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拿下金娇云!

    拿下金娇云!

    “金鸾,我告诉你,这个柯悠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其实就是趋炎附势的人!你还说我爱慕虚荣?我看她才是最爱慕虚荣的!”

    “娇云,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吗?”柯悠然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竟然是出自金娇云的嘴巴。

    “我不管曾经你和金鸾是什么样的关系,也不管你之前对她做过什么,我都是一直当你是我的朋友,我身为柯家的大姐,为什么还要趋炎附势?”

    金娇云冷笑。“哼,权利这么好的东西谁会嫌少?你早就看出我和金鸾关系不好,现在见她得势我却在金家受冷落,你就去巴结她,这不是很明显的吗?”

    “亏我以前还总是在罗玲面前帮你说话,原来阿玲才是眼睛最亮的,她一眼就看出来你是个婊子,你就是个贱——”

    “啪——”

    金娇云话还没有说完,左脸就迎来一巴掌,打的她直接偏了头,脸上火辣辣的明显能感受到掌印打形状!

    “你、你敢打我?!”她瞪向面前面容发光的美丽少女,嫉妒的鼻孔冒热气。

    金鸾竟然敢打她!

    “我怎么不敢打你?我身为金家家主,对你动用家法都是可以的!”金鸾眼眸犀利如刀。

    说她可以,但是诋毁她朋友她就觉得不允许!

    “金鸾,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不过就是爷爷看你可怜让你做几天家主过过瘾罢了,长老们如果集体反对,你迟早要被换下去!”

    “你以为你打赢爸爸很光彩吗?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你这是不把长辈放眼里!”

    金娇云见金鸾终于被自己给激怒,突然就笑了。

    她就是故意把话越说越狠,她就是要金鸾失去分寸,失着失着分寸,就会有更多的人反对她厌弃她!

    “鸾姐姐。”

    就在金鸾伸出手要聚集能量给金娇云一点厉害瞧瞧的时候,刘阳伸手拉住了她。

    “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要激怒你,不要上当。”

    刘阳的话瞬间让金娇云浑身冒冷汗。

    “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这个孩太奇怪了,自己的意图很明显吗?

    金鸾不屑地笑笑,她平复情绪,重新坐下来。

    “金娇云,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看来也不过如此。”

    很明显,刘阳当着他们的面压根就没有要隐藏技能的意思,而金娇云竟然到现在都没有想到那一层,岂不是傻?

    “悠然,吃这个,不是很甜,你喜欢的。”有刘阳的提醒,金鸾就放下心来。

    她和柯悠然亲密的关系完全没有被金娇云影响,相反的,反而更加亲密无间!

    这让金娇云完全无法接受!

    她现在不仅嫉妒,还恨自己曾经的选择。

    她从来就没有像这一刻那般怀念罗玲!

    罗玲虽然蠢笨冲动,但是她是真正的信任自己,傻傻地听自己的安排,从来没有质疑没有犹豫。。。。。。

    可是这样一个好使的枪靶子,已经死了,死在自己面前,还是被她亲妈杀死的!

    一想到罗玲,她就浑身发冷,眼眶红红的,内心充满了——

    愧疚!

    没错,刘阳之前的感觉没有错,她就是在对罗玲忏悔。

    她看向桌子上还没有被撤走的茶杯,她就是觉得孤独。

    自从罗玲死了之后,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竟然是这般孤独,身边都没有什么知心朋友!

    “你在想罗玲?”

    金鸾随口一问,金娇云直接吓的手一抖,慢慢一杯热茶都倒在了裙子上。

    她慌忙站起身。

    “我、我裙子脏了!我去换!”金娇云提着裙子,失魂落魄地跑开了。

    这一次他们没有再拦住她,因为刘阳给他们个眼色,看来这子已经掌握了一些信息。

    等金娇云仓皇逃出温室,金鸾将刘阳举起来要放到旁边的空座位上。

    “别别,我不要坐这儿!”刘阳挥动着白藕似的胳膊,赶紧爬回金鸾怀里。

    “这个位置是给罗玲的,罗玲已经死了,我可不能占她的魂座!”刘阳毕竟是家主,他还是很在意这些说法的。

    “金娇云竟然这么怀念罗玲,真是想不到。”金鸾喝了口茶,笑的很讽刺。

    “罗玲一直都是被她当枪使,真是没想到人死了她竟然却付出真心?也是奇怪。”

    柯悠然叹了口气,她还在为之前金娇云说自己的话而伤心。

    “娇云不管怎么说,本质不坏。。。。。。”

    “悠然姐姐,你不要为她说话了,她当时诽谤你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心软!”刘阳看得透人心,更是将真相撕得血淋淋的。

    “鸾姐姐,我刚才感应了一下,一提到罗玲,金娇云心里的恐惧和愧疚比伤心更多,隐约还能窥探到一些画面,罗玲是当着金娇云的面七孔流血而死。

    金鸾沉默了一下,抱着刘阳问:“你这个家主,要不给我支个招?怎么才能撬开她的嘴问出罗玲的死亡真相?”

    “你确定要问?”

    刘阳想了想。

    “也好,霁月家的邀请函这两天就会到,这事情我们早点解决吧!”

    “那你的方法是?”

    金鸾和柯悠然齐齐看向他,就见这个可爱的娃娃狡黠地笑笑。

    “对于异能人士,有时候普通民间的做法反而更凑效!”

    夜幕降临,金娇云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双腿蜷缩在被窝里。

    罗玲死了,她总是睡不着觉。

    白天有阳光还好,只要天色一暗,灯一关,她就有一种罗玲在黑暗中注视着自己的感觉!

    “阿玲。。。。。。你安息吧。。。。。。我求求你。。。。。。别怨我啊!”金娇云抽泣着,窗外北风呼呼吹,她打了个冷颤,伸手想要把床头灯打开壮壮胆子。

    谁知她的手刚出碰到开关,黑暗中突然一抹冰冷滑腻的手也同时摸上了她的手背!

    “呀啊——!!”金娇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望着黑暗中床头柜的方向。

    “谁!?你是。。。。。。谁!?”

    她只觉得被抚摸过的手背连着浑身皮肤瞬间起了鸡皮疙瘩,那冰冷的触感,根本就不像活人,像。。。。。。死人?!

    “娇云。。。。。。是我。。。。。。是我啊。。。。。。”

    熟悉的声音冷飕飕地飘来,金娇云只觉得浑身坠入冰窖一般,难以置信地瞪着黑暗中声音传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