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神秘人!

    95

    “你说你那不中用的爸爸?”金辕倒是完全不顾及儿子的面子。“醒来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像条死虫一样。”

    “真是丢我金辕的脸!”

    金鸾也是没想到爷爷会这样评价金岳荣,更是服了老人家的性子。

    “这些年也真是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有爷爷在,绝对不会让他再欺负了你!”金辕摇摇头。“好了,不提他了,你这几天修炼得辛苦,饭也没怎么吃,爷爷特意让人从澳洲运了些大龙虾大生蚝,给你补补身子!”

    “竟然还有生蚝吃?太好了!”金鸾一听有生蚝立马双眼放光。

    她平时过得拮据,也只有在年终尾祭的晚宴上吃到生蚝,那味道那口感简直让她流连忘返!

    没有再为遇到练功瓶颈期而烦闷,金鸾一心都扑在生蚝上,赶紧跟着老头子去餐厅了。

    而三楼的走廊转角处,一道阴狠的视线直直刺在金鸾愉悦的身影上,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是柯惠伦。

    祠堂闹事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她在外努力洗白自己和金岳荣,还算夺回了一点颜面,可金家不同外面,众人不听自己的,全都看金辕脸色行事,将她贬得毫无尊严!

    这几天她只要和金辕一打罩面,就能感受到来自老爷子赤果果的藐视和不屑!

    家里的人也都是势利眼,见老爷子出关而且功力突破到了红阶,一个个巴结奉承还来不及,根本不会管他们夫妇死活!

    甚至有人拜高踩低,那些平时都不敢违逆自己一个字的人竟然还敢出言讽刺她!

    耻辱!

    这就是赤果果的耻辱!

    “金鸾,你这个贱人,以为自己有老头子撑腰就能野鸡变凤凰了?当初你妈那样得意不照样被我踩在脚底下蹂躏到死!呵呵。。。。。。我们走着瞧!”柯惠伦目送着金鸾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冷冷一笑,进了房间。

    卧室大床上,金岳荣眼窝深陷,皮肤蜡黄,毫无生气。

    他并不是精力不足或者生了大病,而是因为金辕那一句立金鸾为家主接班人而打击过大。

    无神地望着天花板,金岳荣一直在反复思考他这些年忙忙碌碌四处应酬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能成为家主接班人甚至取代现任家主金岳强吗?

    而金鸾这个死丫头偏偏这时候冒出头,还神不知鬼不觉地取得了老爷子的偏爱!

    老爷子如此夸赞欣赏一个人,这样的情感他这个做儿子的也从没感受过!

    这么多年他那么努力,都没能够被老爷子看上一眼!

    而金鸾年纪轻轻还是天生废柴却直接夺取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

    为什么!?

    他不服!

    “岳荣,你不要再这样死气沉沉的了!”柯惠伦见金岳荣还是一副鬼样,心中真气他不中用!

    当年她预备嫁的人是金岳强,但无奈金岳强丧妻之后便不再管男女情爱,她只得将注意力放在金岳荣这位家主第一顺位人身上,深度了解后发现他也颇有潜力便使心机夺得了他妻子的位置。

    本来这些年都顺风顺水一切在掌控中的,现在却。。。。。。

    不行!她绝对不认命!

    “呵呵。。。。。。惠伦,你是不是后悔和我在一起了。。。。。。”金岳荣看向柯惠伦的眼神空洞无光,可内里却是看得更真切。

    “怎么会呢!”柯惠伦干干地笑道。“我只是不希望你继续这样颓废下去。”

    “金鸾那贱丫头不过是运气好学到了点功夫而已,岳荣你并不比她差呀!”柯惠伦耐心说道:“我们也可以出去寻一本功法秘籍,凭你的实力和底子,绝对能超过那废柴好几招呢!”

    “秘籍?呵呵。。。。。。说来简单。。。。。。这些绝上心法去哪找?”金岳荣依旧死气沉沉。

    “我们的人脉关系在这里,肯定能找到的!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去黑市呀!或者找那些弃子!”柯惠伦循循善诱:“我听说罗家早些年出去的几个弃子就写了本非常厉害的功法秘籍!如果我们能。。。。。。”

    “愚蠢的人类,你们修炼家族弃子所谱的功法,就以为能打败她了?”

    突然,一阵强风撞开了阳台的落地窗,一抹幽蓝色的魅影飘然而入。

    “你是谁!?”柯悠然大惊失色。

    金岳荣也挣扎着反身望去,就见来人一袭幽蓝色的锦缎长袍,水墨色的发丝随风微扬,面容像是被施了法术一般团着一团雾气怎么也看不清,整个人鬼魅邪气,在月光的斑驳下更显危险神秘。

    “本王的身份岂是你们这些凡人能知道的。”来人抬手拂了拂长发,语气轻狂不羁,却又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压得柯惠伦完全出不了声音。

    “你、你深夜来访,所谓何事?”金岳荣好歹算是见过世面的,知道眼前这神秘人不好惹。

    “呵呵。”神秘人笑了笑,扬手飞出一本书籍到金岳荣手中。“既然要练,当然还是要练你们金家自己的功法才好,练别家弃子的功法被发现不说,也会和你体内的异能属性相冲突。”

    “这些丹药每天一粒,能够帮助你更快进益,里头没有你们所谓的禁药成分,你大可放心服用。”

    “你为何帮我?”金岳荣拽着手中略显破旧的书,压低声音问。

    “帮你?呵呵。。。。。。”神秘人眼眸暗了暗,嘴角爬上讽刺的诡笑。

    高如他贵,区区凡人怎会值得自己相帮?可笑!

    “本王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若能在年终尾祭的比武大会上打败那家伙,本王重重有赏!”

    “你只需听从本王的吩咐,只要合本王心意,别说你们一个金家的家主位置,就算是芈家我都能让你掌控!”

    说完,神秘人便袖袍一挥,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了房间内。

    金岳荣和柯惠伦被惊得哑口无言,好一会才回过神,要不是手上的书本和台面上搁着的一盒子药瓶真实存在,他们简直无法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