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月仙子(七)

    开春之际,万物都是有了很多的崭新的面貌,就连人也是一样的。在云修的催促下酒侠爱和王文儿,在云阁的云台上齐拜天地结为了夫妻,同时王文儿也是成为了一个大肚婆被留在了云阁由李仙儿和云修的师妹照看,他们两个则是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衡山。

    “大爷,你可是知道最近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在衡山脚下的一处村子里,云修拦住了一位打柴的大爷询问着这里的情况。大爷叹了一口气才是说道“每次五岳派的人都是会在冬季的时候在衡山上居住,再加上我们这里啊,是通往衡山的必经之路,所以我们这里的孩子也是会一点点的五岳派的武功。可是最近这里是出现了一位疯子,他是堵了五岳派的大门,那些五岳派的青年才俊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就是不走,一直是堵门堵到了现在。”

    在大爷走后,云修便是奇怪的说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打败了那些五岳派的少年英雄吗?怎么还是不走啊。难道说?”酒侠点点头“是的。华山的大弟子没有出现。最近我一直都是再看关于五岳派的线索,那位华山的大弟子出去历练了。这个人或许就是在等着那位大弟子的出现。”

    他们经过多方的考证也是终于知道了那位堵门的人是谁,刘焱,一个江湖的新秀,不过现在也算是名震江湖了。“这个刘焱擅长的武器是铁棍,唯一的不同是他的铁棍材料特殊,所以粗观上要比普通的重上三四倍。还有一点就是他的棍子上有着一个明显的标记只是不知道是什么。”酒侠点点头“那么这几日我们就是看着热闹好了。我收到情报,那位华山的大弟子已经是赶了过来,近几日就是会出现在这里。”云修有些好奇的说“那位大弟子是去了什么地方历练?我们云阁竟然是没有任何的消息。”酒侠说“她去了荒漠。那里可没有云阁的地盘。还有一点,这位大弟子是个女性,名字叫做唐美凤。”

    在衡山派的门口,刘焱嚎叫道“你们这群乌龟怎么回事这么弱啊。那些什么所谓的高手怎么就是那么弱?我都是看不下去了。来几位高手让我练练手啊,我都是有着一个多月没有出手了,我担心我的手会是废了。你们赶紧出来几位看的过去的人啊。”在他比试挑战的这几月里,五岳派的年轻人都是被他打成了重伤,那些在外面历练的人才也是急忙赶到了这里,可是他们都不是这位刘焱的对手。如今他们所期待的也就是只有那位华山的大师姐了,可是他们也是不知道大师姐是什么时候赶到。

    刘焱见到他们还是紧紧的关闭大门,顿时怒气冲天拿着棍子狠狠的敲击了一下一旁的巨石,巨石顿是就是四分五裂了。”真的是一群怂包。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教出了这么多的无名之辈。“他正辱骂着,忽然间抬头就是看见了一位女子。”我是华山的大弟子。你是谁?为什么会是堵我五岳派的大门。”刘焱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这位自称是华山大弟子的女子,开心的笑着说“终于是出现了一位可以挨揍的家伙。”

    唐美凤两日前就是回来了,只是她一直都是没有出来,因为前来堵门的家伙很是奇怪,所有的弟子都是被他打成了重伤,就连排好的剑阵也是瞬间就是被撕毁了。那些弟子的伤势一直是存在了好几个月,但是没有什么好转。

    唐美凤说“你为何要将我的师兄弟们打成重伤?”刘焱笑着说“那是因为他们太弱了。对了,云阁的美人榜你看了没有,你可是排第二的。你说要是让你离开了美人榜会是怎么样呢?”云阁的美人榜向来都是写着没有成婚的女子,如今排在第一位的是月仙子乐喜,第二位的自然就是这位华山的大弟子唐美凤。唐美凤听见这句不知羞耻的话语顿时大怒,提剑就是刺了过去,可是这个刘焱却是往后退了一步。“你下手这么狠啊。”

    两个人在林间的小路上快速的过招,一时间还是真的没有办法分出胜负。忽然间刘焱快速的远离了这里,没有和她继续纠缠,他所去的方向就是衡山的最里面。衡山派里面有着一个巨大的比武场,他的目标也就是那里,他要做的就是当着众人的面击败这位大弟子。“唐美凤,我就是在这里。我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将你击败,五岳派的剑法也不过如此。”在人家的地盘上说了这样的挑衅的话,让再坐的无数弟子都是怒气冲天,可是自己也确实不是人家的对手。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衡山派的地盘上所以对着很多的东西都是十分的好奇,于是他越过人群,在这里林立众多的房间来回的乱窜,而唐美凤也是紧追不舍,只是她的速度比起刘焱来还是差了不少。他们撞毁了不少的房屋,一时间这里成为了房屋倒塌的重灾区。华山的诸位长老也是渐渐的看清楚了那位刘焱的来路。“原来是他的人,没有想到到了现在他还是不会放弃。”

    按照刘焱的打算这个大弟子是要被打成重伤的,他铁棍已经是将唐美凤的兵器打成了碎片,现在也是要继续攻击她的腰部。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色的人影闪过,刘焱瞬间就是不能动了他手里的兵器也是被另外的一个人拿在了手里。“我以为他们是很厉害的,结果没有想到他们是真的很厉害。”云修笑着说道。酒侠点点头“没错,你又是说了一句实话。”

    在场的诸位长老也是看见了他们,他们惊呼道“云修?酒侠?你们怎么会是在这里?”云修笑着说“当然是来玩玩的。况且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喜欢美女,所以我是看不得美女受苦啊。”唐美凤此时已经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正要说话的时候,被酒侠给定住了。“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我们有些小小的问题还希望你们这些长辈给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