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策划废黜

    策划废黜

    柯惠伦笑容僵了僵,呵呵笑了两声。

    “阳毕竟还是孩子,记不得很正常,不过金鸾你毕竟和他没有我们熟,还是将刘家这位家主交给我吧。”

    刘家的人可是五大家族里面最神秘也最稀缺的人才,不管是哪一家都想要巴结他们,这也是唯一一个和其他家族没有任何冲突的家族,一个原因是因为刘家人实在没什么人出来闹事,另一大原因则是他们的稀有异能太珍贵,其他人巴结还来不及!

    就好比眼前这位刘家的家主,传说他身上怀揣两种稀有异能,一个是众所周知的瞬移异能,还有一个异能则是无人获知。

    柯惠伦眼光灼热地盯着刘阳,恨不得直接将这个娃儿抢过来!

    她要是能和这孩子搞好关系,那以后五大家族的人都要高看自己一眼!

    心里盘算打得响亮,她加深笑意靠近一步,谁知刘阳突然一个不经意的眼光瞟过来,冷冷的,有着不符合年龄的犀利,仿佛一眼就将自己心中所想给看透!

    也就是柯惠伦愣神的空档,吴彬推着金鸾,带着柯悠然直接绕开她进了家门。

    金娇云站在柯惠伦身后,看着自己妈妈被金鸾这个曾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女人忽视,满满一腔装的全是怒火!

    这个女人骄傲什么?她总有一天叫这个贱货跪舔!

    而她没想到,还没等她有这个能力站在制高点摆弄金鸾,人家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

    金鸾抱着刘阳,见他低着头不说话,便先带着他回到自己房间里去。

    这个孩太神秘,又什么话也不说,偏偏他身份特殊自己又不能逼迫他。

    真是头疼。

    吴彬来金家也不全为了柯悠然,见他们两女生有别的心思,他便和金鸾要了特权,去金家的藏书阁搜集资料了。

    金家的几个长老对吴彬的研究本来就颇感兴趣,今天见到他来更是热情款待,听他要去藏书阁,几个老者赶紧引路,边讨论着吴彬上回发表的血樱石研究报告,边阐述自己的见解和对他年少有为的赞赏。

    暗处,金柳躲在转角后面冷眼看着吴彬一群人走远,心里仿佛被油滚过一样难受!

    这个金鸾果然和她妈妈一样贱,到处勾搭男人,如今竟然将吴彬这个当代异能研究的佼佼者都骗到家里来了!

    转头望向二楼金鸾的卧室方向,在金柳看来,那个刘阳肯定也是被金鸾骗的,没想到这个女人继承了她妈妈的清丽容颜外,还继承了那勾人的鬼把戏,连一个八岁大的孩子都不放过!

    眼眸一沉,收回目光的时候正好瞧见同样脸色极差的金娇云,金柳赶紧走上去。

    “娇云,你怎么脸色那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金娇云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向来是最疼爱她的。虽然他的年龄都快要能做她的爷爷了,但辈分上来说还是叔侄。

    “金柳叔叔,我就是不甘心,这个金鸾她明明把我爸爸给打成重伤到现在都下不了床,还到处勾搭男人,为什么这样品行不端的人爷爷却要任命为家主?”

    金娇云一脸绝望。

    “难道金家就要被这么一个败坏门风的人引领?这样以后我们金家人还有什么脸面在五大家族中立足?”

    “一鸣马上就要继承地金仙的神识,但有金鸾作为他的引领人,那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万一谛听大人因为金鸾德不配位,甚至削去我弟弟的神格怎么办?”

    这一句话瞬间说中金柳的心。

    他们并非芈家的人,只意味谛听是伟大的神明,高于他们五大家族所有人,并不会再深入想一层——谛听可是金乔觉的坐骑!金一鸣要真是金乔觉转世,那谛听巴结臣服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有资格罢黜他的神格?

    金柳完全没有多想,他满脑子就是觉得金鸾不好,他不喜欢金鸾,所以觉得金鸾做什么都是错的!

    “娇云,你不要伤心。”金柳心里有了主意。

    “这事情非常严重,我相信各位长老心中都有一杆秤,大家分的清利弊,我们长老不承认金鸾的家

    主身份,那便可以废黜她!”

    “可是,刚才可是有好几位长老都对金鸾臣服了。。。。。。”金娇云咬着唇,真是一帮老腐朽,爷爷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难道没想过金鸾以前不过是金家的一个吊车尾嘛?

    “不用担心,一鸣的事情非同可,只要我和他们好好疏通一下道理,他们那群老古董便能明白!况且其实还有不少长老依旧同我一样忠于你父亲,我们几个人同气连枝,一定能说服其余的长老们!”

    金娇云两眼放光。“既然如此,那真是太感谢叔叔了!”

    “别这样,娇云你太客气了,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金鸾也在金家蹭吃蹭喝那么多年,你们两人分别是什么样的品行,我们都看在眼里,都清楚的很!谁好谁坏,大家心里明镜似的!”

    金柳再三保证下,金娇云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微笑着上楼回房,已经在幻想到时候把金鸾踩在脚底下的画面有多爽了!

    而与此同时,金鸾的卧室内——

    金鸾在柯悠然的搀扶下爬上床,看着坐在面前的白团,两眼放着好奇的光芒。

    “周围没有人了,你现在可以说你几次三番来找我们的目的了吧?”

    上一回她原本是要抓着这子问问清楚的,谁知道闹过祠堂后,这子就消失了,连他身上的伤也不知怎样了。

    “上一回你不告而别,我们可是很担心的。”

    “上次我原本想等你回来的,但是我感受到有抓我的那些坏人的气息,所以我就先离开了。”

    刘阳终于开口,软糯的声音听的人心里亮堂堂的,舒服可爱。

    “你是说,我们金家有要抓你的坏人?那你今天还和我回来?”

    刘阳摇摇头。“是上次来参加你葬礼的人里面。”

    金鸾呵呵笑了笑,听着别人说参加自己葬礼,这感觉不是一般的奇怪。

    “我这次来是来保护你的。”

    “噗。”

    看着刘阳举着可爱的脸蛋,少年老成的说出这般大话,金鸾和柯悠然都不禁好笑出声。

    这孩子说什么?

    他保护她?

    说反了吧?

    “你这个家伙,上回不知道被谁打成那副惨样,竟然还说要来保护我?谁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吗?(搞笑一下)

    这里特别更改一下,在刘阳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写成了罗家人,特此更改,我们可爱的刘阳是刘家人。

    而之前的正文中还出现过某位刘家人,大家有注意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