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9章 叶诤,是怎么死的?

    祝烽自然是要去前厅,正式的谈事情,而许世风在跟他离开之前,指着后面的院子,对南烟轻声道“娘娘,冉小玉,就在西厢的第二间房里。”

    南烟点点头,让若水和听福他们先去收拾行李。

    自己一个人,往西厢走去。

    这个地方非常的安静,虽然没有人看守,但很明显,许世风是交代了下人不要随便过来,所以也没看到什么人走动,南烟过去的时候,整个院子里只有几只停在树梢头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反倒衬得这个地方越发的安静。

    给人一种,毫无声息的感觉。

    她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连脚步都下意识的放轻了,走到第二间房。

    大门紧闭。

    里面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南烟甚至都有点怀疑这里根本没有住人,但许世风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想了想,还是抬手敲了一下门。

    笃笃笃。

    仍旧毫无声响。

    南烟又皱了一下眉头,索性直接推开大门,阳光从自己的背后照进这个光线不太好的屋子,才看到房内一片晦暗,所有的窗户都紧闭的,也没有一盏灯。

    一个熟悉的身影,靠坐在床头。

    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许世风已经告诉了她,冉小玉住在这间房,可当南烟真正走过去一看的时候,才惊了一下。

    坐在床头的,的确是冉小玉。

    可,已经是一个“陌生”的冉小玉。

    她消瘦得厉害,不,甚至已经不能用“厉害”两个字来形容,只这么看着,整个人几乎快要瘦了一半,原本那张俏丽的娃娃脸是肉嘟嘟的,哪怕她性情再冷傲,甚至生起气来的时候,都显出几分可爱来。

    可现在,那张脸上的肉好像没什么削光了,颧骨高高怂起,眼窝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这,还是冉小玉吗

    “小玉”

    即便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叶诤的死肯定会对冉小玉产生很坏的影响,甚至会让她悲痛欲绝,可是,南烟还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南下,会面对这样一个冉小玉。

    难怪,她没有去码头接驾。

    这样一个人,好像风一吹就会吹倒不,只怕不是吹倒,而是会直接给吹散了。

    她怎么会瘦成这样

    而且,自己已经走到她面前了,可她那双又圆又大的杏核眼,却是黯淡无光。

    好像根本看不到人。

    好像连五感,都消失了。

    南烟急忙坐到床头,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就感觉两边肩胛骨硌手,她急切的喊道“小玉小玉你怎么了”

    “”

    直到这个时候,冉小玉才像是灵魂被人从噩梦中抽离出来,整个人颤抖了一下,她这一颤抖,南烟甚至都担心她的身子会抖碎掉。

    她抬眼,那双无神的眼睛里,总算有了一点光。

    也总算,映出了南烟的样子。

    她开口,声音沙哑得好像粗粝的岩石在相互摩擦一般,轻声道“娘娘”

    “是我”

    南烟用力的抓着她两边胳膊,感觉到细瘦得厉害,自己几乎一只手就能合拢了,知道冉小玉是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形销骨立,她的心里也疼得厉害,连眼睛都红了“小玉,你,你”

    “娘娘”

    冉小玉又喊了她一声。

    只这一声,颤抖着带着一点泪意,什么都不用说,但也什么都明白了。

    一滴泪,从她已经干涸的眼窝里涌出来,划过脸庞,滴落到南烟的手上,泪水滚烫,可南烟的心里更痛。

    她一把将冉小玉抱进了怀里。

    “娘娘”

    再喊了南烟一声之后,冉小玉的声音已经完全嘶哑,终于像是被捅穿了封闭着她情绪的东西,所有的悲痛,所有的哀伤,都在一瞬间倾泻而出。

    她伸手,也抱住了南烟。

    南烟用力的抱紧了她,不一会儿,就感到胸口的衣裳,被一阵温热的湿意浸透了。

    冉小玉颤抖得厉害。

    南烟抱着她,一边伸手轻轻抚过她瘦得脊骨都突出的后背,一边轻轻的说道“你如果想哭,就在本宫的怀里哭,哭个够。”

    冉小玉将脸埋在南烟的怀里,她并没有发出哭泣的声音,只轻轻的摇头。

    可南烟怀中的湿意,更深了一些。

    南烟道“若你不哭,那就告诉本宫,到底发生了什么。”

    “”

    “叶诤,是怎么死的”

    “微臣该死”

    在另一边的书房内,祝烽刚一坐下,许世风便跪在了他的面前,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祝烽低头看了他一眼。

    他的眼神,冷冽如冰,甚至连冰都要化作尖锐的锋刃。

    谁都不会怀疑,许世风更不会皇帝这一次来,是要为叶诤的事情讨还公道,哪怕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他也在所不惜。

    甚至,也许自己,都会在这一场腥风血雨当中,被撕得粉碎。

    他跪在地上,说了那句话之后,便不再多言。

    而祝烽坐到了椅子里,两只手用力的扶在椅子的扶手上,沉沉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朕要听的,不是这句话。”

    “是。”

    “朕要听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

    “你在信上,只说他死了,却没告诉朕到底出了什么事。”

    许世风说道“因为,事发之后不久,就得到京城的消息,听说皇上遇刺,微臣知道叶大人对皇上而言意义特殊,只怕这个消息会再影响皇上的伤情,所以”

    “行了,”

    祝烽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冷冷的看着他“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是。”

    许世风仍然跪在地上,沉声说道“微臣和叶大人南下之后,先是在金陵府了解了附近州县民乱的情况,其实,已经在各级官府的调解之下,渐渐趋于好转。可是,每当官府以为一切都安定的时候,原本已经被安抚的百姓中,突然又会闹出事来。”

    “”

    “反复几次之后,微臣和叶大人就认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让官府疲于奔命。”祝烽冷冷道“那你们做了什么”

    许世风说道“微臣和叶大人派出人马,探查了几处民乱爆发时的情况,和这些人平常接触的人,最后发现这些人,跟附近一个镇子,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