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有了!

    没一会,一群打工妹抱着杂志跑了过来,多的抱着一尺多厚的一大摞,少的也拿着五六本,看着这群打工妹一个个手里拿着这么多杂志,林小雨真替杨砺着急,昨天晚上好不容易卖了五百多块钱,照杨砺这种做法,五百多块绝对远远不够呢。

    回收这么多旧杂志杨砺又拿去卖给谁,谁愿意花高于一块钱一本的价格来买旧杂志看呢这附近就有好几个报刊亭,新杂志也就一块到两块的定价,高于一块钱谁都会选择去买新出版的杂志来看呀。

    如果杨砺收了这些旧杂志拿去当废品卖,一斤两毛钱,至少十本杂志才够一斤,回收花个五块,十块,卖废纸才回来两毛,这岂不是亏惨了么

    林小雨看着杨砺如此把好不容易赚来的钱挥霍出去心都在滴血,照此下去,要想尽快筹集到她妈妈的医药费看来是遥遥无期,永远没有可能了。

    不过姨妈巾是杨砺批发来的,赚到的钱如果杨砺不分给她她也不好说什么,杨砺又不是她亲哥哥,林小雨把自己的想法埋藏在心里,看来靠天靠地靠人不如靠自己,杨砺这家伙根本就靠不住,只能另想办法。

    杨砺现在身上也就一百来块钱,这些钱还是刚才向过往的打工妹兜售姨妈巾赚来的。

    女工们拿来这么多旧杂志,其中以知音,读者居多,人之初也有一些,还有什么故事会,故事林,故事家,少男少女,演讲与口才,传奇故事等等很多。杨砺既然已经把话说出口总得言而有信啊。

    要回收这么多杂志他哪里来这么多本钱呢

    杨砺却是一点也不慌张的样子,说到做到,对于那些八九成新的知音,读者,人之初杂志都是按一块一本回收,其他的看情况有给三五毛一本进行回收的,剩下的一律五毛一斤估个大概重量给钱了。

    一百多块钱很快就花出去了,杨砺跟前的旧杂志堆得越来越高。

    这些打工妹们得了好处,一个个像捡到大便宜似的一传十,十传百,相信用不了两天时间附近几十个厂子的打工妹打工仔都会知道这个事,杨砺准备好几十万的资金来回收这个旧杂志都不一定够啊杨砺这不是自己给自己下套么

    真是搞不懂杨砺心里究竟是咋想的。

    “哦,美女,实在抱歉,今天带出来收书的本金已经花完了,要不这样吧,你可以拿这个旧杂志跟我换这个姨妈巾。这姨妈巾便宜的一块五一包,中等价位的两块一包,高档一点的四块五块一包,出来打工都不容易,很辛苦,有时遇到生理期老板也不会体谅你给你放假,让你休息,还要一如既往第加班,做女人就得对自己好一点嘛,美女,你用这一摞杂志可以换中高低三个档次的姨妈巾试一试,切身感受一下,其实一个月多花那么一两块钱完全是值得的。若是因为护理不当产生什么疾病可能几万块钱都不一定能治好哦。

    你看这位小妹妹的妈妈,年纪轻轻就得了重病,唉,不说这个了,美女你拿这个旧杂志换姨妈巾既是在帮我也是在帮这个小妹妹,我顺便以这种方式帮她多销点货,早日筹集到给她妈妈治病的钱。“

    不得不说杨砺这张三寸不烂之舌还是非常有收服力的,大多数打工妹出来打工挣钱不多,家里负担又重,对个人的健康护理不是很重视,每月这方面的开支虽然不多,但能省就省,有很大一部分人不用这个姨妈巾,要买的话都是买市场上售价最便宜的那种,对这种售价高的品牌姨妈巾如果不降价销售或者有赠品促销购买的动力都不强。

    降价和送赠品增加成本,利润微薄,在杨砺看来销量即使上去了也没什么利润,因此杨砺一直在动这个脑筋要找到好的方法把单价高利润高的品牌姨妈巾销售给这些打工妹。

    免费赠送给广大打工妹试用,整个长安镇上的打工妹就至少有十几二十万,他杨砺哪里有这么多钱免费赠送呢

    杨砺观察到女工们普遍喜欢看杂志,宁可在购买健康护理用品和生活上省吃俭用也要拿出一些钱来购买自己喜欢的杂志看。由此看来精神食粮比物质食粮有时显得更加迫切和重要。

    杨砺之所以要高价回收旧杂志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单价高,利润高的品牌姨妈巾在广大打工妹中推广出去。

    杨砺虽然不是女生,但是他仔细研究比对过各种姨妈巾的质量和触感,对售价高的品牌姨妈巾非常有信心。

    相信女人们的对比感受会更为直接和强烈,杨砺是懂些心理学的,其实这个到理非常简单,当一个人一直吃着萝卜白菜的时候他不会觉得生活的清苦,一旦某天吃到美味的大鱼大肉,再倒回去吃萝卜白菜就会难以适应。

    所以女生们一旦试用过质量好,感觉非常舒适的品牌姨妈巾就会对它形成一种天然的依赖,不会为了节省一两块钱而继续去试用劣质的产品。

    在杨砺看来,高明的营销是不花一分钱的营销成本把自己的产品大批量地推广给更多的目标消费人群。

    杨砺收旧杂志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这样做的,而是有充分的理论依据的,他通过仔细观察,把几个看似毫不相干的事物紧密联系起来。

