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一命抵一命

    “救命啊,救命,有没有人啊,我要被颜沫打死了,谁来救救我这个可怜的老婆子。”

    颜老夫人还在哀嚎,演技倒是不错。

    尤其是演这种撒泼的戏,实在得心应手。

    然而,根本没有人。

    周边都被厉北承的人控制了,暂时清场。

    就算颜老夫人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她想通过这种狼哭鬼叫的方式,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然后利用舆论压制颜沫,根本不可能。

    这种小手段在厉少眼里,压根就不够瞧的。

    颜沫也是冷眼看着,只觉得可笑的很。

    这种手段,颜老夫人也不是第一次用了。

    上次在公司门口闹,打算用舆论压制她,结果被她反将一军。

    如今居然还想用这一招,让她放过颜鹏涛。

    别说厉北承已经做好了安排,不会有什么舆论影响她。

    就算真的有,她也不在乎。

    只要能为爸妈报仇,为哥哥出口气。

    名声算得了什么。

    别人的看法又算得了什么

    颜老夫人扯着嗓子叫了很久。

    大概自己也感觉到这样叫没什么用,到底是停了下来。

    只是安秋玲仍然红着眼睛,试图冲破保镖的阻拦,去扇颜沫巴掌。

    她指着颜沫怒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玩意,那可是你亲二叔,你怎么就下得了狠手诬陷她,颜沫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听到安秋玲的指责,颜沫终于忍不住了。

    明明是颜鹏涛杀了她父母,居然指责她没有良心。

    颜沫忍不住冷笑一声,眼中闪着几许杀意,“安秋玲”

    她没叫二婶,直接喊了名字。

    “我爸妈到底怎么没的,你清楚的很,他颜鹏涛既然敢做,就要付出代价,就要一命抵一命。”

    “还有你们,霸占了我们家的房产以及公司,你以为颜鹏涛被抓起来就完了吗,你们就安全了吗”

    “不可能的”

    “属于我的房产跟公司,我会一样不落的拿回来,到时候你们就准备流落街头吧。”

    颜沫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性子刚的很。

    对方都不要脸了,她还客气什么。

    颜老夫人一听这话,顿时坐不住了,怒道“你居然还想要房子,那我们住哪,颜家的东西都是我的,你凭什么拿去”

    “爷爷在世的时候,早已把家产分割好,我手里有协议,属于我的,我绝不会手软。”

    颜老爷子分家的时候,并不是特别偏心。

    颜鹏涛拿了不少财产。

    颜老夫人也自愿跟着颜鹏涛。

    为此,颜志峰还补偿了一大笔钱财。

    那时候,颜氏已经垮了,摇摇欲坠,即将破产。

    一个破烂空壳公司,颜鹏涛根本看不上,只要了大笔钱财。

    后来颜志峰夫妇二人联手打拼,再加上洛美瑶娘家的资助,才慢慢度过难关。

    颜志峰将颜氏慢慢做强做大。

    颜家才在商圈有了今天的地位。

    如果当年没有颜志峰与洛美瑶的付出商圈里只怕根本没颜氏的名字。

    所以,如今颜鹏涛一家人霸占的财产,都是颜志峰与洛美瑶夫妇努力打拼下来的。

    这些都是属于颜珩颜沫兄妹俩,与颜鹏涛一家人半点关系都没有。

    安秋玲怒了,骂道“颜家的财产也有我们一份,我们家人多,占的也多,如果没有老爷子留下的公司,你爸妈有什么本事做大做强,今天我们住的房子,都应该是我们的,谁也别想抢走”

    颜老夫人跟安秋玲的关注点突然就变了。

    刚刚还想着捞颜鹏涛出来,现在想的却是怎么保住自己的别墅。

    人情淡薄至此,也真是够可笑的。

    颜沫不屑一笑,不想与这些人再理论,神色冷漠道“那你们就等着吧。”

    以为不想搬走,就可以永远鸠占鹊巢了吗

    只怕这些人还没这个本事。

    “颜沫,你站住,你别走,你把事情说清楚,你不能抢我们的房子。”

    安秋玲再次扑了上去。

    “妈,干什么呢。”

    一辆黑色奥迪停下。

    颜昊天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着急的拉住了安秋玲,皱眉喝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闹”

    而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厉北承与颜沫道“厉少,沫沫,我妈”“不用说了。”

    颜沫冷漠的打断了他的话,“她怎样与我无关,也不会干扰我的决定。”

    “颜鹏涛是不可能放出来了,你们若是可怜他,以后就多送点好吃的给他,也许吃不了多少了。”

    颜沫上了车。

    坐在后排座上,她还能看到安秋玲正追着车子跑,骂骂咧咧的,一点也没有贵妇的姿态。

    安秋玲不追了。

    车子跑的太快,她狼狈的跌在地上哀嚎。

    颜沫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她赶到时,看到父亲浑身是血躺在那的样子。

    车祸发生的时候,颜志峰整个人都扑到了妻子身上,企图护着妻子。

    可惜他还是没能护住。

    只有颜珩幸免于难,然而现在还没醒来。

    美国那边的治疗也不理想。

    到底什么时候醒来,也只能听天由命。

    厉北承伸手将颜沫抱在怀里,“会过去的。”

    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该解决的也会解决。

    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些。

    颜沫只是太早经历罢了。

    颜沫靠在厉北承怀里,什么都没说。

    马上要报仇了,一切尘埃落定,然而就算报了仇,她也还是没妈的孩子了。

    “奇怪,出了这么大的事,颜妙呢”

    颜菲如今还被关押着。

    颜家人除了颜妙全都到了。

    父亲要垮台了,意味着自己就再也不是千金小姐了,而颜妙却没到场,真是够奇怪的。

    厉北承摇了摇头,“没必要关注。”

    只要颜鹏涛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其余人没什么可关注的。

    颜家人到底没见到颜鹏涛。

    然而,颜鹏涛拒不认罪的时候却见到了颜菲。

    “小菲”

    颜鹏涛瞪大了眼睛,想起之前警察说的。

    难道真是小菲出卖了自己。

    “爸爸,你就认了吧。”

    颜菲抿了抿唇,抬头看了颜鹏涛一眼,“我已经都跟警察说了,也按了手印,您就别再坚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