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嬷嬷来了

    赵宏生从善如流,换了话题,“晚表妹近来可还有学惊鸿舞?听闻表妹在长安城寻遍这惊鸿舞的先生,都不曾找到合适的。”

    “所以我从金陵给表妹带来了几个极好的舞蹈先生。”

    赵宏生极会洞察旁人的心意,然后投机取巧,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一点都是没有变。

    前世也是这个时候,赵宏生也给顾晚娘送来了这一个惊鸿舞的女先生,跳的是极好的,教的是极好的。

    看到顾晚娘沉默,“妹妹不用怕,这舞蹈先生我不曾带进来府邸,都在城中的别院给呆着,不会有人知道的。”

    顾家是功勋之家,女子大都追求的是贤淑礼德,四书五经。像跳舞这种事情,顶多是女子的闺房之乐,不可提上门面。

    但独独,顾晚娘就喜欢,这三房老爷来诗词歌赋,姑娘只爱跳舞,如此也是配得正正的好。

    “妹妹想要练舞之时,便可召集先生入府,也可出府……”

    “不用了,晚娘若是喜欢跳舞,可自己寻先生。”

    赵宏生被顾晚娘的拒绝,也不再多提及,“妹妹若是不喜欢那便是作罢吧。只是妹妹日后再想起,便再来找我就是。”

    还是那幅体己哥哥的模样。

    惊蛰小心的跟着顾晚娘,自从顾晚娘别了那赵宏生之后,惊蛰总觉得顾晚娘哪里,有些不对劲。

    “姑娘要是想要舞蹈先生,那去寻老祖宗请便是,老祖宗那么疼姑娘,必定如姑娘所愿。”

    老祖宗?顾晚娘就要被老祖宗送到梅家书院去了,还请舞蹈先生?

    顾晚娘站定,低头思量着,看着自己现在这一双灵活足。其实比起来那琴曲,顾晚娘更擅长于跳舞,只是前世顾晚娘外出礼佛之时,摔下了悬崖,虽然人没死,双足却是断过,再不能起舞。

    现在足却还是好的,但是顾晚娘不知为何,总觉得走起路来,有些隐隐的疼,大概是心里作祟罢了。

    “不用了,我不喜欢跳舞。”

    顾晚娘虽是这般的说,但是惊蛰却看到顾晚娘垂着的眼角,全府邸的人都知道,顾晚娘喜欢跳舞。

    “惊蛰,今日是什么时候了?”

    “承德十八年四月十五日。”

    已经是承德十八年,四月了。

    顾晚娘看着那被月色笼住的合欢树,隐隐的已经有几个花苞。

    算着时间,想来是过不了多久,太后就该薨了,届时长安城大丧,全城之内不可通靡音,唱舞曲。

    而顾晚娘前世的这个时候,正巧听了赵宏生的话,请了那惊鸿舞的先生入府。后来,不出意料的,顾晚娘因为学习这惊鸿舞,害的南阳候府被御史参本,说是府内靡靡之音盛行,全然不顾国丧。

    害的不少的叔祖父被贬职,南阳候府也就像马失了前蹄,从此一蹶不振。

    后来虽然家中叔伯,因为老祖宗护着顾晚娘,不曾明面上责备顾晚娘。但是几个伯母嫂嫂的,却借机将三房都是给拿捏在了手里。

    仍人拿捏,说来,是顾秦氏愚钝,也是因为顾晚娘不聪明。

    这一世无论怎么样,顾晚娘都是学不了这惊鸿,跳不得舞了。等着顾晚娘去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她不能现在就折了自己的翅。

    次日,敞梅院里几只路过的鸟儿,碎碎的叫着,叫了一个大清早,弄得顾晚娘更加的嗜睡。

    “姑娘。”

    顾晚娘第二日还在酣睡。

    现在,就算是听到惊蛰的叫喊声,顾晚娘都觉得是那鸟儿又来碎叫了。

    “姑娘,教养嬷嬷进府了,老祖宗叫你去梅兰院候着呢。”

    惊蛰小声的在顾晚娘的耳边说道着,怕央了顾晚娘的起床气。

    顾晚娘迷糊的又眯了一下眼睛,昨夜做了许多前世的梦,那种若有若无的怅然感,让顾晚娘今日都乏的厉害。

    顾晚娘好不迷糊,“惊蛰你方才说什么?”

    “宫里请的教养嬷嬷已经入府了。”

    如此早!昨日里说着的事情,竟然是一大早便给将人请来了?

    惊蛰:“今日一大早,世子妃就入宫请了皇后娘娘的旨意。方才嬷嬷入府,恐怕现在已经到中门了。”

    中门?顾晚娘一下便醒了过来,但是还是再问了一遭,“惊蛰你方才说,嬷嬷到哪里了?”

    “听说是已经到了中门了。”

    中门,走得快便只需要半刻钟时间到梅兰苑,走的最慢,也只需要一刻钟。

    这第一日见教养嬷嬷就要迟到?

    顾晚娘心中慌乱的厉害,也不知道这教养嬷嬷是不是个好相处的。她幼时学过一段时间的规矩,那个嬷嬷是侯夫人的陪嫁,教导规矩起来,一板一眼。

    幼时的顾晚娘,天天被打手心。就不曾有哪一天,不被那竹条子鞭打过。到了现在,顾晚娘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

    顾晚娘着急忙慌,这才是赶到梅兰院,时间儿紧,但是顾晚娘又不能在嬷嬷面前乱了仪容,失了礼数,甚至是乱了一根的头发丝。

    到底顾晚娘还是迟到了一刻多钟。

    顾晚娘站在那门口,听到了老祖宗与那嬷嬷的对话声,又整理了一会自己的衣角。

    顾晚娘不敢贸然进去,却是不进去便是更迟了。

    正在顾晚娘迟疑之时,只听得里面的人说道。

    “你教导便是,三儿惯来是个不听话的,大可不必因为她是个未出阁的女儿身,便手下留情。”

    老祖宗说起来顾晚娘,总是眉心锁着,近来总觉得这个丫头会闹出来大事,总是左眼跳动,惴惴不安的。

    不然老祖宗也不会刻意的让自己的孙媳妇和皇后求情,请来这老熟人了。

    “老身便承了顾老太君恩德,教一教老太君的曾孙女。”

    顾晚娘听着这声音熟悉的很,正准备撩着门帘的手一顿,僵持在了空中,这声音莫不是那张嬷嬷?

    “三姑娘来了为何不进,可是要偷听门角,怕了那老祖宗特地叮嘱宫里来的嬷嬷,严厉些管教三姑娘?”

    八塞端着茶水,与顾晚娘玩笑了一句,却发现顾晚娘的脸色有些白。

    “三姑娘可是不适,需要暂且去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