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熟悉的油纸伞

    听见宫玖说的话,宫叁转头看了一眼九瑶,然后轻咳了几下,心里面暗暗想着,妖孽,白色的是光系,而黑色的呢,是提到的暗系灵力,也是一种破坏力十足的灵力。

    “三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宫玖关心着,今早上三哥回来的时候可把他们开心的,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但是见到他的伤的时候却还是伤心了有一阵子。

    宫叁这么一咳嗽宫玖还以为他的病复发了,可把他吓了一跳。

    “无碍。”宫叁回了一句,她只是被这个场景吓到了而已,哪有人这么逆天呀,也许是他看错了吧。

    虽然还是有些许担心,但是宫玖看了一眼宫叁,变色红润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吧,“那先回去吧,说不定母妃真的有什么东西要给我们说呢。”

    说完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九瑶然后就跟着宫叁离开了这个地方,两位皇子离开了许久,九瑶才醒了过来。

    九瑶沉伸了伸懒腰,觉得睡了一觉真好,感觉所有疲劳都没有了,而且自身感觉轻盈了许多,连带着背也不怎么疼痛了,也许这是修仙世界吧。

    这是九瑶来到这个世界上面第一次觉得有什么好的,睡醒了的人儿立即打坐着,生怕遗漏了什么。

    她感觉,虽然那道枷锁依旧没有破除,但是已经有了几分松动,这让九瑶感觉很开心,于是便继续的修炼着,但是无论九瑶怎么样,那锁就保持原样,九瑶终于放弃了。

    “一定是体内有什么东西在压制着我,否则不会这个样子的。”九瑶拍手,肯定了这个事实,然后拿着自己带的东西慢慢的咀嚼着。

    就在九瑶神游之际,将军府的榆儿便寻上了山,见到了九瑶就大声的喊着,九瑶依稀能够听出她在说些什么,“小姐,吃饭了。”

    于是,九瑶便跟着鱼榆儿下了山吃了晚饭,然后因为下午老将军让她去书房她没有去,所以让她吃过晚饭再去书房。

    “你知道,父亲我也老了,只有你和你哥这两个孩子,以后你哥要继承我的位置,而父亲没有别的愿望,希望你找一个好的归属。”老将军叹息着。

    还拍了拍九瑶的手,让她知道了自己的这个将军父亲对她有多么的重视,而下一句话却让九瑶震惊了还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父亲希望你可以做太子妃,成为一国之母,还有,这些灵币你拿去买些衣服吧。”老将军意味深长的说到,他一个行走沙场的男子不知道该给女儿买些什么好,让她自己去吧。

    老将军拿出来一袋的灵币,九瑶伸手接过,掂量了几下,差不多能够买几套衣服了吧。九瑶的笑容逐渐放大,心里面给这个父亲打了满分。

    但是又不能在这个时间说出来,只能强忍开心,缓缓的退了下去,老将军看见这一幕很是欣慰,他这个女儿终于长大了。

    刚走出书房的九瑶立马叫起了榆儿的名字,而榆儿这个时候立马从某个地方拿出了一把刀,然后急哄哄的喊到,“小姐有什么事情吗,榆儿一定办到。”

    嘴角抽搐的九瑶看着榆儿手中的刀,让她把刀放下,这次不是去打架而是去买东西的,听完九瑶说的话,榆儿才把刀放回了原位。

    就在这段时间里面,九瑶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然后将剑拿了出来,经过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九瑶立马就学会了剑不离身这个道理。

    “走吧。”九瑶穿的整齐,腰间一把佩剑,榆儿虽然心中慢慢的疑问,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只是乖巧的跟在了九瑶的身后。

    可是不知道九瑶怎么走的,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虽然人还是很多,但是却只有一些人在招揽生意,九瑶疑惑,但是在原主的脑子里面根本没有这个地方。

    就在九瑶疑惑的时候,脚边突然有一个人拉着她的裙底,抬着头,可怜巴巴的问着九瑶买东西不,说什么有剑法,如何学习灵力。

    因为这些都是对九瑶有用的东西,于是九瑶便蹲下来摸着小孩子的头,亲切的问到,“姐姐都买了,那你怎么卖呢。”

    小男孩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给出了价钱,“要不三个灵币?”小男孩犹豫的问到。

    其实这个小男孩这个价钱属实出的太高了,这些书籍最多十几个玄币,几百个平币。

    但是九瑶并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虽然她爱钱如命,但是看这个小男孩怪可怜的,自己也不差这一点,就给他了四个灵币。

    微笑了起来,“你要好好的哦,拿着这些灵币,去干你想干的事情吧。”说完揉了一下小男孩的头发,缓缓离开。

    有一些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看着小男孩的眼神都是羡慕,有一些则是贪婪,但是碍于这个地方的规定,他们并没有出手。

    而这些贪婪收入了九瑶的眼中,但是却对他们的动作感到疑惑,索性不想了。

    走到了一处颇为偏僻的地方,九瑶便被一个小摊子上面的东西吸引,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指引着她来到这里一样,莫名的亲切,但是却带着淡淡的冷漠。

    那是一个油纸伞,很是普通,但是九瑶就是喜欢这个东西,九瑶闻着这个老人,“老爷爷,您这个油纸伞怎么个卖法。”

    老人似乎被九瑶的言语而感到疑惑,有好的东西不要,偏偏看中了这个油纸伞,“这个不卖,是我送给有缘人的。”

    九瑶疑惑,既然是摆在这个上面,为什么嘴上还说是要送给有缘人的呢,老人这番话让九瑶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人抬起了头,那是一张苍老的脸,眼神中全是冷漠,“你是第一个买我东西的人,这个东西我送你便好了,不收钱。”

    说完就把油纸伞递给了九瑶,九瑶就这么拿着油纸伞离开了这个小摊子,但是就在九瑶回过头想要问他名字的时候,那个小店铺不见了。

    而身后拿着书籍的榆儿抱怨着,“这人真是玄乎,居然说赠与有缘人。”

    “这些高人呢就喜欢打太极,他们想怎么玩就随他们了吧。”九瑶抱着油纸伞离开了这个安静却又诡异的地方。

    重新走回了街上,然后找到了一个买衣服多玩铺子,锦衣阁,九瑶就这么淡然的走了进去,刚进去的时候里面有许多的女子,看着衣着,想必是身份很高的。

    九瑶就在这个锦衣阁里面寻寻觅觅了一会儿,但是却没有找到心仪的衣服,于是便黯然的离开了锦衣阁,想去其他的地方看看。

    而刚出锦衣阁,就看见锦衣阁的对面有着一个卖衣服的地方,但是与锦衣阁比起来却素了不少,九瑶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走了进去。

    里面只有一颗夜明珠照着衣服,很是诡异,而就在九瑶刚进来的几秒后,光亮突然出现,有一个看似人妖的人走到了九瑶的面前。

    然后左右的走动,最后才开口说了几个字,“这都是咋们素楼几年才来的一个人,来来来,您把您想要的衣服说出来,我一定给你找出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适合什么衣服,要不你看着拿?”九瑶疑问这,而眼前的这个人妖陷入了沉思,气氛再度安静。

    人妖再次走动了起来,拿了几件一副在九瑶的面前比划着,但是却总是不满意,还时不时的自言自语,说什么太艳,太素,配不上气质什么的。

    最后一件衣服也没有找出来,这才踩着莲步走到了九瑶的跟前,“你是灵师?什么系的。”

    九瑶不知道她说这些有什么用,但是别人都问了,于是回答了她问的问题,“我是灵师,风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