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鬼妇

    九瑶式笑容逐渐加载中,我给你,只怕你没有怎么个命呀,居然还想要这位大魔头。

    “妹妹怎么这么说呢,虽然你爱美男是人尽皆知的,但是这里毕竟可是太子选妃的地方呀,怎么能够说出出这番话呢。”就要说着,这个京城有三绝,人绝,字绝,修绝。

    而人绝分为两个人,一个是美人,一个是傻子,傻子又分两人,一个是九瑶,而另一个就是这个自称是她妹妹的书苑了,名字听起来到是文艺,但是名声可比九瑶差的多了。

    而书苑好像早就知道九瑶是不会给她的,于是便开始无尽的嘲讽了,“切,不给就直说,哪来的这么多推托之词呀。”

    而九瑶只是嘴角挂着得体的微笑,我这是为了你好,真的。

    直到现在九瑶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特别的厉害,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撩宫诡这个妖孽,这几日她可是真真实实的看清楚了他的本性呀,杀人不眨眼。

    几个人互相看不惯对方,怼了几句,就听见有人议论纷纷,原来是太子来了,各家姑娘翘首以盼,各个都伸长了脖子,然后看着进来的人。

    紫金靴子,黄袍龙身,然后便是一张俊美无比的脸庞,各家姑娘就丢掉了自己的心。

    而九瑶到是看到了那个人的脸的时候,一个激动,踢到了桌子,好在声音不大,被旁边议论的声音遮住了。

    这个时候的九瑶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没想到自己救得那个人居然是当今太子,九瑶越想越觉得愧疚,她居然让当今太子穿了下人的衣裳。

    而早早就进来了的皇后坐在了上面招呼着宫叁,“叁儿,来,坐在这里。”

    见此,宫叁走了上去,走在了皇后的身旁,然后就开始了所谓的选妃,其实就是单凭皇后的眼睛,觉得谁顺眼就谁了,而太子也不反驳,就顺着皇后的意了。

    “叁儿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呀,是喜欢灵力强的,还是喜欢温婉贤惠一点的。”皇后在上位扫视着,俯瞰着下面的人儿们。

    当皇后的眼神看见九瑶和书苑的时候就立马的扫过了,然后就再未看过来了。

    真当你儿子是块宝,我当你儿子是根草,别人喜欢我才不喜欢呢。

    九瑶想着,不过一会皇后就挑出了两个人,一个是刑部女儿牧九洲灵力极强,一个是丞相的二女儿,桃久醉温婉贤淑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要结束了的时候,宫叁突然来了一句,“其实我挺喜欢九将军的女儿的,活泼好动。”

    就宫叁来的这一句,手中的桃花糕掉了,我的妈呀,宫叁这个孩子不会是上次的伤还有没好吧,明明没有伤到脑子,这个脑子怎么就坏了呢。

    九瑶反应了过来,立即就拒绝了,那样子颇为迫切,就好像宫叁是什么洪水猛兽,“这可不可。”

    而宫叁这次这么一说,自然皇后也是不会同意的,“怎么可以,九瑶的作风不检点,你堂堂太子,不能娶这种人本宫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皇后年轻的时候灵力也不错,这次她这么一甩袖,桌子上面的东西就散落一地了,而九瑶也借此离开了,“赎九瑶难以从命。”

    宫诡也跟着九瑶离开了,皇后看着宫诡觉得有点面熟,但是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起他是谁。

    九瑶回了府里面,加紧的修炼着,在这之前,她已经是筑基九期了,剑术也练熟悉了,琴嘛,至少能弹了,却没有什么威力。

    而这次九瑶如果突破了瓶颈,就是开光一期了,就能够勉强的护体了,门外的宫诡看着九瑶没日没夜的修炼心里面很是担心,生怕她走火入魔,但是显然是宫诡想多了,有油纸伞这个灵器又怎么会让她走火入魔呢。

    修炼完了的九瑶出来吃饭,在餐桌上面听到九时说二十号就是进入梦魇森林的地方,他们改走了,梦魇森林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还是早点出发为妙。

    而九瑶似乎也知道了什么,收拾了包袱,然后拿着干粮灵币,带着宫诡就离开了,她骗榆儿自己要去和宫诡出去体验一下山水,而榆儿就相信了。

    正在路上行走的九瑶突然说到,“诡儿,我突然发现,自己只带了干粮,灵币还有琴剑,其他的就没有了,这该怎么办呀。”

    宫诡听不懂九瑶在说什么,难道还缺东西吗?“我还差一把匕首呀,剑有些时候没有匕首好用。”

    九瑶叹气,她上次想去要匕首,但是没有要到,只有一场空,想在想起来可真的是惨呀。

    可谁知九瑶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宫诡居然就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递给了九瑶,“给你防身的。”说完之后脸还不自觉的红了一下,很是可爱。

    九瑶和宫诡走到了傍晚才见到有一处屋子,累久了的九瑶立即跑在前面去了,原本脸上泛着淡淡微笑的宫诡的表情突然变了。

    “阿瑶,不要过去。”这个时候宫诡的眼睛已经恢复的正常,一黑一白看起还很是好看。

    九瑶不知所以转过了头,“怎么了诡儿,是有什么东西吗。”停下了脚步。

    见此宫诡立即就跟了上去,然后牵着九瑶的手,然后表情凝重的告诉九瑶,“这个地方很危险,阿瑶小心一点。”

    听见宫诡说的这句话,九瑶也握紧了身旁的剑,然后审视着周围的一些东西,一个房子,看起来有人住,然后一些不知名的花草。

    见到旁边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九瑶这才把眼光放在了那个房子上面,但是始终没有看出个究竟,这才问着宫诡,“是房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宫诡点着头,然后牵着九瑶的手,自己走在前面,走到了房子附近,一脚踹开了那扇岌岌可危的木门。

    九瑶看清楚了里面,陈设很简单,餐具,桌子,还有床,确定没有了其他东西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有什么事情嘛,你担心是多余的。”

    但是就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九瑶的嘴唇就被宫诡抵住了,宫诡将自己的嘴放在九瑶的耳边,低声的说,“这里面可不安稳哦,照顾好自己。”

    “说罢你们是谁,还不快现身。”宫诡朝着空空如也的房子喊到,就要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冷静的看着他,手里的剑拿的有些紧了。

    这些邪祟她自己看不见,只有宫诡能够探查他们的存在,自己只能盲目的待着。

    而那些邪祟听见了宫诡说的话有一些差异,然后立马就显现出了形态,疑惑的开口,“你能看见我们?”

    而宫诡没有说话,他能够从这些人的言语神态之中感受到,这些鬼对他们没有恶意,但是却也不是放心。

    “收拾出来一处,我们即日便走。”然后就拉着九瑶走进了一个比较大的房间。

    九瑶看着宫诡就好像看着一块宝石,嘴上叨叨着,“哎呦我的诡儿可真是百年一见的奇人呀。”

    “小主,收拾好了,这边有请。”鬼妇说着,身边的那个小孩子在看见宫诡的时候向后面躲了躲,很是害怕。

    宫诡是知道这鬼是有故事的,但是并不想管,但是九瑶不是这种人,有话直说她习惯了,“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种杀人无数被惩戒了的鬼,那为什么死后怨气不散,没有人来收你呢。”。

    而那个鬼妇好像就因为九瑶这么一问愣住了,于是就开始了回忆,眼眶里包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