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白茶清欢无别事

    齐乐天缓步从天空中走下。

    他的身上,一阵阵的水气蒸腾,好似在衣服里藏了碗泡面。

    红衣女子松开放在金狗脑袋上的手,轻轻捏了捏金狗的脸:“乖,先去别的地方玩。”

    金狗忙不迭地点头,有多远跑多远。

    这少女虽然只是两个月不见,可体内的气息居然就变得深不可测起来。即使是金狗这样法术真灵,也不愿意轻易招惹。

    况且……似乎她还要跟齐乐天说啥悄悄话来着。

    齐乐天一步步走下天台,烟雾才散尽。

    他赤着上身,肌肉线条像是最优秀的雕刻家所铸,清晰而明朗。

    “回来了?”一个女声传来,唤醒了参悟中的齐乐天。

    “清……欢?”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孩,齐乐天明显愣了愣。

    “是我。”余清欢站起来,走到他身前:“怎么,不欢迎吗?”

    “没有的事。”齐乐天笑了笑:“只不过我刚刚跑去渡劫了,现在正在消化,没注意到你。”

    余清欢盯着齐乐天的眼睛:“换身衣服,跟我去吃个饭。”

    她的语气很轻,却没给齐乐天拒绝的机会。

    齐乐天耸了耸肩:“好啊。”

    ……

    两盏清茶摆上了桌子,月白色的茶杯看来是汝窑做法,衬着杯中清澈的茶汤,格外美丽。

    暗红色的木桌雕刻着精致的花鸟,传来一阵鲜味,不用焚香,自有清香袭人。

    齐乐天认出来,这是仙枝木,就算用来雕刻一尊尺余高的佛像,都能拍卖出上百万的高价……用如此大块而优质的仙枝木作桌子,在识货的人眼里,绝对是暴殄天物,以至于这餐厅里,曾经有考古专家气得跳脚。

    如果用来雕刻,这仙枝木,过上一两百年,便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可在这,它只是一张桌子。

    朦胧而虚幻的灯光,女子摇曳的旗袍,都象征着这处餐厅的极尽奢华。

    齐乐天只穿了一件平凡的衬衫。出入这种高级餐厅的人,非富即贵,像齐乐天这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少年,在这种场合,就跟灭绝了差不多。

    只是,他捧着茶杯的姿势,还是那么自然,丝毫没有被这奢华的气势所压倒。

    似乎这里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高级餐厅,而是一处平常的苍蝇馆子。

    余清欢坐在他的对面,只是看着他。

    “你想说什么?”齐乐天一开始还正面迎着余清欢的视线,可是被盯久了,心里不由自主地就发虚:“趁着菜还没上,说就行了啊!”

    余清欢低下头。

    齐乐天:“???”

    你这个妹子有点怪诶,让你说话你又不说,你这是想干嘛!

    “请慢用。”身着旗袍的女子将菜肴送上,躬身退去。

    余清欢抬起头,却不再看齐乐天,直接夹菜。

    齐乐天怔怔地看着她。

    他感觉,眼前这个少女,似乎在这一个月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如果,我是说如果。”余清欢嘴里鼓鼓的,说话含糊不清:“如果我是一个邪恶的妖怪,你会不会把我收掉?”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齐乐天有些意外。

    “因为,我真的就是一个,邪恶的妖怪。”余清欢囫囵一吞,放下筷子。

    “你哪里邪恶了?”齐乐天夹起一块虾仁,吃得起劲。

    “我找回自己的记忆了。”余清欢吸了吸鼻子,看向齐乐天的目光中,充满了羡慕:“我知道自己前世是谁了。”

    “是谁啊?”齐乐天混不在乎。

    “是旱魃!”余清欢张开手,画了个大圈:“你没有记忆,或者不清楚,我是那种能让青天变色,赤地千里的大妖怪,以前的人们一提起我,就会害怕,说我是僵尸王,是旱灾的主使者。”

    “然后呢?”齐乐天手上的筷子,伸向了第二块虾仁。

    “你这个人怎么都不听人话呢!”余清欢气鼓鼓的:“我原来以为自己可能是朱雀啥的,漂亮的女神仙,没想到……”

    “我也是大妖怪啊!”齐乐天抬起头,一脸无辜:“我还是猴子妖怪嘞。”

    “哎呀你这个不一样啦!”余清欢跺了跺脚,丝毫不顾自己的淑女形象:“我可是那种最邪恶最邪恶的……”

    “那又怎样?”齐乐天放下筷子,看着余清欢的双眼。

    余清欢到嘴边的话,被这眼神一盯,就忽然说不出来。

    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她的影子。

    “可是……”余清欢的音量顿时就小了一个档次:“你前世都已经得证正果了。”

    “前世跟今生,本来就是两个分开的存在。”齐乐天忽然站起身来,坐到了她的身边。

    “你看,这辈子,我不叫孙悟空,我叫齐乐天。”齐乐天握住她的手,凝视着余清欢的美眸:“我这辈子,没有闹过天宫,没有取过真经,只是平凡地读书,平凡地长大。”

    “你这辈子,同样没有使用过什么赤地千里,焦土四方的邪术。”

    “不是吗?”

    余清欢的脸忽然就有些绯红。

    她获得了前世的记忆不假,可是从三生石里获得的记忆,与正常转世并不一样……就好像你看了一场第一人称的电影,也难以将自己完全代入那个角色。

    “好了好了。”齐乐天摸了摸余清欢的头发,重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菜都凉了,快吃!”

    余清欢噗嗤一笑。

    ……

    荷叶下,沙粒细细密密地,层层叠叠地堆在一起,不知其数凡几。

    “一亿九千七百二十六万……”邢君面容呆滞着数数,好似中关村门口,那些四处找人分发哥德巴赫猜想的“数学家”,有异曲同工之妙。

    “你看他是不是傻了。”善财童子看着金毛犼,眉头都皱到了一处:“他不去修炼,去走正道,反而一直在这里跟数字较劲。”

    “是为什么呢?”他越说越奇怪。

    金毛犼摇了摇头。

    一直钻牛角尖,多半是废了。

    “一亿九千七百二十七万……”邢君数数很快。

    “你看,真的傻了。”善财童子站在竹稍,却没压弯这紫斑竹:“怎么办。”

    金毛犼对此没有兴趣,低头去吃竹叶了。

    “一亿九千七百二十……”邢君的眼底已经交错着无数条血痕,看起来识海都快破碎了。

    他终于还是扑倒在沙子上,嘴角冒出干涩的泡泡。

    他真的不服。

    真的。

    那猴子在地仙境能硬抗天仙大能,他邢君虽然底子不好,可得了三昧传承,为什么不能在地仙境完成天仙境要做的事情?

    他对自己说,一定要在地仙境,把这池沙子数完。

    连这事都做不到……那报仇的事,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