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触目惊心

    这百足之虫,尚且死而不僵,况且这虫还未死,还是能够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关于这一点,其实万历看得非常透彻。

    他知道南方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不见得能够马上处理掉,相对而言,北方看似凶险,但是能够迅速解决,故此万历才下决心,先控制住北方。

    只要控制边军九镇,至少能够确保不会全面崩盘。

    然后再集中精力去跟他们南方斗。

    而朝中局势目前也是异常复杂,这君臣之间,开始渐行渐远,大家都已经看清楚万历的真正面目,没有别的,还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但不是说所有大臣都选择站在皇帝的对立面。

    还是有一部分大臣内心是支持皇帝改革的,但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支持皇帝。

    如王家屏就是一个典型得例子,他还是非常愚忠的,渴望辅助圣君,但问题是皇帝现在不召见他们,凡事都不与他们商量,这一类心有抱负的大臣,就觉得非常失落。

    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朝堂是一种半瘫痪的状态,北方改革,没有经过朝堂商议,而南方问题,皇帝要求派人去巡察,但朝中就是争论不休。

    换而言之,就是什么都没有干。

    这当然不是长久之计,中央一旦瘫痪,地方上就难以控制。

    故此在郭淡回来之后,皇帝马上召开午朝。

    大殿内。

    气氛是一片肃穆。

    毫无感情得三呼万岁之后,傲娇的大臣们,便是纷纷闭目而立。

    这人都是有脾气的。

    我们是大臣,可不是奴才,纵然你是皇帝,也不能对我们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我们上了那么多奏章,全都石沉大海,你是一道都不批,也不给个答复。

    你有本事就别出来啊!

    他们就是成心给皇帝脸色看。

    万历当然也看见了,但是他没所谓,毕竟他已经成功改革军制,你们要闹闹脾气,也就由着你们。

    过得好一会儿,万历才开口道“前些时候,不少大臣弹劾辽东将官私养家兵,此乃国之大忌,朕可不想我大明步大唐后尘,朕对此也是非常慎重。”

    你慎重个屁!

    御史邹德泳立刻站出来,道“陛下,微臣若没有记错的话,最先弹劾得是一诺牙行与辽东将官密谋勾结,企图蒙骗朝廷购买更多大峡谷的火器,而事实已经证明他们非常成功。”

    户部已经拨出五十万两采购火器。

    万历道“关于股份赠送一事,朕当时就解释得非常清楚,这是朕亲自恩准得,至于辽东将官私牙家兵,朕也给予严格处罚,并且朕还委任兵部尚书和二位兵部侍郎前去调查此事。”

    没毛病!

    是你们先弹劾的,朕再给出反应,这难道不合乎情理吗?

    提起这事,大臣们不禁是恨得牙痒痒,如今大家都反应过来,这多半就是皇帝搞的鬼,不然的话,你哪有军制改革的机会,关键你这反应也忒快了一点。

    这刚出现问题,你马上就军制改革,而且此番改革明显是经过周密计划的。

    张鹤鸣立刻站出来道“陛下,据臣所知,兵部尚书他们过去,可不是调查私养家兵一事,而是改革军制,如今朝中官员没有谁知道目前我朝到底行得是哪一套军制,这军饷、粮饷该怎么发放,朝中亦是无一人知晓,这种情况在历朝历代可都未出现过。”

    “朕也不想啊!”

    万历叹了口气,道“有道是,事急从权,当时边镇的情况已经是非常危险,你们看,这没过多久,那大同、太原就发生了兵变么,倘若朕当时不及时做出改变,九镇一块发生兵变,我大明江山危矣啊!”

    不少大臣听到这话,差点没有爆粗口。

    你可真是睁着眼说瞎话。

    明明就是你在辽东瞎搞,才弄得太原、大同发生兵变。

    邹德泳道“依陛下的意思,兵部尚书在边镇所为,不过是权宜之计?”

    这些大臣们可也不好惹的。

    他们也不跟皇帝纠结顺序问题,到底已经发生了,他要这么赖,你也拿他没有办法。

    但如果是权宜之计,最终决定权就还是在朝中,大家还得商量该怎么办。

    万历当然不会上这当,道“非权宜之计,在兵部尚书的调查下,结果可真是触目惊心,令朕深感不安,故此朕又特地委派大明财政顾问前去配合方尚书进行军制改革。”

    王家屏着实忍不住了,站出来道“陛下,如此大事,怎能不经朝廷决议?”

