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焦虑而又迷茫的年代

    90年代初,这是一个百业待兴的时代,百业待兴就意味着各行各业都蕴藏着无穷的发展机会,只要能敏锐地发现,精准地把握这些机会,任何一个机会一旦被抓住了便可成就亿万财富。

    这也是一个充满着焦虑和迷茫的时代,周诗韵为自己拿不到工资,无法按时寄钱回家而焦虑,苏春香也在为受伤了不能每天开工挣钱而焦虑,天天如此,坐吃山空,债主逼债又咄咄逼人,生活的压力压得她简直喘不过气来。

    林小雨更是无比的焦虑,迷惘和彷徨,她不知杨砺要带她去哪儿,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儿,小小的年纪,尽管拥有远大而绚烂的理想,不,更准确点说,现在理想变成了梦想,因为理想是可以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奋斗去实现的,而梦想永远只能在做梦的时候想一下了。

    林小雨不知道如何去挣那么多钱支付妈妈治疗的高昂医药费,两万多块钱在农村可以建一栋不错的红砖瓦房了。

    林小雨不知道去哪里以什么方式能挣这么多钱,现在只能把这个无比渺茫的希望寄托在刚刚认识的这个男生身上。

    林小雨紧跟在杨砺身后,望着他宽阔的肩膀,雄健有力的步伐,一只手上提着装满姨妈巾的大编制袋在他手上显得毫无分量,杨砺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充满着力量,胳膊腿都粗壮了不少,胸肌也是硬邦邦的,重生之后的这个身体无疑比前世壮实了不少。

    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何况还是一个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未成年16岁少年的身体。

    年轻真好

    杨砺非常享受现在的状态。

    杨砺知道周诗韵,苏春香,林小雨三个萍水相逢的女生焦虑的原因都是因为钱。

    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因为只有钱才能够快速有效地解决好问题,化解三位女生的焦虑。

    周诗韵是因为杨砺欠下医院的医药费被医院扣着工资不发,周诗韵的焦虑是他杨砺造成的,他不能不管,他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如果是一般人欠下高额医药费趁机跑了,医院也奈何不了,因为社会的很多方面管理还非常的不完善,人们普遍把诚信视作粪土。

    医院为了减少损失就把追讨欠费的任务压到每个护士头上,所以周诗韵未能有效追回欠费医院扣押她的工资看似合情合理,其实这种做法是很野蛮也是违法的,严重侵犯了员工的合法权益。

    苏春香是年轻而美丽的,背后一定也有不愿跟人分享的苦楚,无奈选择走上这条路,杨砺觉得她肯定是逼不得已,一定有难言的苦衷,杨砺不希望她一直这样子自毁下去。

    既然有缘遇到了,杨砺就不能坐视不管,一定要助她出水火,给她指明一条光明的坦途。

    在杨砺看来,这个百业待兴,很多行业都野蛮蓬勃生长的年代,遍地都是机会,遍地都是金钱,只不过绝大多数人看不清未来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发展走势,对身边各种机会看不到而已。

    虽然杨砺第一天摆摊就遭遇了滑铁卢,成绩实在是惨不忍睹,但是杨砺没有因此气馁,这么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杨砺依然坚定相信,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什么问题。

    遇挫愈勇,摆摊今晚继续,把小目标先调低一点,王健林的小目标是先挣一个亿,我的小目标嘛不高,一晚上能挣一百块就够了。

    一晚上一百块,三十天也才三千块,两个月也只能挣六千块。这六千块在这个时代是巨款了,相当于在工厂打工仔30个月的工资,不过依然不能解决燃眉之急。

    不行,不行,这个目标还是太低了,必须找到快速挣大钱的好方法。

    我杨砺前世再怎么着也是政法院校经济系毕业的高材生,大学毕业后连续创业13次,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不过屡败屡战,积累了大量实战经验,这点困难一定难不倒我,我一定能找到好方法的。

    “小雨,你走快一点。前面就是我老丈人上班的制鞋厂,他跟鞋厂的老板关系比较好,你没身份证,我让他帮帮忙找老板说说,让你先在鞋厂做工,鞋厂包吃包住,伙食还可以,待遇比旁边别的厂子好一点点,不容易进。”

