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少在我面前装!

    少在我面前装!

    而此时此刻,金鸾卧室的门外,柯惠伦站在墙角侧耳听着。

    “奇怪,里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柯惠伦皱皱眉,明明刚才还能听到刘阳他们的声音,怎么一下子那么安静了?

    难道他们不在里面了?

    探头往走廊上望了一眼。

    不会啊,没人出来。

    她在这头听墙角正是因为这次金鸾带回来的人不是别人,是刘家的家主啊!

    这个家主身份太特殊,之前还是霁月家的座上宾,听说连芈家六长老都对他另眼相待,这么厉害的人物她太需要了!

    而且人家还是个长相可爱的孩,她更是有优势——母爱的优势!

    刘阳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就难产走了!这么的孩子一定很需要关爱!

    柯惠伦的算盘打得响亮,这次刘阳意外来到他们金家,那她就要好好表现,让刘阳对自己产生依赖感,说不定还会认自己做干妈,这样的话她和刘家就有了关联,以后想要什么稀有异能的能量石没有?

    正想的高兴,突然她侧耳贴着的墙面被反面的人敲响。

    浑身一颤,柯惠伦眉眼大瞪。

    “柯阿姨,偷听得开心吗?要不要给你开个茶话会?”

    金鸾幽幽的声音从墙面中传来,柯惠伦脸色刷白,没有犹豫,她赶紧走出墙角,没想到金鸾和柯悠然还有刘阳竟然已经站在卧室门口,就这样堂而皇之地看着自己出糗!

    “你、你们。。。。。。”柯惠伦脸上青红一片。“你们竟然敢耍长辈?金鸾,有你这样德不配位的家主嘛?”

    金鸾莫名好笑。“柯阿姨,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有逼你偷听墙角吗?没有,我站在我卧室门口,有什么不对吗?没有。”

    欣赏者柯悠然脸色越来越难看,金鸾心里倒是爽得没边。

    她就是不喜欢柯惠伦,凭什么还要给她面子?

    “我作为家主,有没有指出你的错误?有!”

    “放肆!”柯惠伦从牙缝中挤出声音,却没有拔高音调。

    她还不想引来更多的人围观,不能让别人看自己笑话!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继母,是你的长辈,你不过是刚被封为家主,还没有进行继承仪式呢,少拿着鸡毛当令箭!”

    “没有举行仪式,但只要被上一任家主承认过之后便就是家主,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位大婶你不会不知道吧?”

    刘阳坐在金鸾的腿上,像是个瓷娃娃一般精致如精灵,但那双眼睛却像地狱看来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柯惠伦憋着气,不敢对刘阳撒泼,咬咬牙转身离开了。

    毕竟刚才听墙角的是自己,如果事情闹大,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刘阳看着柯惠伦走人,撇撇嘴。

    “大姐,你就这样看着这女人走掉?”刘阳冷哼一声,稚嫩的脸上有着过于成熟的思虑。“你现在既然已经被命为家主了,那就一定要明白权利的世界中绝对没有仁慈二字。”

    “那个柯惠伦,她在五大家族中很有人望,而且手段高明,她如果要对你做什么不利的事情那是轻而易举。”

    “你一定要想清楚,既然要继承家主位置,那就要手段狠辣!”

    金鸾低头看着怀里的男孩说着完全与他的嫩脸搭不上边的话,一颗心狠狠被敲打。

    “家主就一定要心狠手辣?”金鸾愣了愣,转而一笑。

    “喂喂你干什么呢?”

    突然被人举高高,刘阳瞪大了眼!

    “你要做什么?快点放我下来!”这个女人竟然把他托举到楼梯外面!不知道他恐高吗?

    金鸾嘿嘿一笑。“心狠手辣,你教我的。”

    “我让你多长点心眼不要总是那么心软啊!又不是让你专门针对我!”刘阳都要哭了,这个姐姐

    太坏了,亏得自己第一时间想到来给她通风报信!

    金鸾到底也不会真那刘阳怎么样,见他脸皱起一副要哭的模样,还是心软了。

    将人儿放在腿上,她好笑。

    “屁孩,以后少在我面前装&b,听到了没有?”

    刘阳撇撇嘴,哀怨地瞅着金鸾,算是默认了。

    柯悠然见他这个样子真是又可怜又好笑,还是给他多说了几句好坏。

    正好今天天气很好,金鸾又是特意把柯悠然叫到家里来陪自己到,便主动提出到花园的温室里面去喝下午茶。

    她之前没有接触过五大家族里上流人群中的交际圈,不过想来那些电视里皇室喝下午茶总归没有错,像悠然这样文静的大姐也一定喜欢。

    下楼嘱咐了一下佣人,几人就往花园里的暖房温室走去,金家虽然是攻击系异能为主的家族,但因为家族老一辈人的喜好,对于植物的种植十分看重,这才有了金鸾过去居住的楼前面的海棠林,还有眼前偌大如一栋房子的玻璃温室。

    打开门,湿热的空气伴着植物的芬芳扑面而来,在这冬日里让人感觉十分舒适,满眼的绿意盎然,耳边还有清脆悦耳的鸟鸣翩然响起。

    金鸾见柯悠然满脸欢喜,轻轻呼了一口气,脸色刚好一些,却在一个转角后又沉了下来。

    温室里的休息区,金娇云正坐在落地玻璃旁,一个人用着下午茶!

    而最让人奇怪的是,她虽然一人坐在窗边,可对面的座位前面竟然还放着一整套下午茶具,茶杯和点心盘中都是满的却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金娇云,你一个人?”金鸾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金娇云这个隐形的客人。

    金娇云原本还沉浸在自责和回忆中,听到金鸾的声音,瞬间脸色煞白,她抬头惊恐地看过来,搞得金鸾他们一脸茫然。

    “我、我一个人,怎么了嘛?”金娇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又摆起架子。

    她想起金柳长老对她的承诺,现在面对金鸾则是没了敬畏和嫉妒,而是转变成了不屑和鄙夷。

    这个贱人,等金柳说服其他长老一起罢免这个本就不属于她的家主之位后,看她还怎么得瑟!

    “你一个人?一个人用两个杯子?”刘阳笑出声,孩童稚嫩柔软的声音在温室中回荡,却让金娇云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你这是在对谁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