    “这自然是有原因得。”

    万历道“而关于这一点,还是让大明财政顾问来向你们解释吧。”

    说着,他朝着一旁得李贵点点头。

    李贵一声高喊“宣大明财政顾问入殿。”

    大臣们纷纷看向殿外。

    这主角可算是上场了。

    但是他们盼来的却是一扇巨大的屏风,虽被一块红布笼罩着,但大家都知道,这里面肯定又是什么图表。

    只见郭淡从屏风后面行出,“卑职郭淡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郭淡微微伸手示意,道“郭顾问,你来跟朕的爱卿们解释一下,朕为何突然决定军制改革,并且不经朝廷商议。”

    “卑职遵命。”

    郭淡抱拳一礼,又向屏风边上得侍卫点点头,那侍卫立刻扯下红布。

    果不其然!

    又是一幅财务报表,中间一个大圆形,周边写满着各种数据。

    大臣们是直翻白眼。

    又是这一招,你也真不嫌腻啊!

    郭淡看在眼里,心里暗笑,问题是你们的水平就这么高,我就这一招,你们就无可奈何,我至于放大招么?他接过一个宦官递来细棍,指着图表道“诸位大人请看,这就是我大明每年的军饷财务报表。”

    唯独李三才、申时行、许国、王家屏、沈一贯他们侧目看去,其余大臣无动于衷。

    倒要看看你又能说出什么来。

    郭淡在图表上点了点,道“折合粮饷、饷银、等等军备物资,平均下来,我大明每年在边军九镇支付的军饷约为八百万两。”

    说着,他向李三才道“李大人,我没有说错吧?”

    李三才道“倒是没错,你是想说户部多支出了军饷?”

    “非也!”

    郭淡道“我要说的是这个军饷一点问题都没有。”

    万历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美好得一天,从一百万两落袋开始。

    因为根据郭淡的计算,以现在军制,大概七百万两就够了。

    但是他们帝商组合要承包军饷,自然不会傻到说出真相。

    邹永德问道“既然没有错,那你还说什么。”

    “别急。”

    郭淡笑道“根据九镇边军的需求,这八百万两得数目的确没有错,是非常合理得,如果这一笔军饷都落在士兵头上,我们大明的士兵应该过得是非常幸福,可事实并非如此。

    根据我们在边镇的调查,八百万两的支出,但只有三百万两是落在士兵头上,正如图上所示。”

    他用细棍点了点中间的圆形。

    不少大臣们为之一惊,有些年纪大了,不禁还上前几步,同时还有一些大臣得神情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王家屏惊讶道“这这怎么可能?”

    郭淡笑道“相信大人也知道,关于军饷中存在着贪污,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我甚至敢说,在场得大臣们都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甚至认为我是在说谎。”

    大臣们稍显诧异地看了眼郭淡。

    这你都知道。

    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有猫腻,并且他们中不少人还就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他们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

    李三才是满脸大汗,他知道很黑,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黑。

    “我在数据上从不说谎。”

    郭淡笑道“各位大人不知道会有这么多,那是因为大部分粮饷都没有进国库,是直接从地方上运送去边镇的,而根据我的调查,这粮饷从地方上到边镇的途中就少了三成,而从边镇到达士兵手中,又少了两成,等于只有一半得粮饷是到了士兵手中。如图所示,这里面占据整个军饷三成左右,也就是两百四十万两。”

    张鹤鸣惊讶道“只有一半的粮饷到达士兵手中,那士兵如何吃得饱。”

    郭淡呵呵一笑,道“这里面可就非常有趣了,不错,到士兵手中只有一半的军饷,可问题是边镇也没有那么多士兵,哪怕在服役的士兵也从来没有领足过军饷,而大量的兵户一直都在自谋生路,自力更生,不惜沦为他人的仆从,他们并没有领取任何军饷。

    而关于吃空饷这个问题,各位大人应该并不陌生,从边镇到士兵手中这期间少了得那两成军饷,几乎就都是空饷,这其中都不包括朝廷每年拖欠的军饷,这就是为什么军饷很难发足,因为朝廷若发八百万两的军饷,兵户册上面可能就会有领取九百万两军饷的兵户。”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知道这钱落在什么人的口袋里面。

    这路途上少了的四成,首先,发出来的数肯定就没有这么多,你少发一点,我也少发一点,这沿途官员,以及漕运官员也都得从中捞一笔。

    而中间少了的那两成,自然就是被总督、将官这些人给贪了。

    这令不少人心中大为不爽,直娘贼得,老子才捞这么一点,你们捞那么多,可真是岂有此理。

    “而在这八百万两军饷中,其中大概有两百万两是饷银,但真正发到士兵手中的饷银,大概就只有五十万两,这里就有一百五十万两不翼而飞,剩余的一百万两,就是在于军备采购,盐、茶等物资上面,有趣得现象也出现在军备采购上面,采购军备数量永远不够数,量也永远不足,巧了的是,领取军备士兵更加不多,可真是默契十足啊!

    而这默契恰恰就是陛下不没有经过朝廷决议,就直接推行军制改革的原因,有这种默契在,任何改制都是徒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