    “嗯,砺哥,那就太麻烦你了。”林小雨加快脚步跟上来,杨砺腿脚有力,走得很快,她在后边加油跟着走得有些气喘,一直在学校里争分夺秒埋头苦读缺少锻炼,再加上营养也不是很到位,林小雨体质有些弱。

    “小雨,你这个身体可是不行哦,没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的,以后一定要多锻炼,营养也得跟上。”杨砺见林小雨气喘吁吁的样子说道。

    “嗯,砺哥,在鞋厂打工一个月大概能挣多少钱”

    “不多,也就一百多两百零点,不过比在老家务农强多了。”

    “一个月才挣一百多两百多,要挣够两万多块这得等到猴年马月啊,等她攒够这些钱她妈妈可能都不在了,等她攒够这笔钱和她处于同一起跑线上的同学一个个都考上大学,成为大学里的天之骄子了。”想到这里,林小雨神色黯然,命运为什么要给她如此残酷的考验,她真的,真的想不出任何办法来面对这么严峻的人生挑战。

    因为她实在太想去上大学,实在太向往大学里的生活了,北师大,那是她梦寐以求的高校,在伟大首都北京,北京是中国的文化,政治,科技,经济中心,高校云集,文化氛围浓郁,林小雨还是在上小学一年的时候,学的课文我爱北京天安门就特别向往伟大首都北京,希望能早点去天安看看,无奈她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又处在离北京很遥远的湘省农村,要坐几天几夜火车或飞机去看天安门那绝对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唯一能去北京的途径就是努力,高中毕业后考上北京的大学,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林小雨心里埋藏着这个愿望和梦想,一直努力的为之奋斗着,学习成绩小学初中一直保持优秀,每次考试成绩都是名列前茅。

    初中毕业后以黄桥镇中学第一名的无异于五雷轰顶。

    现在看来她离自己的梦想是越来越遥远了,她永远上不了北京的大学了,可能一辈子都去不了了,只能认命,老老实实做一个普通的打工妹,做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她心里又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心甘,但命运如此安排她又拿什么去反抗。

    “小雨,你不要太担心,我既然答应帮你想办法就一定会帮到底的,你不要嫌在鞋厂做工工资少,这里包吃包住,咱们先得解决吃住问题,有个落脚的地方,而且我跟我老丈人住在一块,我也能就近照顾你,若是谁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替你出头,绝不会轻饶,放心吧,只要我在这里,没人敢欺负你的。

    你若是不介意,能放得开,下午下班后,晚上不怕辛苦可以和我一起去摆摊,卖了货挣到的钱都归你。“

    听杨砺这么说,林小雨尽管心里依然很难受,不过感觉好了点。如果昨晚没有遇到杨砺,她的人生可能就走上另一条不归路了。

    旅馆老板看似好心好意地说可以帮她挣到很多钱,其实居心很很坏,就是想把她留在旅馆里给他赚钱,客人给老板30块,老板只给她提五块,还说一天能做一百笔生意的话她就可以挣到五百块。去工厂打工累死累活一个月也就挣一二百块,在他这里一天就能挣好几大百,两万块钱又算什么呢,不怕辛苦,快一点的话一个多月就挣到了。

    林小雨也是年纪小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一心想着快点挣到钱寄回家去救妈妈,就相信了旅馆老板说的鬼话。

    若昨晚遇到的不是杨砺而是一个贪财好色的坏男人,她林小雨可就彻底跌入万古深渊,永世都没法翻身了。

    林小雨心里很感激杨砺,但还是不相信杨砺有办法有能力帮到她。

    林小雨跟着杨砺来到鞋厂杨国强上班的食堂。

    见到杨砺带着一个小女生回来了,杨国强二话没问抄起炒菜的大锅铲就要揍杨砺。

    “龟儿子,又从我这里骗钱去耍小姑娘,快把钱还我从这里给我滚出去,你这小子纯粹就是一坨粪,牛粪,猪粪这些都还能肥田呢,你连粪都不如,你纯粹就是一堆污染空气,还占地方,坑害社会毫无用处的垃圾。”

