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臭狗你去哪了?

    151

    鬼魅般的身影瞬间逼近,让人窒息的死亡气息让金鸾疯狂地挣扎,却是怎样都无法挣脱金岳荣的禁锢!

    她现在完全成了只待宰羔羊!

    瞪着近在咫尺的魅惑俊颜,金鸾不断深呼吸着,胸口随之大力起伏,然她完全无法掩饰内心的惊恐。

    这样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见!

    “你、你到底是谁!?”金鸾感觉得到,眼前这家伙一定认识自己!

    阎阙眉眼微挑,食指挑起金鸾的下颚轻浮地观赏着她慌张的模样,并没有答话。

    “海棠林里的动物是不是都被你吃了!?”这人身上血腥气太重!不是他还是谁!?

    阎阙依旧不开口,手指换做手掌,在金鸾怒瞪下更加肆无忌惮地调戏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

    就仿佛她两天前的那个晚上,她对他那般。

    “海棠精呢?他是不是也被你吃了!?”金鸾不断扭动着脖子躲避着阎阙的狼爪,他的手冰凉透骨,每一次触碰都让她发自内心地感到寒冷!

    “吃了又如何?”阎阙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和之前失去法力缩时的截然不同,没有青涩没有生嫩,有的只是冷沉和鬼魅。

    “你没良心!他都已经成精了!你怎么下的了口!”金鸾整个人都快炸了。

    “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忍心!?”

    金鸾的挣扎更疯狂了,金岳荣却像个铁板一样纹丝不动,完全没有金鸾还手的余地。

    “所以其他生灵只要没成精,都可以吃?”阎阙先是一愣,转而笑了。

    他笑得如此魅,如此诡,带着来自隐藏地府的阴气,让人的心都跟着颤抖!

    “才不是!唔——!”金鸾刚要为自己辩解,却猛地脖子上一阵刺痛,她立即咬紧牙关才勉强不叫出声。

    眼前这个神秘的男子竟然突然咬自己的脖子!

    “你——放开我!!”金鸾怒吼,瞬间一道金光从被咬破的表皮下迸出,将阎阙击出到两米外。

    “可恶,这家伙虽然还未真正觉醒,但神识却已复苏了!”阎阙被突如其来的金光击出内伤,嘴角留下一丝鲜血,衬得他惨白的肌肤白的更诡异。

    前两天因为有谛听的式神庇护,所以他不能碰她,但是式神的守护顶多两天,原以为今天他已经可以下口了,没想到金乔觉的神识比自己想象的更强大!

    “金岳荣,掰下她的一条胳膊赐予本王!”好在他已经控制了金岳荣,无需再亲自动手!

    “什么!?”金鸾美眸圆瞪,难以置信这男人说出的话。

    可再难以置信,手臂见突然传来的疼痛瞬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这男的说的的确是要掰自己的手臂!

    金岳荣得令后立即用力扣住金鸾的肩胛骨,用力外后一掰,只听“咯哒”一声,随机钻心的疼痛袭来,金鸾紧咬牙关发出一声呜咽!

    “你——你要我的、我的手臂干。。。。。干什么!?”金鸾大口喘着粗气,她分不清手臂现在是脱臼还是骨头碎了,她只知道身体疼痛得发疯,尤其是当金岳荣竟然还不断地继续扯着她无力的胳膊!

    “本王要你的手臂做下酒菜。”阎阙已经迫不及待,金鸾面上的痛楚更是激发他的戏谑。

    他说过,这女人给自己的羞辱他会千倍百倍地要回来!

    “地金仙的肉,已经很美味。”他已经开始回味那千年前的滋味了。

    金鸾心里不断祈祷,希望刚才将阎阙击飞的金光再次出现,可却完全寻不见这股神秘力量了!

    她不知道,这股力量对和自己同处一脉的金家人是没有反应的。

    “爸不要再扯了!混蛋!疼死了!”金鸾现在哪还有心情想那么多,她现在只恨不能把金岳荣给暴走一顿!痛死她了啊!

    “你的叫声倒是意外地悦耳,作为前菜很不错。”阎阙好整以暇地欣赏着不断挣扎的金鸾,非常满意金岳荣的表现,不妄他多日来用鬼的魂丹来喂养他,现在这家伙已经完全受自己控制了。

    “呃啊——!”金鸾的神经快要绷断了,她嘶吼一声。“混蛋!那么大的动静怎么还没人来!”

    “该死的谛听!你特么关键时刻又不在!”

    谛听,你已经消失的够久了!

    “混蛋!臭狗!你在哪里!?”

    口袋里一直存放的式神纸人已经没有了感应,难道她今天就要这样成为这家伙的盘中餐了吗!?

    “本尊在这。”

    就在金鸾感觉自己的手臂开始被撕开一道口子要与身体分离的那一瞬间,久违的熟悉嗓音从头顶传来。

    下一秒,殷红色的身影飘然而下,轻轻落在树冠上,挡在了金鸾面前。

    他没有回头,宽大的袖摆看似随意的一挥,挥出的气浪却精准地将金岳荣给扇飞了。

    金鸾失去禁锢和支撑,疼得没有力气的她瞬间滑了下去。

    原以为会坠到树底,却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谛听熟悉的味道,似是骄阳火烤后的温暖香气,不同于那鬼魅男子的冰冷刺骨,仅仅是隔着衣服的触碰,都能让她暖到心底。

    谛听,真的是谛听!

    和之前变幻出的式神不同,这具身体,有温度,有气息!熟悉的气息!

    “臭狗,你那么久去哪了?”金鸾吃力地抬头看向谛听,阳光太刺眼,她只能看到他完美的下颚线。

    “本尊去哪,不用和你这个笨女人汇报。”谛听嘴上冷漠,却是牢牢地将金鸾护在怀中,以防她掉下树冠。

    虚着血色眸子,谛听幽幽地开口:“阎阙,看来上一回在蛮荒之地你还没吸取教训,又欠揍了是吗?”

    见到死敌突然出现,阎阙冷魅的脸上第一次破出一丝慌张。

    “你不是在阎闫那里闭关吗?怎么跑出来了?”阎阙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和谛听隔开一段距离。

    “我说三弟啊,再如何我都是你的皇兄,怎么能直呼名讳呢?”阎阙话落,一道绛紫色的挺拔身影飞身降落在谛听身边,折扇轻摆,悠悠地斜眼瞅阎阙。

    “你们竟敢算计我!”阎阙怒喝。

    “谁算计谁,你自己心里清楚。”谛听感觉怀里的人儿气息忽强忽弱,没有心思和阎阙多纠缠。“连地金仙都敢下手,本尊看你这太子是不想当了!”

    “谛听你果然露出狐狸尾巴了!你一直以来就是千方百计想把我拉下太子之位!我就知道!”阎阙大声冷笑,突然凌空一跃,飞上海棠林高空,双臂一震,启动了他早就在海棠林里布下的吸星阵!

    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热度文或rd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