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余生渡我

    拿到了剑的九瑶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着,直到走到了一处让她觉得颇为熟悉的地方,才抬起了头观摩着上面的牌匾,楼阁。

    九瑶嘴唇微抿,听起来到是雅致,当然这是在原主没有进去过的前提下才觉得雅致,楼阁这个地方看起来只是比旁边的要精致许多。

    可是里面呢就是名副其实的青楼,当然,里面也有灵力与家室不行,因为生活所迫的男子,清俊,妖冶,冷酷的都有。

    回忆了一下,九瑶就想离开这个地方了,这个地方是原主喜欢的,而不是她喜欢的。

    刚抬脚,就被门外面注视了她几眼的老鸨子叫住了,“九小姐,进来也不坐坐,我们家的崔及甚是想你呢,您快进去看看吧。”

    说完就踏着她的步子走到了九瑶的面前,然后四处张望了几下问到,“为何榆儿那个丫头没有来呢,您一个人也不安全呀。”

    九瑶打断了老鸨子的套近乎,擦拭着手中的问世,直到她察觉着老鸨子的情绪发生了一定的变化的时候才开口,“榆儿我让她在家里面候着了,有什么事情快说吧。”

    老鸨子嘴上的微笑维持不下去了,变得一再尴尬,最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九瑶就绕过了老鸨子朝着楼阁里面走去。

    “把那个什么崔及公子给本小姐叫上来。”说完,便寻找着记忆里面的路线走到了楼上面的一个没有人的厢房。

    当九瑶正要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传出了琴声,觉得很疑惑,在记忆里面这个厢房是九瑶包了的,如此,那么为什么会有人呢。

    “何人。”九瑶开口,可就在这一瞬间,厢房门突然打开了,一系列的变化让九瑶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

    不得不说,原主虽然灵力不好,但是眼力也是有的,这个厢房窗子在落日的时候会有余晖落入厢房里面,徐徐微风吹来,吹起了弹琴人的头发和衣摆。

    弹琴的人似乎知道了九瑶的到来,抬起了头,同时也将琴停了下来,“瑶姐姐可是忘记我了。”

    那模样比九瑶在二十一世纪看过的任何一个小鲜肉都要好看,崔及微笑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九瑶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看着她一样,毛骨悚然。

    “自然没有,你该做什么做什么。”九瑶走进了厢房,看着抚摸着琴弦的崔及说到,以前做的无非就是弹弹琴,作作画罢了。

    崔及听见九瑶说的话才继续弹起了琴,九瑶则是走到了旁边的桌子坐了下来,拿起两个茶杯就往里面到了茶水。

    九瑶将茶水放在了对面,然后听着崔及的琴声开始品味起茶了,直到了崔及弹完了一曲之后这才对着他说“来,喝茶,没毒。”

    就九瑶这么一说,崔及突然笑了笑,“瑶姐姐这说的哪里话,楼阁的东西顶多是催情药罢了,怎么会有毒呢。”

    刚喝完一杯的茶水想要再倒的九瑶停住了手,都被催及吓得结巴了,“催催催催催情药,那我为什么没什么感觉。”

    “虽然没有感觉,但是楼阁的催情药可是无解的呢,瑶姐姐若是不想委屈了自己还是走远点为好呢。”说完,崔及还做出一副娇滴滴的模样,话虽如此,可是看他那模样,身怕九瑶来玷污自己。

    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瑶姐姐这般模样,就莫名觉得好可爱呀,崔及的笑容逐渐放大,落入了九瑶的严重,“还有心情笑。”

    就在崔及刚开口想要告诉九瑶茶水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九瑶突然画风一转,看着崔及手中的古琴,突然笑了笑,“看着这琴也不是凡品吧。”

    “琴身是特制的吧,就连这琴弦也不是寻常人能够得到的吧。”九瑶一字一句的说到,时不时的打量着崔及手中的琴,却没有注意到崔及的手将琴身紧紧的握住了。

    崔及见此,只好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瑶姐姐怎么会这么想呢,我这琴不就改了一点点嘛,瑶姐姐这么说真是高估我的身份了。”

    对此九瑶并没有任何回话,心里面确是把崔及数落了几遍,单看这琴弦,起码是皇室的人用得起吧,还说只是小小的改了一下。

    “这样更好。”说完就兀自的走到了床边,拉开被子倒头就睡,也不在乎点大家闺秀的形象。

    崔及摸了摸自己的琴,琴似乎知晓了什么,能够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渡我,你知道吗,她终于回来了。”

    琴散发出了一点幽光,而崔及笑了,笑的好灿烂。

    九瑶逐渐的陷入了沉睡,直到天真正的黑了下来的时候,崔及才放下了琴,走到了床边,看着九瑶的睡颜。

    就这样没有控制住自己,就这么亲了上去,然后再看了一眼渡我,吹灭了灯笼里面的蜡烛,就跑打开窗户飞了出去。

    “问世渡我,拿好了,且走远点罢。”

    什么问世什么渡我,你别走,别走,回答我的话呀,就这么一个惊醒,九瑶浑身冒着冷汗,张了张眼,已然是第二日。

    “崔及,崔及。”就是喊了几声,但是回答她的只有门外的嚷嚷,仿佛崔及这个人就没有出现过。

    想必他昨日是走了吧,九瑶叹了一口气,哪有这个样子的人呀,比我这个大小姐还要难伺候,居然就这么走了。

    九瑶推开了厢房门,走了出去,刚走出去,一个丫鬟就进去了,然后又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姑娘,您的东西还没有拿。”

    丫鬟手中抱着琴,手中拿着剑,九瑶接过剑,然后指了指琴,告诉那个丫鬟,“这个琴的主人呢,是你们这里一位叫崔及的男子的。”

    “怎么会呢,我们这里可没有一个叫做崔及的男子呢,你从这个房间里面出来了,这个琴本该是你的,不要再推辞了。”丫鬟说完就将琴塞到了九瑶的怀里面,一副不容拒绝的模样。

    “唉,这个真的不是我的呀。”九瑶看着自己怀中的琴颇为犹豫,最后才把它收下,打着以后再遇见崔及就把琴还给他的心情就把琴收了起来。

    就这么,九瑶又收获了一床琴,扎着一个特别男气的头发走出了楼阁,没走出多少步就遇见了四处张望的榆儿。

    “榆儿,怎么了,你会什么会在这里。”九瑶看着榆儿这般红着脸,特别焦急的模样问到。

    就在榆儿见到九瑶的一瞬间差点没有哭出来,榆儿带着哭腔说“大小姐,您快回家吧,今早上将军来探望小姐您,但是没有看见你人,将军现在特别生气,说是要打断小姐你的腿呀。”

    九瑶紧张的咽了一口水,看着榆儿才说着,“那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呀,回家呀,不然你小姐我的腿不知道好保不保得住呀。”

    说完就拉着榆儿开始跑了起来,同时也时不时地看着怀中的琴,看有没有什么损害,于是就这样在这么一个繁华的大街上面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s我怕写在后面没人看,就先写在正文里面了。喃喃这本书是新开的,如果读者们觉得我写的不错,能够让你脑补出来画面,而且有看下去的欲望的话请将它放在书架里面吧。

    同时我也希望小可爱们能够给喃喃写的《袖手观天》给点推荐票,可能小可爱们不知道,推荐票对喃喃这种新开文的小萌新很重要,所以希望那些觉得我文写的还不错的小可爱们给点推荐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