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剑名问世

    我是家财万贯,但是在其中独独少了一个我爱的你。

    题记

    入眼,便是古香古色的房间,窗户上面雕琢着标准的图案,微风袭来,让躺在床上的人难受的扭动了几分。

    一个惊醒,床上的女子竟然就这样坐了起来,看着旁边一切陌生的事物,头很痛。

    这是什么地方,我方才还和自己的男朋友在餐厅里面吃着饭,而下一秒居然到了这里,真的是不可思议。

    女子的动静太大,惊动了旁边睡熟了的丫鬟,而丫鬟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激动的流出了泪水。

    边走边喊着,“老爷,老爷,小姐醒了小姐醒了,您快来看看呀。”

    床上的女子不知所以然,她还在整理自己脑袋中的那些不属于她的信息。

    她叫九瑶,是九国某个国家的将军的小姐,有灵力,但是却没有资质,还不聪明,只想着美男子,她脑袋上面的伤,正是为了看一眼大名鼎鼎的如玉公子被一些女子打的。

    九瑶反应了过来,觉得自很操蛋,这个小姐简直就是三无,不不不,无下限,要什么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一点点身份地位。

    亲爱的,老天你不能这样子对我。九瑶狠狠拍打着床,恨不得死了算了,要是我是原主,怕是没脸活到现在呀。

    了解了自己的现状,九瑶才冷静了下来,还好,这家里面只有她一个女儿,母亲走得早,将军没有而娶,上面有一个哥哥,很爱她。

    突然间,九瑶就好像得到什么安慰,这个原主的父亲是立了大功的将军,一定有不少的钱吧。九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钱。

    想她在二十一世纪最风光的时候,竟然就这么死掉了,以前的她,上偷过国库,下抢过山寨,打着了毛贼。骂得了老汉。

    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因该是丫鬟榆儿,和原主的父亲,九瑶立马就摇头躺下了。

    “女儿呀,我亲爱的女儿呀,你好了对不对。”老将军喊到,激动的都快摇九瑶了,要不是榆儿拦着,她这时就要去见北斗星了。

    九瑶抿了抿嘴,颇为头疼。

    “爹,你别激动,我们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九瑶感叹着,这个原主,生在这么好个家庭之中,居然还想着要去看什么公子。

    见此,榆儿便在老将军九惊耳边说了一句话,听完之后犹豫不决的看了眼九瑶,最后才毅然的决定离开。

    看见老将军走了之后,九瑶才下了床,活动了一下筋骨,还没有一会儿,居然就感觉到自己腰酸背痛退抽经。

    “这群女子,下手这么狠,怪不得原主死了,简直是没有人心。”说完,九瑶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看着旁边的榆儿内心复杂。

    就要招了手,让她去端一盆水进来,她要沐浴更衣,这衣服松垮垮的,感觉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了,九瑶还拉拢了胸前的衣襟,生怕春光外泄。

    不过一会儿,榆儿就端来了几盆水,让九瑶沐浴,洗完澡出来之后,榆儿想帮九瑶更衣,手上拽着衣服,但是被九瑶拍掉了。

    “干什么呀,耍流氓,穿衣服还带摸胸的。”然后把衣服从榆儿的手中拿了过来,便让榆儿离开了。

    走出门外面的榆儿左思右想,总觉得大小姐有什么不一样了,是不是那态度比以前更加强硬了,但是以前更衣也不想这样抗拒呀。

    榆儿迷糊着就这样离开了,“不行,一定得让大少爷来看看,否则不知道大小姐这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了身。”

    穿完衣服的九瑶坐在凳子上面思考问题,这是修仙的世界,但是原主却不像一般小说那样,有何庶女刁难,神器灵兽相助,也没有被下毒什么的。

    根本不按点常理来,这让我怎么办呀,连点参考的小说都没有,果然。

    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那怎么办呀,要不出去溜达一圈?”九瑶自言自语,但是就仿佛肯定了什么一样,拍了一下桌子,可谁知就是这个样子,桌子竟然就倒了下来。

    见到这个样子,九瑶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做贼心虚的跑出了门,路上还遇见了做事的榆儿。

    正在打扫的榆儿看见自家小姐鬼鬼祟祟的样子,以为她要去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于是便跑到了九瑶的身边,扑通一下的抱住了九瑶的脚,扫帚扔在一边了,可怜的望着九瑶。

    “小姐,小姐,您要去哪里呀,可不要再去见如玉公子了呀,如果让将军知道了的话,肯定会打死奴婢的呀。”榆儿就这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九瑶哭诉。

    九瑶嘴角抽搐了几下,这原主到底让榆儿受了什么苦呀,居然不让他出门了,九瑶平复心情才开口说到,“我的乖榆儿,你先放开。”

    “小姐我只想出去看看,不是出去玩的真的,而且屋子里面有些东西去要你去清理。”说完拍了拍榆儿的肩膀,趁着榆儿想着屋子那面看了这么一两秒就跑出了榆儿的视线。

    榆儿站在地上,看着九瑶离去的背影甚是绝望,咬着衣袖泪目,小姐呀,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呀。

    直到九瑶在榆儿的视线里面消失之后,榆儿才想起了九瑶对她说的那句话,屋子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要清理的呀。

    榆儿拿着扫帚推开木门,就看见的是碎落一地的桌子,嘴角抽搐,“小姐真的是给榆儿找事情做呀。”

    离开了榆儿的九瑶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狗尾巴草叼在嘴里面,时不时还环顾四周。

    突然走到了一处地方,极其繁华,旁边的小贩吆喝着,也有那么几个头戴玉簪的夫人走进了茶楼,这才是下午,就已经早早的挂起了灯笼。

    九瑶打量着旁边的事物,突然就看见了一个事物,让她挪不开眼了,那是一把佩剑,单看那剑上面散发出来的光泽,就连九瑶这个外行也知道,此剑定不是凡品。

    看着看着,九瑶就越不想放弃了,心里面暗自想着,我九瑶看中的东西,就还没有什么拿不到的,我们且走且看罢。

    想完,九瑶就朝着那个拿着剑的人走去,但是在走之前当然是要把她嘴中的狗尾巴草吐掉喽。

    “兄弟,我看你这把剑甚好,不知能不能给小女子呢。”九瑶拿着男子的剑把玩着。

    男子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面带笑容的看着九瑶,“姑娘觉得好,那我便赠与姑娘吧。”

    这下换九瑶不知所措了,这和她想的不一样,难道不是应该让她放下剑然后走哪儿来回哪儿去吗,出乎意料。

    男子看着九瑶尴尬的样子又轻笑出声,“这把剑姑娘且先拿着吧,我还从未用过,今日见于姑娘有缘,赠与姑娘,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劳烦姑娘也还请姑娘不要推迟。”

    男子的笑容逐渐放大,看的九瑶一阵头皮发麻,剑,是肯定要收的,但是,管他的,既然都说是送的还计较这么多干什么呢。

    “此剑可有名字?”九瑶将剑出鞘观摩了几下,摸了摸寒冷的剑身,然后将它反手放在了身后才开口问到男子剑的名字。

    “既然是刚锻造好的剑,自然没有名字,还请姑娘赐名。”

    九瑶扫了一眼坐在凳子上面的人儿,拿着他前面的茶水,也不管男子有没有喝过,蘸湿了手,将剑的名字写在了木桌上面。

    写完之后将茶杯放回了桌上,茶水溅落出几分,男子看着九瑶离去,又看了看她写的剑名,闭了眼。

    “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