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异瞳少年

    而在里面正在锻造一把不知名的武器的老师傅听见了,打铁的手停住了,眼神空洞而捂住,陷入了什么回忆。

    九瑶抛着一袋灵币,然后走到了一个招佣兵的地方,上面正写着,需要一名灵师,无论属性,二十去梦魇森林。

    扔钱的那只手停住了,一向视钱如命的九瑶居然没有把散落一地的灵币捡起来,反而凑近了去看了一眼那个找人的告示。

    九瑶这个时候才捡起了灵币,然后进入了佣兵工会,里面的都是大男人,极少的队伍有女子,而就算有女子也是被其他人排挤到了一边。

    观望着附近的九瑶走到了一处报名的地方,然后将刚才她撕下来的那张纸递给了前面的姐姐,那个姐姐看了一眼,朝着九瑶笑了一下,然后温柔的说“这边请。”

    然后把九瑶带到了一个地方这个时候才离开,回到了刚才的那个地方,继续帮人指引了。

    九瑶清了嗓子,然后开口问着他们这群男子,“谁是这个佣兵团的团长,我是灵师。”

    说完之后把那张纸拿了出来,然就九瑶就看着人群中走出一个男子,看起来煞气十足。

    “我就是这个团的团长,你是来当灵师的?”男子看了一眼九瑶,粗糙的评估了一下九瑶的体格与灵力,觉得不行,于是便拒绝了。

    而被拒绝了的九瑶也没有过多的纠缠,走到了一个清净的地方,可是刚到那个地方,九瑶才发现这里坐着一个男子,身旁三尺没有人。

    乐天派自来熟的九瑶见状,立即就凑了过去,勾起了男子的下颚,往上挑起,“怎么,没人陪你吗?你看看我如何?”

    九瑶问到,而旁边看热闹的人似乎已经感受到了九瑶的惨状,可是接过并不是他们想的这样,什么骨折呀,断肢呀。

    “你愿意吗。”男子抬起了头,那两双异瞳看了过来,第一眼属实把九瑶下了一跳,而之后却看越喜欢。

    最后摸着男子的脸庞,然后就好像获得了什么珍宝一样,向上慢慢的挪动着,最后摸到了他的眼尾,这才放了手,说了一句话,“眼睛真好看。”

    黑白色的眼睛,听奶奶说是能够看见鬼的异瞳,居然能够在这里见到,肯定是个宝贝。

    “你叫什么名字?”九瑶开口问到,她总不能每次不喊名字总是你呀我呀的叫着吧。

    男子看着九瑶,看着九瑶眼中的神情似乎不在说假,然后这才告诉了自己的名字,“宫诡。”

    九瑶反复的咀嚼着这两个字,宫诡,怎么会有父母会给自己的孩子取这个名字呢,诡及诡异,表示他的出现犹如魔鬼一般诡异。

    “既然这样,那你就跟着我吧。”九瑶摸摸头,不等宫诡有什么反应,抱着宫诡就往外面跑,留下一群呆呆的众人,说好的小霸王呢,你莫不是在逗我。

    趴在九瑶背上的宫诡从来没有觉得这般安心过,这是一种很像母亲关怀的感觉。

    他叫宫诡,人如其名,诡异,他是皇宫的那个唯一一个夭折了的四皇子,四,死,他的父皇因为天生异瞳抛弃了他,连带着母妃也被赐死,自己却在公佣兵工会度过了十几年的岁月。

    九瑶渐渐的注意到了自己背上的这个家伙没有了什么动静,想必是睡着了,于是有一的放慢着速度,让宫诡能够睡的更加安稳一点。

    九瑶慢吞吞的回到了府里面,但是这次却因为宫诡不能够翻墙了,只能从正门走进去。

    门前的那些士兵看着一个男子走了过来,立即想要喊出来,但是却被那副面孔怔住了,九瑶小声的说让他们小声一点。

    九瑶缓缓的走到了房间里面,然后立即的走到了房间里面,榆儿这个丫头还没有醒,九瑶便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将宫诡放在了床上。