    年轻女性人口高度聚集,姨妈巾的潜在消费市场巨大但广大女工因为各种原因购买消费姨妈巾的兴趣并不是十分强烈。

    工厂大量聚集,枯燥乏味的工作之余广大打工人群的业余文化生活很贫乏,没有网吧不能上网,因为1993年中国还没有接入国际互联网,中国还没有进入互联网时代。

    什么上网玩游戏,聊qq,网购什么的都还是很遥远的事情。电视也没有看,于实看杂志成为广大打工者尤其是女工们的最爱,杨砺看到报刊亭的生意很火爆也想做这个生意,可去哪儿批发杂志呢,如果租个门面还得要租金,摆地摊又如何能竞争得过这些经营很多年的报刊亭呢,杂志这玩意一本也就赚个三五毛钱,利润一点都不高呢。

    杨砺绞尽脑汁,终于让他找到一种全新的带有颠覆性的思路,别人卖杂志,他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高价回收各类旧杂志。

    杨砺又是非常懂女人心理的,所有女人都是爱贪图些小便宜的,杨砺回收旧杂志的价格比收破烂的高出这么多自然对这些喜欢看杂志的打工妹来说有很大的吸引力。不用杨砺一个厂子一个厂子挨个去打广告做宣传,杨砺相信很快整个长安镇的打工妹都会抱着旧杂志来卖给他。

    杨砺自然不会再掏钱来回收,而是用姨妈巾以物换物,以这种方式快速把自己的产品推销给尽可能多的打工妹使用。

    在这个过程中杨砺会回收到数量庞大的旧杂志,他要如何把这些旧杂志以更高的价钱卖出去并且快速赚到更多的钱呢

    让利给广大打工妹,花钱出去自然容易了,兜里揣上一百万,一千万,一个亿都不够花呢,可要赚钱进来那真是难上加难。

    眼看着今晚杨砺带出来出售的一大纸箱姨妈巾全部变成了一堆旧杂志,林小雨终于忍不住问道“砺哥,你回收这么多旧杂志用来作什么”

    “拿来自己看啊。”

    “这么多你看得完吗何况还有很多重复的。”林小雨抿抿嘴今晚完全没有昨晚那种满满的收获感和喜悦感。

    “自己看过后再拿来摆摊卖钱啊,卖给那些打工仔,从打工妹手里收过来,再加价卖给那些打工仔,懂吗你肯定不会懂的。等我们胜利完成赚钱的任务,尽快帮你妈妈筹集到医药费,以后你对营销学感兴趣,有时间我慢慢解释给你听。”杨砺故作高深地笑着说道。

    其实要如何高价把这些回收的旧杂志加价后还能迅速被抢购一空的方法杨砺还没想出来,但是他对自己有充分的信心,现在没想到,说不定回去睡上一觉,第二天早晨醒来灵光一闪,办法就有了。

    杨砺这种自信希望不是盲目的自信。

    “小雨,你身体不舒服吗今天晚上咱们只用了不到一小时顺利完成销售任务,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呀。走吧,咱们去芳嫂的店里吃点东西去。”

    “我不饿,我不想吃,我有点不太舒服,我想去诗诗姐那儿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还得上班呢。”林小雨心情很沉重,她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更加迷茫了。

    “那好,我把这些杂志先存放到诗诗姐那儿,过两天我去租个房子就不用再麻烦她了。”

    杨砺回到制鞋厂的男工宿舍的时候手上踢着几只卤猪蹄子和啤酒,还有一小袋子油炸花生米,初次见面,能在同一间宿舍里做舍友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杨砺在王美芳店里赊了这些吃食拿回来给工友们分享。

    宿舍的几个室友也是来自不同地方,见杨砺如此客气对他的第一印象颇佳,几杯酒下肚很快就打成一片。

    室友问杨砺有女朋友没有。

    杨砺回答说没有。

    “那和你在一块的那个小美女是谁呢”杨砺这些天经常在食堂露脸,已经有室友注意到他了。

    “哦,大家别误会,那个是我表妹,我二姨的女儿,我二姨前阵子查出了癌症,治疗需要一大笔钱,白天我们在厂里上班,晚上出去摆地摊,希望能尽快把医药费筹集到。”

    “阿砺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摆摊卖女人用的私密用品呢,若换了是我,我肯定干不来这个,太丢人了,你咋不顺带批一点咱们男人用的私密用品来卖呢,这个我敢保证绝对比女人用的私密用品市场大多了,女人一个月就用那么几天,而咱们男人只要有对象,天天都可以用。”一个室友跟杨砺开玩笑说道。

    一群年轻的小伙聚在一块不开些咸湿的带颜色的玩笑这生活就显得枯燥无趣了。

    杨砺却像发现美洲新大陆似的瞪大眼睛,一脸认真地问“真的男人有什么专用的私密护理用品,我怎么就没听说过,是什么,麻烦你告诉我,如果能赚大钱,往后我顿顿请你吃大鱼大肉。”

    “哈哈,哈哈,杨砺,看来你还真是没女朋友,等你有了女朋友就知道啦。如果你跟你女朋友亲热,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万一把肚子搞大了,那得多麻烦啊。

    这一带工厂这么多,年轻情侣比比皆是,很多人又不好意思去买这玩意,结果把女朋偶肚子搞大了,要么去找小诊所流产,要么只能回家结婚了。“

    听室友们这么一说,杨砺恍然大悟,惊喜地拍着脑袋道“谢谢你们提醒,我已经有了。”

    室友们不解杨砺的真实含义,一个个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杨砺终于想到了把旧杂志加价兜售出去的好办法,躺在床上激动得都有些难以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