    “老丈人,老丈人,您别生气啊,气坏你的身子,丈母娘会心疼的。”杨砺转着圈左躲右闪身形灵活,杨国强就是打不着他,跑了几圈反而把杨国强累得气喘吁吁的。

    杨国强拿杨砺没辙,停下来,叉着腰,气呼呼地说“你小子还有种敢回来见我,我放着这些钱不要了,走,走,走我也得把你扭送到派出所让你在看守所蹲上个一年半载去。”

    “老丈人请息怒,有话好好说嘛,怎么突然生这么大气呢我又没有跑,你是我的大恩人,我一辈子感激你都感激不尽呢,我怎么可能跑呢”杨砺对杨国强激烈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

    弄清楚原因后才明白,原来杨国强把情况告诉了他老婆还有一些亲戚,被他老婆和亲戚们狠狠地数落了一通,说他实在傻得没救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家都往钱看,都只顾自己,谁还会像他这样子傻愣愣的去做活啊。

    他这笔钱绝对是丢长江里流向大海永远不可能捞回来了。

    杨国强生气的是自己竟然还相信了杨砺这个小骗子又拿出三百块给他让他去买电视天线,杨国强最近迷上一部港台连续剧,一集没看上心里瘆得慌。

    杨砺说买天线只要半天就回来,结果杨国强等啊等啊,就等着杨砺早点买天线回来可以舒舒服服地看电视啰,那知等了半天没见杨砺踪影,晚上电视又没信号,一堆雪花点,气得他恨不得要把杨砺大卸八块。

    所以一见到杨砺杨国强才会不容分说抄起铲子要暴揍他。

    明白缘由,杨砺哈哈大笑道“老丈人,你看你简直就是个小孩子,一两集喜爱的电视剧没看上就对我发这么大脾气,你放心好了,你喜欢的电视剧我一定会替你补上。”

    “你怎么补电视台已经放过了就不会重放,你小子怎么给我补还有我给你三百块去买信号强大的电视天线,你买的天线在哪儿呢不会拿着我的钱去耍姑娘吧你小子今天不给我个满意答复,我就宰了你。”杨国强看了眼杨砺身边的林小雨,吓的林小雨赶紧躲到杨砺的身后。

    “老丈人我都说过我要娶你家姑娘做媳妇,我怎么敢在你老人家眼皮底下耍姑娘呢,我来介绍下,这个是我表妹,我二姨妈家的闺女,我找遍长安也没找到那种卫星电视接收器,就坐车去鹏城找,在路上碰巧遇到我表妹出来打工了,她也真是可怜,我姨妈突然得了重病治疗要一大笔钱,老丈人你心善,是个绝对的大好人,你帮人帮到底,能否再借我一笔钱先帮我表妹一下”

    “啥你死皮赖脸竟然还好意思开口向我借钱没有,我一分都没有,即使有钱也不可能再借给你这种人,我和你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借给你。咱们先不说这个,你去鹏城买的电视天线呢”杨国强错过了两集精彩的电视剧,心里依然牵挂着今晚的剧集绝不能错过。

    “额,老丈人,实在抱歉,我想去鹏城关内华强电子市场去给你找,结果因为没有边防证过不去,不过老丈人你先别着急,我给你买来一台更好玩的设备,我存放在我一个朋友处,等会我去拿过来给你试试效果。”

    杨砺说的好玩的设备就是批发部老板林家栋给他的那台坏掉的爱多牌vcd机子。93年vcd跟大哥大一样都是奢侈品,只有沿海地区少数先富起来的有钱人家里才会配备有。一台好一点的进口的vcd机子售价好几千呢。大哥大也要一两万一台,这个年代的年轻人进过录像厅看过港台片的都知道这个大哥大,港片里的小弟都用不起的,都是大哥级的人物才用得起,举着个砖头似的大哥大打电话大声说话的样子特别拉风。

    因此很多年轻人特别向往这种拉风的生活,渴望有朝一日能做上老大,耀武扬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