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必须娶她!

    “哦?”金鸾微微挑眉,并没有就此多言。

    她并不是个八卦的人,尤其是对于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更别提现在的她一想到柯悠然和吴佑成的婚约就如鲠在喉,心里漫起道不明的淡淡苦涩。

    “唔汪!”

    金鸾正因心里莫名的微揪而愣神,猛地被谛听的轻呼给拉回神。

    低头看去,对上一双愠怒的血红眸子,不禁一怔。

    “金鸾你看,你的狗狗都叫你别担心啦。”柯悠然见谛听这般有灵性,更是喜欢。“你放心,佑成他那么心谨慎的一个人,这点事情肯定会处理妥当的。”

    闻言,金鸾再次皱眉,怎么又是吴佑成?能不能别再提吴佑成了!

    心里烦闷,金鸾撇撇嘴,将怀里的谛听随手往旁边一丢,起身去推餐车。

    “唔唔!”谛听怒瞪金鸾的后背,恨不得把她瞪穿。

    接下来,两人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不算聊天的对话,来回多次后柯悠然也就不再自找没趣,低眉看着一旁白绒绒的谛听吃完了晚餐,而后累急的两人就各自睡下了,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前往林城。

    关上灯,柯悠然那头很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反之另一边,金鸾睁着双眼盯着前方的黑暗好一会儿,才渐渐沉睡过去。

    黑暗中,仅剩下一双殷红眸子警觉地瞪着四周,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

    一大早,金鸾就翻身起床,叫醒柯悠然后拉着她就是一通快速洗漱,顺带扯起了一夜未合眼的谛听。

    无视谛听的怒瞪走下楼,就见客栈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昨晚在镇门口接应她们的那个男人站在车前,似乎已等候她们多时。

    “金姐,柯姐,早安。”男人依旧和昨日一般恭谦,低眉顺眼的样子让人实在撒不起火。

    虽然此时此刻的金鸾真的十分冒火!

    因为她已经被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给纠缠了一夜的梦境,而这团烦心事里就有吴佑成那挥之不去的绅士嘴脸!

    原本想着早点起来离开这个客栈,远离一切吴佑成给予的庇护会让她脑袋清醒一点,谁知道这家伙的影子如此阴魂不散!

    而且还是如此贴心的阴魂不散!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早起?”柯悠然望了眼才刚擦亮的天空,还有点睡眼惺忪。

    “这还用问?”金鸾翻了个白眼,抢过男人的话,开门钻进了车里。

    跟着金鸾进了车厢的谛听虽然无法窥探出她的心思,但是却能感知到她的喜怒哀乐,此时仰头瞅着她,心中直纳闷明明刚才她还气焰汹汹的,怎么这会儿又有点开心了?

    “金鸾。。。。。。”最后钻进车里的柯悠然看着脸色忽明忽暗的金鸾,抿着嘴明显有话在嘴边。

    “我话说在前头。”金鸾看了眼正在发车的西装男,接而转过头看向柯悠然。“我和吴佑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给我们安排的那么周密。”

    “我和那家伙的关系可以说其实是非常恶劣的,要不是利益牵扯,绝对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类型。”金鸾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一开口就是一长串,顿了顿,瞅着柯悠然被怼闷的样子,转开话锋:“他这么安排,肯定是因为你,所有其他的可能都是你的瞎想。”

    “呃。。。。。。”柯悠然哑口无言,显然金鸾一下子把她所有想问的问题给堵上了。

    而正在开车的西装男则是从后视镜中瞥了眼后座上的二人一狗,并未发声。

    后座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被车上的袖珍摄像头和麦克风记录着,完美呈现给了这些高科技的发明者——吴佑成。

    轮椅上,吴佑成看着屏幕画面中金鸾刻意严肃的脸庞,不禁好笑。

    这个女人,就这样把自己当成一只洪水猛兽?

    轻笑一声,吴佑成合上手中的视频盒子,抬头看向床上有要醒来迹象的金岳荣。

    “这是。。。。。。在哪?”缓缓睁开眼,金岳荣感觉整个脑袋都要炸了。

    “金叔叔,你醒啦。”吴佑成语气倒是挺关切,眼皮却压根没抬。

    “佑。。。。。。成?我这是怎么了?”金岳荣转头去看吴佑成,却被脖子上的刺疼给弄身冷汗。

    微微皱眉,他却是怎么也想不起为什么脖子会这般疼,更记不起他怎么会躺在这里。

    “我刚才在楼下发现叔叔你晕倒在走廊上,想来您定是为了年终尾祭的事情操劳过度所以才晕倒的。”吴佑成说道。

    “原来是这样。。。。。。”被吴佑成这么一说,金岳荣的确感觉很是疲累。

    他这两个月一直都在九华山和申城之间来来回回,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更快夺得金家家主的位置,所以就算再累,再献媚讨好,他都甘之如饴!

    想到这,金岳荣深吸一口气,转动眼珠看了圈所处的房间,摆设和风格都还算上档次,并且吴家大少爷还陪同在一旁等着自己醒来,看来自己很有希望能将吴家的后台支持给搞到手,这样他便能与大哥金岳强一较高下了!

    又稍许休息了片刻,金岳荣想到今天是妻子柯惠伦修行回来的日子,便也没有再多矫情,和吴佑成来回寒暄聊了几句,就在没能见到吴震的遗憾下离开了。

    看着金岳荣的车驶离吴家大院,落地窗前的吴震剑眉微锁,一双深邃的眸子黑云密布。

    “爸。”身后的房门打开,吴佑成操控着轮椅进了来。

    “区区一个废柴丫头,竟然值得你消耗刘家给你的能量石?”吴震微微侧首,质问:“你是不是对那个黄毛丫头动了心?”

    闻言,吴佑成俊容一怔,他从未想过那么多。

    “金叔叔是在我们家晕倒的,而且此事还牵连到柯悠然,如果不用刘家的能量石抹去金叔叔的记忆,恐怕就他的多疑猜忌来看,会多生事端。”顿了顿,吴佑成缓声解释。

    “你要真是这样想的,那最好。”吴震正眼对上吴佑成。“总之一点你必须谨记。”

    “不许毁坏你与悠然之间的婚约,你必须娶她!”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