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1142本候不贪心,五成足以

    河运商盟。

    四个月前开办的一个联盟,以河运为名。

    并非只做河运上的生意,仅仅是一个特色。

    一众水匪都是水上的本事强劲,有那么一些水面上运货的买卖高枕无忧的意思。

    富态十足的苟百利将孙明迎接进了联盟会所里面,一众水匪头目额,不对。

    该称呼为一众大老板了。

    不约而同的起身抱拳,“拜见侯爷”

    “拜见侯爷”孙明一一点头示意,落到班夜天身上,顿了一顿,比起四个月前的消沉模样,如今的班夜天云鬓高盘,将本留菱角分明的五官凸显出来,多了一份英气,妥妥的女强人模板。

    也只是微微的盯眼了片刻,就走到内墙下主位落座,伸手道“各位都是老熟人了,不必见外,请坐。”

    然后端起杯茶水,浅饮一口。

    “谢侯爷”

    “谢侯爷”众水匪再抱拳,落座。

    安静的等待着侯爷的下文。

    能让一直没再搭理河运联盟下面生意之事的鬼侯爷亲自开口让大家过来,必然不是小人。

    心里隐隐都有猜测,这和生意实现盈利有关。

    但听着就行,没谁傻乎乎的贸贸然开口。

    苟百利陪在孙明右侧,恭敬的杵着,没有寻位置坐下的意思。

    在如今的水泽州,任职河运联盟第一任会长的苟百利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除了孙明,没人够资格让他站着。

    孙明不会计较这个。

    恰恰的,这就是苟百利的聪明之处,他清楚如今的权势威望是谁给的,也清楚离开了孙明他苟百利什么也不是。

    在侯爷面前,谦卑恭敬些,并不算丢人的事情。

    侯爷给了半年的时间让河运联盟实现盈利,而他苟百利四个月的时间就做到了。

    不敢说有大赏赐,但起码自己的位置是稳妥的。

    脸上的喜色颜之与表。

    苟百利弯弯曲曲的小心思经不起推敲,孙明也懒得去推敲。

    能办好事就成。

    “在诸位的努力下,河运联合旗下生意,八成以上实现了盈利。

    虽然不多,加在一起不过区区的三十万仙晶。

    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当贺”

    “全是侯爷的功劳”

    “没侯爷,我等还是见不得光的水匪,我等当感谢侯爷。”

    “”一个个昔日桀骜不驯的水匪头目奉承着,让孙明失笑不跌,还真是有奶就是娘啊虽然这个月河运联盟麾下的镖行,行运行等买卖刚刚开始赚钱,而且不过区区的三十万仙晶。

    比起四百万的水匪,甚至不够开销。

    但正如孙明所说的,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渠道已经打开,最艰难的时间熬了过来。

    接下来就是源源不断的进财的时候。

    这些如今的大老板,昨日的水匪头头如何不喜

    比起看的见,摸得着的利益。

    奉承恭维两句算的来了什么。

    再者,一上任就祛除了盘根水泽州上千年之久的水匪之患,如今孙明在水泽州的声望一时无两。

    真正意义的权势侯爷掌握着水泽州上亿百姓的生杀大权,他们想不听话也不成斜倪了着一个个面露喜色的这些老板些,孙明心里冷笑不止,接下来怕是没人能笑的出来了。

    摆手示意大家安静,开口道“既然出现利益,一直未曾明言的利益划分的问题,也是时候落到实处了。”

    众人脸上一僵,微微错愕少许便觉得没什么。

    人家鬼厉投资了五百万的仙晶作赌做生意,划分点利益去也是应该。

    均作出聆听的模样,等着孙明的下文。

    他们不知道的是,孙明要的利益,可不是一点。

    也可以说,他什么都不要,又什么都要。

    “河运联盟的生意之所以能在轩邦军辖制地界畅通无阻,大帅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其中大帅府上游管家功不可没,拿诸位盈利的两成分子不过分吧”

    都没傻子,听出来这管家就是一个幌子,拿利益的是大帅。

    两成分子虽然多,但这同样意味着他们河运联盟背靠的是莫大帅。

    比起付出,潜在的利益更加巨大。

    白驹毒娘子等大老板窃窃私语一番,纷纷点头,认可划分两成出去。

    料这些家伙也不会有意见。

    孙明继续开口,“本候花费五百万仙晶,毫不谦虚的说,没有本候,不可能会有如今欣欣向上的河运联盟。

    各位觉得呢”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道理是这道理,没错了。

    但鬼厉的弦外之音却是不简单,似乎也要拿大头的意思。

    没毛病可这位再拿两成分子的话,蛋糕就这么大,属于他们自己的就可怜了。

    还有这么多人马要养活,日子就艰难了啊没人开口应这话。

    班夜天和白十三娘倒是有心开口,但开口应话无疑就是触碰大家伙的利益。

    会被排斥的。

    如今他们的生意可以说是相辅相成,任谁被排斥开,都不会好过。

    不意外这些头目的态度,孙明冷冷一笑,“难道诸位觉得本候这话夸大其实了

    没有本候。

    你们也能捣鼓出这阵仗出来

    白驹,你来说吧。”

    白驹心里暗唾了一口,让他开口,是拿他架在火上烤啊功劳肯定是你鬼厉的,问题是你的初衷是为了平了水匪之患啊你要什么利益没水匪作乱,不就是对你最大的好处。

    可这话能说吗

    说的话岂不是把这位侯爷往死里面去得罪可若是顺着这位的毛发捋,得罪的又是在座的各位了。

    一时间,进退维谷,说什么都不对苟百利呵斥一声,“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琢磨个什么劲儿啊白驹,你是不是话都抖不利索了”

    “”白驹瞬时恶狠狠的盯向苟百利。

    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拿自己当人物了

    要是劳资还是水匪,已经一刀将你这家伙劈成七八块了。

    苟百利丝毫不怂,回瞪了回去。

    他清楚他背后是谁,没有这位点头,谁敢动他分毫

    最后,还是白驹败下阵来。

    局势不同,地位也就不同。

    如今他白驹,已经失去了叫板的资本。

    “侯爷,你说的在理。

    但是”

    悠阅书城的換源a軟體,安卓手機需oge 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