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四章 贪恋这个吻!

    接下来两天金鸾照旧上课,学校里和自己搭话的人越来越多,但没人敢多问关于白羽鹰的事。

    白羽鹰的威力自派对后都传开了,那么大杀伤力的灵兽他们还是过个几年再想吧!更何况白羽鹰都已经被金鸾驯服了。

    派对上金鸾的英勇事迹被众人添油加醋越吹越神,大家对金鸾是又敬又怕,这样的局势倒是给金鸾省了不少麻烦。

    让她奇怪的是,连着两天金娇云和罗玲都请了病假没来学校,回到金家也没有见到金娇云,听佣人说她好像到罗家和罗玲一起闭关修炼了。

    毕竟下周就是国际组织的考核,非同可,她们闭关也属正常,金鸾没有放心上,倒是连着两周没见到人影的金岳荣和柯惠伦引起了她的注意。

    而且那天她无意间经过金岳荣卧室的时候,竟然感觉到一丝诡异的寒意,难以察觉的黑暗气息从门缝里钻出,让她打了个哆嗦。

    那一瞬间,她竟然能感到这股诡异气息和自己体内的灵气相互对冲!势不两立!

    但这种怪异的感觉一闪而过,待金鸾反应过来细节,门缝里哪来什么黑暗气息流出来,挠挠头,想着大概是错觉便走开了。

    “金鸾。”

    正想着金岳荣的事,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伴随着女生的尖叫。

    抬头,是吴佑成。

    “什么事?”金鸾皱眉,面上的反感太明显。

    自从被天翘看穿心思,她便下意识收敛自己的情绪,刻意避开吴佑成。

    上次派对之后她也和柯悠然说清楚了之前吴佑成和自己之间的交易,虽然柯悠然表示她不在意,但眼中少女心的雀跃却是躲不过金鸾的眼。

    柯悠然眼中粉色的跳动,让金鸾觉得可爱极了。

    但伴随的,心底却有丝丝抽痛,不知为何。

    “想什么呢?”吴佑成唤了好几声,才拉回金鸾的思绪。

    “嗯?”金鸾回过神,双臂抱胸,抬头瞅着吴佑成。“你刚说什么?”

    对上吴佑成的视线,金鸾下意识地撇过脸不再直视他,生怕触碰到他眼中的温柔,会让自己又把持不住地心悸。

    朋友夫,不可欺,她不能对不起柯悠然。

    “我敢着回家练功,你有什么话给我发短信吧。”金鸾挠着秀发遮掩眼底的情绪,就准备走人。

    他们现在站在走廊顶端的角落,放学后已经没什么人经过这里了,这样独处的环境让她更加受不了。

    谁知刚准神要走,就被吴佑成一手臂给拦住了去路。

    “你干什。。。。。。!”抬头刚要控诉,却贴上了吴佑成压下的俊颜。

    他壁咚她!?

    鼻尖点着鼻尖,长睫几乎要触碰到他的镜片,金鸾赶紧闭上嘴,生怕嘴唇多动一下会碰到他的。。。。。。

    咽了口口水,金鸾呼吸窒了窒,流光似的眸子不知该看向哪。

    推了推吴佑成的肩头,金鸾第一次觉得他的胸膛怎么那么坚硬!铜墙铁壁似的!

    而她的胸膛,都快被她怀中的鹿给蹦穿了!

    “你为什么最近总躲着我?”吴佑成没有要退开的意思,反而更逼近,温热的气息拂过金鸾的鼻尖,让她的脸更红了。

    “我、我哪躲着你了。”话一出,金鸾都快羞得无地自容了——这是她的声音吗?怎么那么柔?柔得都快掐出水来了!

    感觉到金鸾的变化,吴佑成笑了,一手撑在她身侧,一手抚上她滚烫的脸颊。

    掌下的温度不是骗人,热热的,随着他的气息吞吐,越加灼热,甚至还有些烫手,但这样真实的温度却让吴佑成心安。

    “脸怎么那么烫?”吴佑成明知故问。

    “我、我发烧了!”金鸾尽量低着头,还以为自己慌张的模样没被发现,心里的鹿却是发了飙似地冲天冲地,不断咆哮这还不是你个子害得?为什么突然贴自己那么近!还是在学校里!被人看到怎么办?

    “发烧了?”轻笑一声,吴佑成强势地抬起金鸾的下巴,额头抵着额头,让她不得不和自己四目相对。

    “嗯,这个温度的确是像发烧了,还烧得不轻。”

    金鸾只觉得心跳都快跳出喉咙口了,他深邃的眸子仿佛像是一口深潭,蕴藏着无穷的吸力让她一眼望去便舍不得再移开视线,心甘情愿深陷其中。。。。。。

    “下周就考核了,现在发烧可不是好事情。”吴佑成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含着魅魔,虽说着考核却像是在诉说情肠。

    “嗯。。。。。。”金鸾望着吴佑成眼中映出的自己,望着自己晕红着脸颊痴痴的样子,竟然不觉得讨厌。

    这样温柔的他,好像她一直都讨厌不起来?

    她似乎,有些享受被他的气息环绕的感觉。

    “我有个秘方可以帮你治好发烧,要不要试试看?”

    吴佑成低声蛊惑,金鸾没有自觉,懵懂地看着他。

    还没下意识地“嗯”出声,微张的嘴就被堵上了。

    被吴佑成温热到醉人的气息,完全堵上了!

    “唔唔!”金鸾睁大眼眸,似乎才刚梦醒,挥动着手想要推开吴佑成,却被他双手擒住高举过头,整个人都被他坚挺的胸膛压在墙壁上。

    两人的胸膛紧紧贴着,不留一丝缝隙,似乎都能感受到彼此狂乱的心跳!

    “吴、吴佑唔唔!”用力撇过头,金鸾喘着气想要控诉吴佑成的行为,却被他俯下身瞬间又堵上了气息。

    他啃舐,轻啮,摩擦着她的柔唇,让金鸾瞬间昏了头,忘了挣扎。

    微醺的视线望向吴佑成眼里的深邃,金鸾觉得自己都快被他的黑瞳给吞噬了,所有的情绪和挣扎都要被他一并吞下了。

    想要张嘴呼吸,反被吴佑成抓住了空隙进一步探索了进来,他横扫着她口中的软香,从轻柔的试探慢慢转变成霸道的吮吸。

    他太用力,好像都要将她这些天心底强压着的情绪都给吸出来,让她再也抵挡不住内心对他的心悸和向往,引诱她的情绪完全爆发!

    这个试探又霸道的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金鸾只觉得当唇瓣被松开的瞬间,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大口呼吸,而是不舍!

    她贪恋这个吻!

    \s微信搜索公众号: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