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太壮,不约

    凤烟早早来到了联谊会场,来看看俩“直男”的杰作。

    十秒后。

    凤烟……

    请问这七十年代风格的联谊装修是怎么回事?

    五星红旗飘飘啊……

    还有小明小红打脸图片嗯哼?

    小红妈妈我要谈恋爱。

    妈妈啪——

    小明妈妈我要搅基~

    妈妈……啪啪啪?

    凤烟这图片竟然有声音)

    姬冷啃着小甜点,不忘往凤烟嘴里塞,“小胖手艺挺不错的。”

    凤烟嫌弃的一把推开,“我不吃甜。”

    姬冷愣了愣,随即默然,默默收回了手。

    凤烟却身子一僵,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她连忙一把抢过,高冷道,“不过你给的,我肯定得吃。”

    姬冷看着凤烟风轻云淡的吃下,仍然注意到了她微微的蹙眉,他轻声笑了笑,揉了揉凤烟的头发,“不用勉强,以后你喜欢吃什么,便都告诉我。”

    凤烟抬了抬头,总觉得姬冷眼神里的深情有点……嗯,有点虐狗。

    坐在暗处啃棒棒糖的叶·狗·心欢,啧啧了两声。

    “我酸了!”

    她感慨,顺便揉了把苏忱的软发。

    苏忱抹去她嘴边刚刚吃甜点时留下的奶油,“小姐姐比她更……啊!”

    苏忱全身只感觉一麻,瞬间往旁边看去——

    干!表哥在干嘛?

    竟然舔他指头上的奶油!

    明明他也想舔掉奶油的,但是在小姐姐面前没好意思!

    叶心欢也被这操作搞迷了——她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头上有点亮?

    一时间,三人沉默。

    “额……”叶心欢额了一声,挣扎许久,勉强道,“祝福你们?”

    苏忱???

    苏霆???

    两个人的脑回路表示丝毫跟不上叶心欢。

    不过,苏霆抿了抿唇,隐隐感觉着冰冷的舌尖上,似乎有一阵甜意。

    他微微垂眸,不可能,他明明早就没了味觉……

    苏忱皱皱小鼻子,起身去把手洗干净,然后回来坐到叶心欢身旁生闷气,看着她还一直盯着苏霆的嘴唇,更是醋得心肝疼。

    呀!表哥到底哪里好了!

    苏忱拉过叶心欢的右手,握紧!

    苏霆眼神一动,拉过叶心欢的左手,握紧!

    苏忱一怒,改为抱紧叶心欢的胳膊。

    苏霆眼神晦涩,也抱紧了叶心欢的胳膊。

    叶心欢???

    麻烦你俩这两百多斤的,有点自觉行吗?

    当老娘胳膊千斤顶呢?

    甩了甩胳膊,一大一小反而抱得更紧了。

    叶心欢陷入深深的自我反省中。

    到底是朕的宠爱过于雨露均沾,还是爱妃们的脸皮比那守卫城墙还厚呢?

    只能说——

    好嗨哦~

    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

    凤烟看到叶心欢,立马走了过来,而苏霆和苏忱也终于不甘心地松开了她,一个千叮嘱另一个万嘱咐,不许到处祸害小哥哥。

    叶心欢……

    没了桎梏,叶心欢撒了花得跑向粉嫩嫩的点心,看着凤烟看到自己吃的这么香一阵无语时,叶心欢贱兮兮一笑。

    “古娜拉黑暗之神!我吃饭你长肉!”

    凤烟???

    实际年龄超出常人15年的凤烟表示不跟小屁孩一般见识。

    心理年龄不知比常人超过多少年的叶心欢表示逗小屁孩真好玩。

    她嗷呜一口,将马卡龙塞进嘴里,“烟烟我跟你讲,吃货要从娃娃抓起,能吃是福!”

    凤烟总觉得她话里有话,“什么意思?”

    叶心欢瞥了眼她的肚子。

    凤烟瞬间捂住了肚子,“不可能,我们才那个没几……”

    看着叶心欢戏谑的眼神,凤烟大呼上当,脸燥得红得不行,又不能去掐掐她,只能瞪着眼睛瞪着她,“你取笑我!”

    “好啦,我没开玩笑。”叶心欢盯着她肚子里的光核,“受精卵已经合成,看来是个火系与雷系的暴躁小家伙。”

    “真的?”凤烟不由摸向肚子,心脏怦怦跳起来,她前一世并没有儿女,没想到来这里不到两个月,便已经有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一时间,凤烟的母爱光芒大发,她紧紧握住了叶心欢的手,“你、你先帮我保密。”

    “为什么?”

    “要是让姬冷知道了,他肯定不带我出去玩了!而且这儿也不让我干,那儿也不让我干!”

    叶心欢???

    我踏马还以为你想给他惊喜呢!

    呵呵,真是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只有我[手动再见]!

    待到中午,人差不多都来齐了,杂烩们和舔狗们早已进入了舞池还是跳舞,单身狗们则纷纷望向其他单身狗,意图今日找到良景佳人。

    就比如啊,那晃着高脚杯穿着军装犹显英挺逼人的军人,微微抿上一口红酒,浓黑而不是整齐的眉下眸光冷冽,对旁边示好的女子丝毫不搭理……

    搞错了!再来!

    就比如啊,那晃着高脚杯穿着军装犹显英挺逼人的军人,微微抿上一口红酒,浓黑而不是整齐的眉下眸光炙热,死死盯着身旁的一脸冷漠的女子……

    “你好……”

    “太壮,不约。”

    军人???

    再比如啊,一位身穿素白长裙的女子,举着甜点盘狂吃……

    又搞错了!

    再比如啊,一位身穿白长裙的女子,轻轻咬一口甜点,唇齿留香,引得对面身穿浅色t恤的男子一阵回眸。

    “你好……”

    “男人,不约。”

    男子???

    一直盯着每处动向的叶心欢???

    她到底招了些啥奇葩?

    凤烟也注意到了,笑得肚子疼,“不愧是你。”

    叶心欢……谢谢夸奖。

    盯了一会儿,叶心欢就没兴趣了,也许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三分热度,待目标达成,便会兴趣恹恹。

    “我出去逛逛。”和凤烟说了一声,她便一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宴会。

    基地此时很安静,工人们的都去吃饭了,叶心欢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朝着城墙边走去。

    “你来了。”

    叶心欢停住,抬头,望见了城墙之上,白衬半开黑裤修长的叶流尘,在正阳之下,隐隐发着光。

    “你怎么在这?”她抬手,遮住了眸上光。

    “你肯定会来啊。”

    叶流尘笑得无声,他知道,她并不喜闹。

    他知道,她会出来。

    他知道,她会选择东边的城墙。

    因为,那是旭日升起的地方。

    她是逐光的。

    叶心欢笑了笑,一跃而上。

    把他踹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