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相貌惊人

    终于就在九瑶要觉得跑断气的时候才会到了将军府,而跑的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九瑶觉得,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累,为什么一到了跑步,就感觉在跑马拉松呢。

    “终于肯回来了?”老将军站在朱红石墩前面,叉着腰看着前面这个女子,异常气愤的说到。

    如果不是今天他去探望了一下,还不知道她居然把榆儿支开,自己跑出去玩了,自家的女儿自己肯定最清楚,可能有事去找那个什么如玉公子了。

    九瑶抱着琴不知所措,看着自家亲爹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肯定知道他想歪了,“爹,您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就去楼阁听了个小曲儿。”

    真的,就只是一个小曲儿,顺便还拿了一把剑,捡了一床琴,就在这个时候老将军才注意到了自己的女儿怀中抱着一床琴。

    质问着九瑶,“这琴哪里来的,还有你手上的那个剑,就半日不见,你还给我带回来了点东西。”老将军看着琴,又看了看剑。

    “爹,我渴了。”九瑶觉得不妙,可不能让自家父亲觉得这个琴是崔及的,于是立马岔开话题,说实话,一路上都是跑回来的,一口水还没有喝过呢,再不喝水感觉都要死了。

    果不其然,老将军看着自己疼爱的这个女儿渴了,就让她先去书房里面侯着,自己待会儿再去审问她。

    九瑶拐了几个弯儿才来到了书房,把剑琴放下之后,拿着水壶便一饮而尽,喝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老将军进来的第一眼便看见自己的女儿如此的放荡不羁。

    “仪态,瑶瑶,仪态呀,爹给你说过多少次了要注重仪态,虽然你是我的女儿,但是也不能这般胡闹呀。”老将军的容颜仿佛苍老了十岁,明明是修仙,反而越修越老了呢。

    老将军走到了九瑶的前面,就这么缓缓的坐下,然后叹气了一下,似乎对这个女儿颇为无奈,看着九瑶这般模样似乎心里面在挣扎些什么。

    “瑶瑶,十五的晚宴爹想让你去看看。”老将军开口,九瑶回忆了一下,在原主的记忆里面找到了这个月十五的晚宴的信息。

    这个是太子选妃的日子,因为太子年龄也不小了,而且十五正好是吉日。九瑶反应了过来,她这个爹原来是想让她去参加太子的选妃呀。

    “当然可以啦,爹爹说的话女儿自然是同意的。”只不过那个大名鼎鼎的太子看不看得上自己还是一个问题呢,毕竟原主可是出了名的喜欢如玉公子的,还胸无半点墨。

    老将军感到很欣慰,起身拍了拍九瑶的肩膀离去了,喝完了水,平复了一下心情的九瑶就此想回房间了,刚走到门口,“榆儿,你进来帮我拿一下琴。”

    榆儿进了书房刚想要碰琴,但是却被掉头回来的九瑶叫住了,“别动,你该干嘛干嘛去,我拿琴就好了,你别碰。”

    九瑶刚才走着走着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万一崔及是有洁癖呢,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所以说还是自己拿着比较好,毕竟我可是他的瑶姐姐呢。

    榆儿被自家小姐这么一吼,就这么楞在哪里了,借此,九瑶拿起剑琴就跑了,直直的回到了房间里面,将东西放在了一个干净的地方。

    人都是爱美的,而九瑶这种人自然也是不例外的,九瑶找到了一面镜子,照了照,嗯挺好的小家碧玉,虽然不是特别喜欢,但至少也不讨厌。

    但是九瑶却神奇的摸上了自己的脸,“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原本的模样不是这个模样呢。”

    九瑶扬了扬嘴,都很自然呀,到底是哪里错了呢,九瑶正在思考问题,门外就传来了惊呼,“小姐再说什么呢,什么觉得不是这个模样呢,榆儿听不懂呢。”

    就这么一走神就被榆儿吓得半死,二话不说,九瑶一个手掌就拍了过去,“死丫头,你想要吓死我呀,我死了可没有这么好的主子了。”

    榆儿只是笑了笑,想必她也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大小姐对她怎么样,远比其他人好太多了,“小姐刚才再说自己觉得有什么不对静的吗,我可是陪着小姐一起长大的呢,小姐不记得的事情可以问榆儿呢。”

    说完还拍了拍胸脯,就是这番话让九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榆儿上面,原主的记忆确实不怎么管用,甚至说有一点废。

    “榆儿,那你可知道小姐我以前的模样如何,就从小到大一直是这个样子吗。”九瑶问到,而榆儿好像陷入了什么回忆。

    过了片刻才开口回答着九瑶的这个问题,“你是当然不是啦,在六岁以前小姐长得可漂亮了,但是在六岁的时候小姐得了皮肤病,治好之后样貌就是这个样子了。”

    说完榆儿还很诚恳的点了点头,让九瑶觉得这并不是在说谎,而皮肤病,六岁的之后,这中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九瑶有规律的敲打着桌子,想着着其中的联系,为什么得了皮肤病会回了原本的样貌,而不是将原本的样貌毁掉呢,除非,这个样貌是后来人为弄上去的。

    联想完后的九瑶恍然大悟,难怪她觉得自己的这幅模样和自家爹那个样子一点也不像,反而有点像别人家的孩子。

    九瑶朝着自己的脖子摸去,但是并没有什么异常,“不对呀,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应该是有人皮这种东西的。

    想完便再重新的寻找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还有脸庞,终于在脖子和脸庞的交界处,九瑶摸到了一丝的不相同,这个地方有一点点凸起,如果不是非常仔细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九瑶一会儿思考,恍然大悟,然后摸着一个地方惊讶不易的表情榆儿看的惊讶不已,如果不是近几日九瑶表现得还比较正常的话,还以为自家小姐又疯了呢。

    过了一会儿,九瑶冷静了下来,不让旁人知道她相貌对她肯定是有好处的,这种事情只能够让自己知道,就算是老将军,榆儿也不能够知道。

    想完,九瑶便让榆儿离开了房间,顺便把门关上了,榆儿怀着疑惑离开了,九瑶环顾了四周,确定没有一个人了的时候才将那个人皮撕开了。

    九瑶一手撕着人皮,一遍拿着镜子,就在人皮完完全全从九瑶的脸上剥落的时候,镜子碎了,但是九瑶并没有因此慌张,只是淡定的从碎片里面拿出了一块比较大的出来照了照。

    这一照可把九瑶吓到了,这个人是谁,这么好看的人该不会是她吧,想完九瑶就想要伸手拍一拍脸,但是最后却改成了揪手臂。

    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快快,把人皮面具带上去,这幅样貌太吓人了,一出去,别说是太子妃了,就算是皇上也能也会把皇后废了让她坐上去。

    还好有这个人皮面具,不然可真的就祸害是人了,戴完人皮面具的九瑶觉得还是不妥,便用自己的粉黛扑了几下,觉得没有问题了才开始收拾碎裂的镜子。

    但是刚捡完镜子碎片的九瑶又重新的想到了一些问题,既然说原主样貌普通,没有灵力,但是这下证实了原主有样貌,那么现在说,是不是灵力也是逆天呢。

    想完,九瑶就上了床开始吸收空气之中的灵气,但是却没有什么办法,感觉自己丹田里面有东西被锁住了,只能吸收到少量的灵气。

    九瑶颓然,这个世界主要是修仙,不能够修仙,那么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呢,九瑶就这么倒在了床上看着房顶。

    我一定要找到挣破那道枷锁的方法,我还真的不信了有什么东西能够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