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奇怪的锻造师

    九时向前走来,蹲下来探了一下男子的呼吸是否还在,确定了还有呼吸,这才问着九瑶,“没有事情吧”

    说完之后还顺带的检查了九瑶的身上,见到没有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才吩咐下人把这个行刺九瑶的人拉下去。

    九时见九瑶的脸上并无多余的表情,反而很镇定,便缓缓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准备去问那个刺杀九瑶的人的出处。

    而就在这是,将军府大小姐遇难的消息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现在人尽皆知,走到路口听见的饭后闲谈都是有关这个消息的。

    而就在六王爷宫鎏的府邸上面,一个蒙面人正跪在地上,从身形依稀可以辨别出这具身体是个女身。

    “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子责罚。”女子头埋得低低的,不敢看上位的男子。

    在旁人都以为主子要责罚她的时候,宫鎏开了口,“去吧,领罚,近日就不要再来了,想必最近将军府的戒备肯定比往日要森严,这次将军府里面的人可能会大清理,如果你不能留下,就不必再回来了。”

    女子恭敬的回答完了宫鎏的话,然后离开了这个阴森的地方,去祠堂领罚了。

    榆儿走到了九瑶的旁边,然后担心的开口,“小姐可是受到惊吓了,若是如此,今日榆儿便不再离开小姐半步。”

    九瑶微微一笑,然后勾紧了榆儿的脖子,榆儿一个不注意就朝着九瑶倒过来,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落入九瑶的怀里面了。

    这个时候的九瑶还拍着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说着,“怎么可能,你家小姐我怎么可能怕那种东西,不就一次刺杀吗,你看,我这不是还没有死嘛。”

    听见这句话的榆儿真诚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虽然说不出小姐哪里不一样了,但是总是感觉比以前好了不少。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切记,不要来打扰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把榆儿往门外面推,榆儿还没有把话说完,就听到了关门声。

    为了防止之前的事情发生,榆儿坐在了台阶上面,然后单手撑着自己的脸,看着天空神游着。

    九瑶这个时候进入了油纸伞里面,然后问着娇纵,“娇纵,你知道我的毒素需要什么药草才能够解除吗。”

    九瑶坐在草地上面,扒着这个灵气做成的青草,茫然的问到,她到是解毒心切,但娇纵却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微草,火鹿角,蚌珠粉,雪水,还有一滴血。”娇纵说到,九瑶想要继续追问,但是在这之后娇纵立即的消失了。

    九瑶被迫退出油纸伞,然后回忆着娇纵说的话,刚想完,手中便出现了一本书,草药集。

    听起来倒像是本草纲目,九瑶在心中暗自的想着,于是便开始翻看那本草药集。

    九瑶一打开书,就是火鹿角,然后走马观花的看了几眼,立马就把书扔在了地上,恶狠狠的看着地上的那本书。

    为什么九瑶这么生气?火鹿角一听,看起来像是某头野鹿的角,但是并不是这个样子的,火鹿是鹿家族中的一个,攻击力爆表,而那个火鹿角从火鹿头上取了下来只能够维持几日,而且火鹿这种鹿几乎消失。

    九瑶拾起了书,然后看着上面写的微草,一种在山脚下就能够找到的草比较常见,但是就喜欢在那种奇奇怪怪的地方生长,比如说,山洞石头底下。

    而蚌珠粉就更厉害了,蚌珠是一种珍珠,极其难寻,而且你要把蚌珠磨成粉就更不要想了。雪水,你以为是寻常的雪融化了之后的水吗?如果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

    雪水乃是山巅之上融化的水,而且极寒,要保持它的寒冷,又不能够与其他冰块儿放在一起,所以说你要带回去特别多的冰,当然困难就在这里了。

    那个冰,打不碎。

    九瑶在看完这些药材之后心里面是悲催至极,虽然这样,但还是要去试一试的,可是九瑶始终参不透那一滴血是什么。

    “娇纵,那一滴血是什么东西呀。”九瑶再脑海之中呼叫着娇纵,但是娇纵只会给了她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九瑶嘴角抽搐,最好是什么普通的血,千万不要是什么鲛人血,巫女血,半妖血,如果真的是这样子,她会疯掉的。

    想完了事情的九瑶就走出了房门,然后就好像失了魂一样的离开了,看着打着瞌睡的榆儿不忍心叫醒她。

    九瑶走到了九时的房间,他正在看书,九瑶进来,然后悄悄的问着九时,“哥哥,这次你们去梦魇森林是为了什么呀。”

    不知道九瑶为什么问这个的九时放下了书,认真回答着九瑶的问题,“这次各家宗主派出自己的得意门生,就是为了去取那火鹿角。”

    听到了火鹿角的九瑶立马就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然后立即在脑海之中思考了一会儿。

    这次她肯定是要去梦魇森林的,不仅是因为火鹿角,还因为那个凤凰所以要去看看。

    “那好吧,九瑶先离开了。”说完便退出了九时的房间,九瑶在离开前,看见了就是对自己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就觉得心丢了一半,要不是因为他是我哥哥,我早就把他据为己有了。

    九瑶闲来无事,想要出去走走,没有其他姐妹刁难的日子就是好过,自己看样子也要去锻炼一下了,不然可能不会或活着出来。

    九瑶正打算走出将军府,然后立即将脚步退了回来,偷偷的跑进了一个地方,乔装打扮了之后才悄悄的爬墙走了。

    没错,九瑶扮成了男子的模样,反正这个使世界的男子能够留长发,那么他这小生的模样也没有什么嘛。

    可是这街上的女子就是时不时的朝着九瑶这边看来,然后悄悄的抛着媚眼,九瑶立马就一个抖擞,真吓人。

    九瑶走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一个普通的锻造武器的地方,然后九瑶走了进去,就感觉到了非比寻常的炽热,真不愧是锻造武器的地方。

    看着前面那个打铁的男子,九瑶便无比佩服他的力量,然后为了确保自身安全,站远了一点叫到,“老师傅,我想要一把匕首,特别锋利的那一种。”

    说完之后,那个打铁的男子就此旁边拿出了一个匕首,朝着九瑶扔了过来,九瑶接住了,然后那在手中观察了几下,又继续说到,“老师傅,这个不适合我,再换一个吧。”

    可是就当九瑶说到这里,那个打铁的师傅便结束了手中的事情,朝着九瑶走过来。

    用他那浑厚的声音说到,“有就不错了,还要什么锋利的,只有这个了,其他的没有。”

    老师傅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出来,然后九瑶的视线就看了过去,无法再收回来了。

    她感觉这把匕首一定非常的锋利,并且做工也很好,虽然可能一时半会儿用不到,但是梦魇森林肯定是有用的。

    “那好,我就要这个了,老师傅看怎么个售法。”九瑶的眼睛就好像黏在了那把匕首上面无法再挪开了。

    可是谁知道,老师傅居然将匕首守收了回去,然后说“不给。”

    九瑶愣了一下,那可是钱呀,他居然不要,“这都是灵币呀,不确定不要?”

    “不要,拿走。”

    被赶走的九瑶正拿着她引以为傲的灵币站在门外,反应过来的她气的直跺脚,骂骂咧咧的说着,“活该你一直在这个地方待着,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