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三章 放生

    11

    金鸾注意到了柯悠然的目光,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拉开与吴佑成的距离。

    “怎么了?”吴佑成以为金鸾有什么不舒服:“是不是刚才和白羽鹰交手的时候受伤了?”

    说着,吴佑成反而更贴近了,大掌直接拉过她的手,探金鸾的脉息。

    “没事没事,我。。。。。。我觉得有点热,呵呵呵。。。。。。”赶紧抽出手,金鸾索性站起来不坐在吴佑成旁边了。

    捕捉到吴佑成眼中划过的受伤,金鸾的心不禁抽了一下,但为了柯悠然,她不能再这样陪着吴佑成演暧昧戏码了。

    虽然他们之前说过各取所需。。。。。。

    但是她不能因为一点利益去伤害对自己真心的朋友。

    撇撇嘴,一会找个机会和柯悠然单独谈一下,把话说开吧!

    “热?都十二月了还热?”罗晓冬不解,特意看了眼房间里的空调温度显示。

    “话说回来啊,金鸾,你怎么一下子那么厉害?把橙阶的灵兽都驯服了?你难道真的已经到橙阶了?”罗晓冬问出了一只憋着的问题。

    “啊那个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啊!”见金鸾板起了脸,罗晓冬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

    “我就是好奇一下,没有质疑你能力的意思!”他可不敢得罪金鸾。

    “没事。”金鸾沉默一会,摆摆手。“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驯服那只鸟了。”

    “我想,应该是人到生命危急的时候会激发极端潜能吧。”金鸾扯了个理由。

    总不见得说是谛听爆发了力量把白羽鹰给震住了吧?

    “哇,那你也是够厉害的,随便激发个潜能就是橙阶的!”罗晓冬此刻都快崇拜到跪地了。

    “罗晓冬,你这话说的就奇怪了,怎么可以说随便激发呢,金鸾对战白羽鹰是真的很凶险,一个不心就可能会送命的。”柯悠然摇摇头,想起之前白羽鹰那势如破竹的架势她就后怕。

    几人正说着话,休息厅的门被叩响了。

    说是被叩响,更像是什么尖锐的物体凿在了门板上。

    罗晓冬没多想,直接上前开门,结果被吓的跌坐在地!

    “白、白羽鹰!?”

    “咕唔。”大门打开,白羽鹰缩后一人高的身影显现在门口,眨巴着偌大的鹰目映着房里的四人。

    见到白羽鹰来,金鸾仰天翻了个白眼。

    这丫的臭鸟怎么那么阴魂不散,竟然还变了跟来?

    白羽鹰抬起鹰爪跨过倒在地上的罗晓冬,把他又吓了个半死,扑腾着翅膀摇摇摆摆地走到了金鸾面前。

    “臭鸟,谁让你上来的。”金鸾皱眉,完全没有要收了白羽鹰的意思。

    “估唔唔唔!”白羽鹰抬起一边的鹰翼想要去碰金鸾,却被她躲过了。

    “别碰我。”金鸾后退一步,脸色不是很好。

    之前白羽鹰鹰杀气腾腾的样子还历历在目,让她如何接受突然臣服的它?

    而且这家伙不过是屈服在谛听释放出的威压下,如果发现这威压并非真正源于自己,岂不是要一鹰嘴啄死自己?

    她可不愿意放这么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看来这白羽鹰是跟定你了。”吴佑成推了推镜架,好笑地看着对白羽鹰避之不及的金鸾。

    他其实很好奇,为什么金鸾不愿意收下白羽鹰,甚至还如此反感。

    毕竟白羽鹰是橙阶灵兽,就算是放在他吴佑成面前,也是有一定诱惑里的,更不要说一直被家族欺压的金鸾了。

    虽说她现在得了下任家主的身份,在金家地位与日俱增,但毕竟众人对她的废柴印象并非一朝一夕铸成的,想要逆袭她肯定需要借助些外力,而白羽鹰就是最好的震慑他人的武器。

    “我看你满喜欢这臭鸟的,给你要不要?”撇了吴佑成一眼,金鸾看都不看白羽鹰。

    实在不是她不敢看,而是她每每视线要扫过白羽鹰的时候,胸前的玉佩就烫得要命,脑海中还不断回响谛听幽幽的声音——

    “笨女人,你要是敢收这臭鸟你就完了。”

    在心中把谛听吐槽了个遍,金鸾无奈,实际她也不想收这白羽鹰。

    “咕唔咕唔。”白羽鹰以为金鸾是不喜欢自己的样子,挥动翅膀,白光一闪,竟然又缩了一倍,和桌子一般高了。

    “这样看起来,都不敢相信是刚才威压雄厚的白羽鹰了,有点可爱呢。”柯悠然笑了。

    “金鸾,灵兽既然都驯服了,你就收下算了,不然罗玲和娇云又不知要编排什么坏话了。”柯悠然劝说:“如果你实在不想收下它,那就先暂时照看它三天,时限一到你就找个山林把它放生了吧?”

    “如果把它再交给罗玲,那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灵兽。”

    柯悠然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金鸾点点头,决定就这么做。

    “那就送到云隐山里去吧?”金鸾能想到申城附近最佳放生点就是云隐山了。

    那里没被开发,灵气又充足,而且是她找到龙鸣佩环和妈妈重逢的地方,对她有特殊的意义,也让她更有归属感和安全感。

    把生灵在那放生,她心安。

    感到谛听的声音不再闹腾,金鸾回头第一次正眼看白羽鹰。“那就这么定了,三天后正好是周六,我周五放学后就带你去云隐山。”

    “咕咕。。。。。。”白羽鹰歪着鹰头,似是有些不情愿,但放生也是条路。

    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是不愿意收自己呢,还那么排斥,明明它很抢手的。。。。。。

    几人又聊了会下周考核的事情,便散了场各回各家,罗晓冬也不强留,下楼去招待其他来宾了。

    白羽鹰此时已经又缩了两倍,和一只鸽子差不多大,立在金鸾肩头,和她一起回了金家。

    到了金家跳下车,难以忍耐自己变只的白羽鹰嗖地又变回半人高的样子,这大是它能接受的最低限度啦!它可是翱翔天空的鹰王啊!

    白羽鹰的猛然出现把一众仆从吓了一跳,金鸾驯服灵兽的事情瞬间传遍了金家每个角落。

    包括一直躲在房里练功的金岳荣和柯惠伦,都知道了金鸾威猛驯服白羽鹰的事迹。

    “呵呵,这个孽障,就让她再得意段日子。”金岳荣没有暴怒没有不服,仅仅抬了抬眼皮,幽幽吐了句话,继续盘腿打坐。

    气息幽转,团团紫黑色的袅烟再次盘旋而起,将他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下颚到头颈出的脉络忽显忽灭,闪着诡异的紫光。

    \s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