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 反复无常

    最关键的那一步,就是骗过了沈骞和自己的眼睛,让所有人都以为她真的是想和那个左森在一起。

    而且让自己因为对她的忌惮不得不帮她,然后慢慢走进她的圈套,这个视频,应该只是个开始。

    现在姜婉害怕的不是南溪从一开始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沈骞,而是害怕她不想得到,而是想摧毁。

    这个裁掉了他的视频,就像是一个警告,宣布着她敢以牺牲掉自己的前程和名声为代价,也要不计手段地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姜婉看了看时间,沈骞快要下课了,这才拉着木头:“找两个人掩护我去趟沈老师办公室。”

    “老大,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谈情说爱?”

    “谈个鬼!”姜婉直接一脚踢了过去:“我是去找军师!”

    一路上并不是很顺利,作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两个明星,而且还在这里拍过戏的明星,自然是有不少校园粉丝。

    姜婉走到半路就被几个女生拦了下来,其中一个领头的拐了拐身边人的手:“就是她?”

    “嗯,和视频里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姐姐我没时间在这里和你们耗。”

    说完,姜婉就想错开她们走掉,但却低估了偶像在他们心中的力量,直接被领头的那个一个推肩,后退了两步被身后的木头扶住才站稳。

    本来就一肚子的火没处撒,现在这些人还来撞枪口,还真是没眼力见儿,但她们毕竟是学生,哪怕看在沈老师的面子上,也还是暂时不能把她们怎么样,姜婉这样想道。

    但那个领头却不自量力地不打算放过姜婉,仗着自己带的女生多,冲上来朝着姜婉的脸狠狠地打了过去。

    被低估的姜婉气得反应比平时更要快几分,直接一脚将她踹了出去。

    “别忘了,你们是学生,我不是。”姜婉的声音已经接近冰冷,眼神也越来越锋利。

    “对啊,我们是学生,所以我们就算做了什么你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那个领头捂着肚子站起来,推了一把身边的人:“给我上啊,给左森欧巴报仇!”

    木头有些担忧地看向那几个学生,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想不开,要去招惹姜婉这个阎罗。

    “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姜婉已经随手将头发挽成了一个结:“不识相的,别怪姐姐我心狠手辣。”

    “你算个屁!”

    小女生打架无非就是扯头发、打耳光这一套,放在姜婉面前,就有些太过小儿科,提脚踹了几下,就趴了一片。

    “姐姐我在杀人放火的时候,你们还在喝奶粉呢。”姜婉直接路过她们:“下次再来找茬,就等着被开除后放进社会,我亲自来教教你们如何做人。”

    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惹得姜婉心情更差了起来,直到到了沈骞办公室,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之后才好了一点点。

    “脸色怎么这么差?”沈骞从教案上抬起头,重新戴回了眼镜的他有些淡漠:“头发怎么也弄得乱七八糟的,打架了?”

    “你看看这个。”姜婉将木头的手机丢了过去,转头看向自己带来的人:“你们出去等我。”

    沈骞拿起看了不过两秒就拧起了眉:“还真是防得住一招,防不住两招。”

    “什么意思?”

    “你等等。”沈骞转身打开了随身的笔记本电脑,霹雳吧啦地敲了一阵:“首发网站我已经黑掉了,视频也删除了,只是舆论的影响还得想想其他办法。”

    “黑……黑掉了?”姜婉疾步走过去看了看,满屏都是看不懂的代码,更是满脸黑线:“你到底工程系的,还是计算机系的?”

    “这样的小操作还是没问题的。”

    “我的妈呀……”姜婉蹲在了沈骞的椅子旁,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偶像,你说咋办我就咋办,全听你的。”

    “这件事也是我没考虑周全,才让你被卷了进来。”

    “嗯?”

    沈骞眼镜后的眼神闪了闪,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击起来,看着虽然一筹莫展,但心里已经想出了多种万全的应付方案。

    只是南溪这样做,已经彻底的得罪了沈骞,她既然能摸清人的脾气和思路,怎么就没想到沈骞是个极其护短的人呢?

    动了他的人,自然会付出常人所不能接受的代价。

    姜婉蹲在地上撑着下巴看了好一会,见沈骞紧皱着的眉头有些心疼:“好了别想了,还是我来办这件事吧。”

    “你预备如何?”沈骞看向姜婉,但其实心里已经知道了她的想法。

    “当然是用我们最传统的办法,揪起来打一顿,打到她服为止。”

    “胡闹……”沈骞笑了起来:“这算什么办法。”

    “有时候最原始粗暴的办法,往往是最简单管用的。”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沈骞,他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不短的信息发了出去,这才把姜婉从地上拉了起来:“怎么总是不喜欢坐凳子上。”

    “这不你旁边没凳子吗?”

    “那边有沙发。”

    姜婉瘪了瘪嘴,拖拖拉拉走到沙发坐下,高高地翘起了二郎腿靠在沙发背上,俨然一个女老大的样子。

    沈骞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并没有赶人走,但也并没有要留人的意思。

    姜婉摸着自己的下嘴唇看着对面的人,满腹都是疑问,这人还真是热带地区的天气,晴一阵阴一阵,完全不按套路来。

    说来也这么熟了,怎么出去了一趟还“亲密接触”了一下,还疏远了起来?难道是害羞?

    不像啊……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他肯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这人唯一的一点不好,就是凡事都藏得太深了些。

    算了,谁叫自己就是喜欢他,就是非他不可了呢,干脆就大气一点儿,再哄哄他。

    “沈老师……”姜婉刻意放温柔了声音:“下了班我带你吃饭去?”

    “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

    咦?还真是傲娇起来了。

    “工作再忙,也得吃饭不是。”姜婉站起身:“何况出了这事,我也不可能让你单独待着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