说!她分明就是躲在阳台上偷窥,想要对佑成做什么下作的事情!”罗玲大声反驳。

    “金鸾她的确是过来看我的,而且是我叫她过来的。”吴佑成适时补上一句话。

    “什、什么。。。。。。”罗玲没想到局势会急转直下,突然所有的错误矛盾都指向了自己。

    “罗玲,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吴震并没有因为事态的变化而露出其他的神色,依旧严肃又沉稳。“你为什么要对她出手?”

    “我。。。。。。”咬咬牙,罗玲心里实在憋屈,低下头,视线扫过眼前的几人,尤其是在对上柯悠然黑洞般的视线时,整个人都不禁一颤。

    该死的金鸾!竟然让她在那么多重要的人面前丢脸!

    “是我误会了。。。。。。我也是太担心佑成,并且听说佑成被她推出去当挡箭牌才受了那么重的伤,所以更是气不过。”罗玲咬着下唇,说得很是委屈。

    “罗玲,我并不是。。。。。。”吴佑成听不下罗玲的话,皱眉就要否认,却被吴震打断。

    “知道你这孩子关心我们家佑成,但是热心是好事,只不过要多一些理智,知道了吗?”吴震的语气相对于刚才稍许柔和了一点点,但是面上的严肃依旧分毫不减。

    “知道了吴叔叔。”罗玲见吴震没有责难自己,喜出望外,笑着答应。

    “吴叔叔,佑成的房间现在成了这样,也不能好好养病,是不是应该尽快给他安排一个新房间才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柯悠然见情势稳定了,开口提议。

    她的话也点醒了在场的每个人,金鸾抬头环顾了一圈,几乎整个阳台门框的框架都被拆除了,玻璃门完全合不上,十二月份初的天气里,冷风不断地往里头钻,别说好好养病了,住人都没法住。

    “嗯,还是悠然心细,我就顾着两孩子打闹的事情,忘了给佑成重新安排了。”吴震冲柯悠然笑笑,完全不似对罗玲那般带有距离的陌生感,这让罗玲顿时妒意横生。

    然而吴震并没有给罗玲更多的发言机会,直接叫来了佣人把吴佑成抬上担架送去了新的房间,而金鸾则是被送回了自己的病房,罗玲和柯悠然则是跟着吴震一起下了楼。

    金鸾回房间的时候,特意慢了几拍,等那三步一回头的罗玲被迫跟着吴震离开楼道的时候,她才挪动了步子。

    “金鸾,你醒了?”

    刚要上楼梯,就听见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

    抬头一看,是吴彬。

    “老师,你怎么在这?”金鸾下意识就问出了口,而后一拍脑袋,吴彬就是吴家人,在这里出现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刚准备去看佑成。。。。。。”吴彬边说边皱着眉头将金鸾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金鸾和吴佑成被送回吴家的时候,吴彬去看过他们两人的伤势,都非常严重,金鸾背部的伤势没有十天半个月几乎不可能愈合,这段时间里她甚至都会因为这道伤口而生活无法自理。

    但是明明应该躺在床上昏迷的她竟然已经好端端地站在面前,还能行动自如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金鸾这个学生,身上果然是藏着什么秘密!

    “金鸾,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吴彬试探性地问道。

    “哦哦,已经基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