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白养了个废物!

    另一边,离开了吴家大宅的金岳荣并没有再别处多做停留,吩咐司机直接驶回了金家。

    车子才开入金家大门,老远就看到大宅入口处的圆形花坛边停了一长溜子的劳斯莱斯,成群的佣人正从车上卸货,车里全部都是柯惠伦去修行时所带的物件。

    即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金岳荣换上一张温和的笑容,开门下了车。

    “二当家,您回来了。”搬运行李的佣人见到金岳荣纷纷行礼,却被金岳荣摆手示意不用多管自己。

    “你们先忙夫人的事情。”金岳荣宠柯惠伦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佣人们也就没再多礼继续搬东西了。

    入了大堂,本以为会见到迎接自己的柯惠伦,谁知道迎面而来的却又是一群将行李搬出宅子的佣人。

    “这是怎么回事?夫人又要出远门了?”金岳荣刚开口发问,一抹雍容华贵的身影便从二楼的旋转楼梯上走了下来。

    正是柯惠伦。

    “岳荣,你回来啦,我都等你好一会了呢。”柯惠伦笑脸盈盈,略施粉黛的脸庞上几乎寻不见岁月的痕迹。

    “惠伦,这些行李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又要抛下我一个人去修行了?”金岳荣见到柯惠伦回春般靓丽的容颜,心头的那一丁点不悦顿时消散,惊喜的同时,还带着一丝疑惑。

    自从上了三十五岁之后,柯惠伦每年都会离家入深山修行两三个月,并且每次修行完回来,她的容颜都似回到二十五岁那最佳的年华般靓丽,从前她还年轻差别还不算太大,现如今已近奔五的人了,修行前后所带来的差距也渐渐被拉大,让人不得不在意。

    “怎么会呢!”柯惠伦纽着曼妙的腰肢来到金岳荣跟前,撒娇的口吻配上年轻的容颜,叫人怎么也生不起气来。“我巴不得早点回来,好和岳荣你好好地。。。。。。”

    柯惠伦欲言又止,但那双魅惑的眼色早将金岳荣勾得魂不守舍了。

    好在金岳荣把持得当,瞄了眼四周来来往往的佣人和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大哥,暂且压下心头的热火,勾住柯惠伦的腰肢亲了亲她的脸庞便松开了。

    “那这些行李是怎么回事?”金岳荣眼神示意了一下佣人从二楼搬下来的东西,发现竟是些床啊柜子什么的家具,看着也不是很高档,像是从客房里移出来似的。

    “哦,这些啊,死人用过的东西,不丢掉的话就太晦气了。”柯惠伦稍许放低了些声线,看向金岳荣的眼神却是丝毫没有躲避。

    “死人?惠伦你可不要乱说话,我们金家最近哪有人出事过了?”金岳荣一想又不对劲。“嘶。。。。。。难道。。。。。。”

    “惠伦你做了什么?那丫头留着可有用处的!”金岳荣很快就将一切线索串联在了一起,皱眉低喝。

    “你凶我干什么?”柯惠伦轻哼一声,完全不觉有错:“这丫头早就该收拾掉了,我忍辱让你把她留到现在,已经算是极为给你面子了,想想她反正住在楼里眼不见为净,也念在她沾了点你的血脉的份上认了。。。。。。”

    说到这,柯惠伦不禁有些哽咽:“可是。。。。。。可是现在你却趁我出去修行的时候把这野丫头给请到主宅来住,还好吃好喝地供着。。。。。。她还把我们的娇云给打伤了。。。。。。你这些都不过问吗?为了你认为的她能给你带来的那丁点好处,你就要把她给捧上天了?”

    “不是这样的惠伦,我没那个意思!”金岳荣皱起了眉头,为了防止佣人看笑话,赶紧拉着柯惠伦到了没人的偏厅。

    “让她进主宅住是芈家大长老的意思,而且那楼不是烧毁了嘛!总不见得让人留下一个我们苛责孩子的罪名吧!”金岳荣不想多解释,急于追问:“你还是赶紧告诉我,你把那丫头怎么样了?趁着事态还没更严重的时候,该收手就赶紧收手!”

    金岳荣袒护金鸾的那点心思此刻完全被柯惠伦看在眼里,气得她心中恨意丛生,但面上却反而更是委屈。“岳荣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是我对她做了什么事情?”

    “我不过是说她死了而已,又没说是我干的!”

    柯惠伦眼角都翻起了泪花:“是刚才看了新闻才知道的,金鸾她坐的高铁列车脱轨驶入了甪直镇那的大水库,车厢都不一定能打捞上来,那更别说能不能找到尸体了。。。。。。”

    “竟有这种事?”金岳荣实在难以相信,明明早上还在吴家养伤的金鸾竟然会跑出去坐高铁?这是什么逻辑?

    眯了眯眼看向轻声抽泣的柯惠伦,金岳荣心里的疑影越来越大。

    柯惠伦的手段他可是知道一二的,当初要不是因为她的手段和不断扩张的人脉关系,他才不会选择她这个没什么重要地位的柯家二姐而放弃金鸾的妈妈。

    一想到柯惠伦背后的强大关系,金岳荣面上的阴郁就淡去了不少。

    金鸾毕竟只是芈家大长老所说的贵人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和帮助,到头来还是儿子一鸣这样有实权实用的有价值,并且宠爱金鸾就必定会得罪柯惠伦,一番盘算下来,定会得不偿失。

    心中微叹,看来金鸾这个废物算是白养了,她体内暴增的异能值估计就是因为什么神秘的特效药吧。。。。。。

    “岳荣,你在想什么呢?你难道还在责怪我吗?”柯惠伦见金岳荣不搭话,委屈地晃了晃他的手臂。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这孩子那么年轻就送了性命,真是可惜,不过天灾也是没办法,她卧室里面的东西。。。。。。你如果觉得晦气,就索性全部烧掉算了,也别到处乱扔晦气了别人。”

    “好啊!”柯惠伦一听顿时面上一片明亮,还想说些什么却见一抹身影从旁边的长廊上走了过来,只好作罢。

    “二弟,金鸾是滴血认亲入的家门,虽然不能上家谱但毕竟是你的亲生女儿,她的后事我们家还是要好好操办一下。”

    从长廊走来的正是金家目前的掌门人金岳强——金岳荣的大哥。

    “大哥,年终将至,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办丧事吧?要不。。。。。。”金鸾在家族里本就像个隐形人,金岳荣只想大事化事化了。

    “这是老爷子的意思,你自己看着办吧。”金岳强并不想和金岳荣多周旋,丢下一句话就走地人,离开偏厅前冷冷地睨了柯惠伦一眼。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