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后山遇故人

    榆儿拿着金疮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九瑶的身旁,“坐下,用这个帮我把伤口旁边的血迹擦擦,切记不要碰到伤口了。”

    说完榆儿就感觉自家小姐给他递来了什么东西,是一块儿湿毛巾,榆儿看了看染着血的水盆,又看了看九瑶遍体鳞伤的后背。

    心里面的疼是说不出来的,一遍帮着九瑶清理这伤口一边啜泣着,这声声啜泣在这个清净的空间里面显得特别的大声。

    “哭什么。”九瑶问到,虽然她觉得伤口可能有点惨烈,但是她作为受伤的本人还没有苦,她这个敷药的人却哭了。

    榆儿听见了自家小姐的质问这才觉得行止有些不成体统,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帮着自己的小姐清理这伤口。

    等药擦好以后,九瑶重新让榆儿帮自己穿了一套衣服这才上床睡觉去了,睡前还嘱咐着榆儿不要将这个事情告诉她的父亲,榆儿表示同意。

    在梦里面的九瑶很安静的梳理着这个世界的灵力和玄力,这两个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是待遇却犹如天壤之别。

    灵力是少数人才拥有的,而拥有灵力的人却是会分属性的,金木水火土风雷冰光暗这些属性都是有些灵力使用者会拥有的东西,这种东西是天生的无法改变。

    运气好的话火木是炼丹师,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毕竟炼丹师很少,而金水呢是锻造师,好的锻造师能够锻造出神兵利器。

    而有些是单灵根,有些是双灵根,而天资聪颖的呢又三灵根得现象,而原主呢是单灵根,但是却是少有的风系。

    而玄力呢,是一些力气大的人,能够使用玄力,如果玄力运用的好的话是可以敌得过使用灵力的,这些人有的是佣兵,有的是游走的散人。

    而剩下的呢就是一些普通人,然,普通人里面注定有些人是不会普通的。

    驯兽,这是灵师和玄师没有办法学习的,普通人中有人练这个,如果运用得当的话,是让众人艳羡的,当然和炼药师,锻造师一样的身份地位。

    植师,有操纵动物的,自然就有操纵着大自然的人,这种人是大自然的孩子,可遇而不可求,很少有人是植师。

    天师,听起来与灵师差不多,但是灵师注重的是打人,修仙,除暴安良,而天师不一样,天师是除邪祟的,俗称画符的,只有很少人相信有鬼,所以天师自然是更少。

    这个世界分三类,天人魔,距离上一次神魔大战已经是几百万年前了吧,自那以后魔族的人都是销声匿迹的。

    但是这只是大的统称,人间也有不少的神族,鲛人,龙,巫女,也不在少数,但是一般都不妨碍他们在人间活动。

    就这么一想,九瑶居然就睡到了第二日的天亮,而九瑶动了动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唯独腰那里还是很疼,但是还是有好转的。

    这可是多亏了榆儿那个小丫头片子的金疮药呀,下次补给她。

    若是让榆儿知道了九瑶心里面在想什么东西,肯定会说,我的家底而都快掏给小姐了,我都觉得肉疼,效果当然好了。

    九瑶整理好了自身,然后正拿着帕子擦拭着问世,将那血色擦去,露出了她原本的银白色,然后再将它放在了渡我的旁边。

    将渡我放在这里也有些吃灰尘了,九瑶拿出丝娟扫了扫琴上的灰尘,然后心里面到是再想,要不我去学一学琴呢。

    想完之后却反而吐槽了一下自己,我可是要杀人的,可不是雅士,要什么琴呀,九瑶撇头看了一眼琴,然后走出了房间。

    正好遇见了朝她走来的榆儿,九瑶问,“怎么了榆儿。”

    “就是小姐昨日救的那个男子已经醒了,吵着要见你,我解释过了,但是他不听呀,这才逼不得已来找小姐。”榆儿手舞足蹈的说着,九瑶勉强听清楚了。

    然后急急忙忙的跑走了,但是榆儿看见自家小姐跑的那个方向突然反应了过来,“小姐那个方向反啦!!”

    经历了一番波折终于来到的那个男子暂住的厢房,男子坐在凳子上面看着九瑶狼狈的跑了过来,然后再看着榆儿确定了什么。

    “我该回去了。”九瑶刚到男子就说这句话,搞得九瑶不知所以然,心里面大大的问号,所以他想要说什么。

    九瑶开始细细的观察着男子,虽然他现在身上穿着下人的衣服,但是从举止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告诉她,他绝对不是一般人。

    “嗯,那你就回去吧。”九瑶没有特殊的癖好,不想要收留一个大麻烦,反正是他自己想走的,不关他什么事情。

    “公子这边请。”九瑶和榆儿走出了门,然后请男子出门,可谁知男子一站起来就来了一句不用了,说完就飞了出去。

    对,没错,飞了出去,这是在炫耀他能够飞吗,真的是小人。

    过了一会儿榆儿告诉她要吃午饭了,九瑶了解,跟着榆儿来到了吃饭的地方,虽然老将军是立了大功的人,但是吃的仅比普通人号好上一点。

    吃完饭的九瑶想要去后山训练一下,听说在自然里面能够平静心思,然后与自然融为一体,她到想去试试呢。

    “我在后山休息,不到吃饭的时候不要叫我,记住了。”说完之后九瑶就抱着她带的一些东西走上了后山,因为不能背,后背有伤。

    榆儿就这个样子鲁莽的答应了九瑶说的话,“好呀”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九瑶消失,但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想要叫住九瑶的时候人却不见了。

    “小姐,来将军让你去书房一下。”越说越小声,榆儿只好找老将军说这件事情了。

    就在这个时候的九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了山顶,虽然在高处会感觉空气稀薄,但是却能够将将军府映入眼中。

    就这样,九瑶拿出了问世,然后比划了起来,努力回忆着昨天的剑法,“好像是这样的,不对不对,这样?”

    九瑶练了约半个时辰,才觉得自己对剑法这种东西一窍不通,还是打毛贼骂老汉适合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九瑶竟然靠着一个木墩就睡了。

    在梦里面,九瑶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她的身体却捕捉不到,或许只是自己的瞎想吧。

    但是这种感觉好真实呀,如果这个时候九瑶是睁开眼睛的话就肯定会被这个画面给震惊到。

    一群群绿色,淡青色的颗粒分子飘荡在空中,抢着要进入她的身体,当然,虽然九瑶没有看见,但是别人却看见了。

    两个男子在另外一边喝茶,其中一个人颇为眼熟,仔细一看正是九瑶救得那个人,只不过回去了以后好像衣服变得华丽了。

    旁边那个男子有点调皮,拉着男子的衣袖,“三哥三哥,你看那,哪里怎么了,为什么会有一些东西飘在空中呢。”

    “引灵入体,资质倒是不错,但是后天没有跟上。”这个被叫做三哥男子正是三皇子,也是当今太子宫叁,为什么会被追杀,自然不言而喻了吧。

    宫叁看了看那些青色和绿色的小颗粒淡然的说了说,而另一个男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人是九王爷宫玖,与宫叁交好数年。

    “那些青色的应该是风系吧,那个绿色的应该不是木系,反而倒像植师,但是植师怎么引灵呢。”宫玖抠了抠脑袋,表示看不懂。

    而宫叁也看了看,“嗯,确实不像木系的,木系应该是深绿,算了,我们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呢,走了,别让母妃担心配。”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可以走了,这种引灵入体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但是借此宫玖拉了拉他的衣摆,“三哥,你看那个白色和黑色的又是什么东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