    有些许累的九瑶不敢懈怠,要好好的提高一下自己的耐力,不然在逃命着方面就比别人慢了。

    九瑶围着将军府跑了几圈,汗水直流,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也有着汗水从脸面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来,落在了地上,不过一会儿便被蒸发掉了。

    九瑶自己倒了水在浴盆里面,然后就立即开始了洗澡,当然她也不能懈怠修炼这个事情,原本是筑基六期的她,居然因为跑步而隐隐约约的有了要突破分迹象。

    九瑶立马就摆在好了自己,开始了修炼,待她再一次醒来,九瑶这个时候已经是七期,九瑶没有火系灵根,只能够等水分自然蒸发。

    坐在桌子上面的九瑶看着床上熟睡的宫诡,心中的母爱泛滥着,觉得以后自己要是这个样子就好了。

    九瑶发看着技能书,她最近发现自己只能够将灵力化作风刃,其他的就别提了。

    但是特别注重形式的九瑶并不喜欢那种姿势不好看,又暴力的技能,所以她欣然选择了附灵这个技能。

    就好比你把风系能力注入到竹叶里面,然后只要能力足够,杀人于无形,亦或者,将水系灵力召唤出雨,然后可以将雨化作是你的武器,一滴滴雨落在你的身上,就像万箭穿心一般。

    但是对此,九瑶也要学习怎么使用剑和琴,她总是觉得崔及的突然离开,琴的暂放是有预谋的,虽然还不能够得到证实,但是凭借女人的第六感就觉得是这样。

    九瑶带回来了一个异瞳少年这是有几个人才知道的,九瑶时不时将他带去山中玩水,捉鱼,可谓是修炼与休闲两不误。

    可是眼见离太子太子选妃越来越近了,老将军的心里面就是觉得很紧张,哪里不对劲。

    九瑶这些天研究着怎么把宫诡的那双异瞳遮去,就像她的这个人皮面具一样,就在昨天晚上终于研究好了。

    “小姐,换衣服,快点,马车要走了。”榆儿将九瑶从床上拉起来,扶着她穿衣服,门外面的宫诡看着这幅场面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被榆儿收拾好了了九瑶立即上了马车,榆儿和宫诡坐在旁边驾车,那清秀佳人和妖艳男子引来人们的侧目。

    经过了一会儿的颠簸,终于到了殿里面,九瑶立即就下了马车,摆正了头上的簪子,然后心里面暗自的说这话,果然还是什么跑步适合我。

    “诡儿,来跟在我后面,这次你看见了皇上可千万不要激动呀。”九瑶捶着宫诡的胸口,在这期间里面,九瑶已经知道了宫诡的身份。

    宫诡低下了头,然后跟着九瑶进去了,里面的位置坐了一半,九瑶找到了她自己的位置,然后端端正正的坐着,虽然看着桌子上面的东西很好吃一样,但是却不能够动,看的九瑶心痒痒。

    “诡儿,我告诉你,待会儿结束了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我们不能够浪费粮食。”九瑶在宫诡的身旁悄悄的说着话。

    宫诡正想要回答,可是却被旁边的一位女子的声音打断,“呦,这不是我的瑶妹妹吗,今儿来,是为了丢人现眼的吧。”

    开口说话的人丞相的嫡女桃折夭,她这个嫡女身份是因为母亲坐稳了,要不凭借她的脑子,怕是死在了那一群姊妹里面。

    九瑶注意着宫诡的气息不一样了,立即递给了他一个眼神,这里是太子选妃的地方,不要太激动。

    见此,宫诡才收敛好自己的气息,安安生生的当起一个恭敬多的下人。

    可就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又传过来了另一个声音,“我看着姐姐的这个小厮长得挺俊美的,不如给妹妹我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