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惩治寨主

    这个鬼妇是一位世家女子,因为一次踏春,看上了一位乡间男子,回去之后执意要嫁给他,以性命要挟,家中人无奈,只好同意。

    刚嫁过去没过上几年的好日子,男子因为在一个地方出了事情死了,是有鬼妇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鬼妇以一己之力把孩子养到了五六岁。

    可是突然就在这附近来了一群盗贼,奸淫掳掠,烧杀抢劫,无恶不作,鬼妇没有办法,将孩子带到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但是那群盗贼吧孩子找了出来。

    他们十恶不赦还惹人厌恶,有着奇怪的心理,他们把鬼妇绑在了床上,然后侵犯了她,把孩子带到贵妇面前,将他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了下来,孩子死去了,而贵妇也随着不甘心死去了。

    阎王可怜她们,说将她们留在这里,几年之后会有人来帮助她惩恶。

    听完了鬼妇的故事,九瑶咬紧了牙,原本清秀的脸庞开始变得扭曲了,怒火中烧,直接把问世插入了地中,“这群人,太可恶了。”

    侮辱了女人不说,还把孩子杀死在她的眼前,九瑶想着就觉的心口一把怒火无法释放,然后扭头看向了宫诡。

    宫诡点点头表示同意了,阿瑶说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得到了答复的九瑶转头看向了鬼妇,冷静了下来这才告诉她,“放心吧,我们一定帮你报仇。”

    鬼妇感激不尽,只要了却了这桩心愿,她就可以带着孩子投胎了。

    第二天早上,九瑶收拾好了东西,然后打听好了那帮盗贼的山寨,带着宫诡就过去了。

    后面屋子里的贵妇担心的看着九瑶她们离开的背影,然后对着孩子微笑。

    九瑶拿着剑,闻着旁边的宫诡有什么看法,宫诡没有回答,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然后想,什么是感情呢。

    “怎么了,都快到了你居然还在走神。”九瑶眉头紧皱,看着宫诡颇有些担心,踮起脚尖摸着宫诡的额头,这人不会是着凉了吧。

    皮肤的接触,没有想象中的温热,还好。

    走了一会儿,九瑶停住了脚步,然后抬头看了上面比较威风的山寨名字,牛帮。

    九瑶嘴角抽搐,这年头,连山寨名字也都赶上潮流了呀,那这个山寨的老大还不得叫做牛奶棒。

    虽然心中已经是波涛汹涌,但是表面上还是异常的冷静,带着宫诡径直的走向前前去。

    遇见陌生的人,那些人下意识的去阻拦,但是却被宫诡一个甩袖给扑倒在地。

    听到了这里的动静,里面吃喝玩乐的一群人跑了出来,拿着大刀就向九瑶砍过来,问世出鞘,抵挡了下来,然后一脚把精壮男子踹了出去。

    然后检查着自己的剑有没有受伤,还好问世不是一般的剑,不是什么神兵利器是弄不断的,或者是说,就算是仙器也没有办法斩断。

    九瑶虽然厌恶血腥味,但是她却是喜欢流血的场面,妖冶的红,看起来很美,不是吗。

    那颗尘封了的心也开始了悸动,九瑶拿着剑忘我的冲进了人群,宫诡没有拦住,只是站在旁边打到了要偷袭九瑶的一些小人。

    如果让里面喝着酒吃着肉的寨主知道自己这个闻风丧胆的山寨竟然会在不久之后变成做牛奶棒的地方,恐怕不会这么淡定了。

    外面的血腥味飘了进来,那个满脸横肉的寨主没有办法好好的吃肉,然后突然就走了出去。

    “来者何人,为何无缘无故来我们这里大肆屠杀。”一声雄厚的声音传来,九瑶一个横斩,众人捂着受伤的地方,看着寨主。

    而寨主看见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愤怒至极,看着九瑶的眼神越发凶狠。

    九瑶将男子的表情“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九瑶。”说完拿起剑朝着寨主袭了过去。

    而男子注意到了九瑶的动作,只是一个甩袖,将九瑶的剑拍向了一边,然后又立即的将灵气凝结出一颗火球,扔向九瑶。

    见此,九瑶觉得不妙,将力量集中在脚上向上一蹬,避开了火球,九瑶看着那块烧伤了的土地,心里面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碰到。

    九瑶又立即的拿着剑,闪到了男子的后面去,灵师,一个在游戏里面相当于法师的脆皮人物,只要一旦被近身,必死无疑。

    而男子好像也知道了九瑶在想什么,立即与九瑶拉开了距离,之后又是几颗火球,九瑶堪堪躲避。

    九瑶跳到了树枝上面,然后看着身旁的树叶,随便抓了一把,然后附着了,些许灵力朝着男子飞去。

    男子躲过了几片,九瑶已经看出来了他能够躲过,于是又摘了一片属于,朝着男子飞去,这次,男子没有躲过,树叶插入了男子的手臂,疼的他直呼喊,却没有人帮助他。

    但是就在九瑶觉得结束了的时候,男子突然偷袭,一颗火球朝着九瑶袭来,现在的九瑶纵使有飞毛腿,也跑不掉了。

    下意识的闭眼,几秒后,没有什么动静,九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疼痛,皱紧的眉头一点点的松动,然后才慢慢的转过了头。

    她看见宫诡正抱着自己,突然之间,眼眶里面喊着泪水,颇有些紧张,“怎么了,有没有事情呀。”

    九瑶看着宫诡的背,但是并没有发现烧灼的痕迹,宫诡摸了摸鼻梁,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见九瑶有难就什么也不想上去用身子挡伤了。

    而男子愈加伤害不成,被九瑶一剑刺死,九瑶在一群请求放过的人里面找出了一个看起来稳重的人成为了新的寨主,改牛寨为制糖寨,他们这里以后就生产牛轧糖。

    虽然有一些不服气的人,但是看见男子死之后安分了不少,也不乏有些人被九瑶教训了一下才长了记性。

    就要离开了山寨,然后回到了那个小小的房子,然后告诉那个鬼妇,面色舒缓,“那个寨主死了,你可以带着你的孩子去投胎了,下一世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鬼妇感谢完九瑶之后身子开始变得透明,最后消散在了屋子里面,而这个时候,九瑶也收拾好了东西,朝着梦魇森林走去。

    走了一日半,终于到了梦魇森林旁边的一个小镇,九瑶有一些累了,然后走进一家客栈中,咬要了唯一一间的上等房,然后坐在下面听着一些人说着事情。

    吃着菜的九瑶听见了隔壁桌再说一些有关凤凰的传说,忍不住笑了出来,鸟头孔雀身,要是凤凰听见了还不得吐个火球把他烧死。

    而旁边的男子也听见了九瑶的嘲笑,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朝着九瑶瞪过来,但是九瑶依旧喝着清酒,就当没有看见。

    原本那个男子还想要追问九瑶问什么要这么看着他,但是下一秒就被一声惊吼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只见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在哪里大骂,旁边也有几个同样衣着的女子正在拉扯劝阻着她。

    而那个被拉住的女生却是一个劲儿的想往前面那个男生那里扑,从女生的言语中,九瑶似乎听出了什么。

    女生刚进来,想要还好的找个房间,但是却没有了,所以说女生刚想走出去,但是却被旁边的一个男生泼了茶水。

    九瑶这个时候看向男生,只见他的表情是嘲笑,还有一丝的戏谑,似乎对女生身上的杰作很满意。。

    而旁边有没事情的九瑶就顺便当热闹看了,看这个女生的气质,再加上那若隐若现的容貌,想必是有一些好色之徒会出来当这英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