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聚拢

    奇克能够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呼哧呼哧,如同火炉旁正被拉动的风箱一样,灰蹄在林中快速变换着方向,好躲开杂乱的树枝,搭在马背上的布袋不断拍打着奇克的大腿,发出啪啪的声音。

    周围,树枝上的积雪被撞到后,像沙子一样盖下来,阴沉的夜晚,林中什么也看不清楚,骑兵队在离开铁泥城,进入树林后,几乎完全分散了,现在,谁也不知道谁的位置。

    两边的军队混在一起,像搅浑的污水一样。

    奇克伏在马背上,在他的耳边,不时地有急促的脚步声,那是北境人的步兵。

    “啊~~~”

    吼声从奇克身后传来,他下意识的一闪,同时将长剑挡在身后,巨大的撞击使得灰蹄身子一个趔趄,没有站稳,倒在了地上,奇克也顺势被甩了下去。

    林中的地上,湿漉漉的泥土和松软的针叶混在一起,再加上积雪的彻骨寒意,倒在地上的奇克有一种掉入河水的感觉。

    “啊~~~”

    但吼声没有停止,依旧从身后冲过来,奇克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握住剑柄,身子靠着树干,将长江横档在胸前,而在正面,一名高壮的北境士兵已经冲了过来,他一只手提着盾牌,一只手挥起长刀径直砍了下来。

    叮~~~

    金属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一丝火花在黑暗中亮起,瞬间的光亮中,奇克清晰地看见了对方的脸庞,那张粗狂的脸庞上,杀意几乎要溢出来。

    “啊~~~”

    “啊~~~”

    力量在交错中对决,两人同时吼起来,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搏杀之中谁先后退谁先死,长刀压着长剑,不断徐徐下压。

    奇克感到虎口发痛,剑柄已经快要够到自己的咽喉,金属的锋利感正隐隐的刺痛他的皮肤,寒冷的夜晚,仿佛有液体在脖子上流动。

    力气快要用完了,那冰凉凉的感觉是血吗?我还不想死,奇克脑袋有些发麻,思绪在转动,一抹求生感从心头涌上来。

    但没有人会听到奇克心中的祈求,半空中的长刀在不断的压下,对方充满杀意的脸庞就要凑到奇克身前,眼看着就要将奇克的剑刃压到他的脖子上。

    我不想死,奇克在心中不断喊着,他紧紧闭上了眼睛。

    滋~~~

    一股清凉忽然洒在奇克的脸上,里面还透露出一些腥味,与此同时,那重如千钧的压力忽然消失了,压着他的长刀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松开了。

    奇克睁开眼,微弱的天光中,他隐隐看见一柄长剑刺穿了眼前那名北境人的喉咙,剑尖微微晃动,被染成红色,血滴连成线从上面滴下来,落在自己的脸上。

    那名北境士兵的神色很痛苦,嘴咕哝地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是没有说出来,咽喉里,刺穿他的长剑被拔出去,没有了支撑,北境士兵的身体啪的一声,倒了下去,身后,阿熊握着沾满鲜血的长剑,身体微微颤抖,呼吸急促。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而且是从背后刺穿咽喉,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阿熊的心头,让他感到难以控制自己的双手。

    奇克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脸上的血迹,鬼门关走一趟的感觉依然心有余悸,但比起颤抖的阿熊,奇克算得上镇定多了。

    “没事吧,”奇克拍了拍阿熊的肩膀。

    嗖~砰~~~

    忽然,西南方向一连两颗信号弹腾空升起,一颗蓝色,一颗黄色,徇烂的火花在天空上爆开,划开了黑夜。

    蓝色代表引诱,黄色代表集合,两颗信号弹同时发射,就代表引诱敌军到信号弹发射地点集合。

    信号弹的忽然出现,好像一颗石子投入了这摊混乱的污水,刚刚还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林中窜来窜去的骑兵队,顿时都调转方向,朝着西南方向集合。

    奇克和阿熊抬着头,直到天空上爆开的信号弹渐渐熄灭,才回过神来,两人相视一眼,纷纷翻上了马匹。

    奇克扶正自己的头盔,用手摸了一下脖颈,刚才的搏杀让他的脖颈出现了一道浅浅的伤口,皮肉微微外翻,不断有血水溢出来。

    奇克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条,包住自己的脖子,然后从衣服里摸索出了一只竹子做的小玩意,罗林大人说这叫做‘口哨’,只要对着里面吹气,就能发出比人的喊声大得多的声音。

    “走吧,阿熊,我们集合了,”奇克对着身后的阿熊招呼了一声,然后将‘口哨’含在了嘴里,拍了拍灰蹄的鬃毛,朝着西南奔驰而去。

    吱吱吱~~~

    奇克一边奔驰,一边吹着口哨,四周,很快也传出了接连不断的哨声,一时之间,树林中,几十只口哨相互辉映,如同清晨被惊醒的群鸟一样。

    北境的士兵因为散开的缘故,现在,也一样各自为战,无法有效地组织在一起,本来在夜色的林中,方向就很容易迷失,等到与铁泥城的骑兵零星地遭遇后,他们更加无法辨别方向了。

    渐渐的,在两颗信号弹,和周围无数哨声的引导下,混乱的树林中,原本徐徐朝着铁泥城前进的北境人都追着哨声,慢慢地,他们都不知不觉间向信号弹所在的西南方向汇聚。

    树林的西南方向,巴德站在一处高高的丘陵上,在他周围,几十个步兵用铁盾围成盾墙,组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而盾墙的后面,一队士兵拉开弓弩,警惕地看着四周。

    “东西都安装好了吗?”巴德握着长剑,半蹲在地上。

    “正在安装,大人,”盾墙后面,一名士兵回过头,回答了一声,然后转过身,继续对着一堆木架工作起来,在他的旁边,有几个已经安装完毕,那是一架不到两米高的小型投石机,无论是规格,还是大小,都看起来很小巧,如果从它的臂展来判断,投射距离不会超过五十米,投射重量也不会超过十磅。

    巴德没有在说话,只是安静地等待着,北境人在决定从东侧的树林发动进攻后,罗林就让巴德带着几十人赶到了这块丘陵上,远在骑兵队进入树林之前,他们就已经等待多时了。

    吱吱吱~~~

    渐渐地,东北方向,靠近铁泥城的林地,传来了微弱的哨声,那正是骑兵队靠近的预兆。

    “点火,准备迎战,”巴德对着身后呼喊了一声,然后也拿起了盾牌,组成了盾墙的一部分。

    一直巨大的火把在盾墙中央被燃起,橙红色火焰在夜晚格外醒目。

    火光已经燃起,真正的战斗才刚刚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