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腐蚀花

    “让你来这里是探一探路,而不是让你来这里发生争执的。女子当着众人的面训斥着蕴琴,虽然能够感受到蕴琴的愤恨,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九瑶环顾了一下附近,然后拉着宫诡的袖子,对他说“诡儿,你看可不可以今天晚上出发呢,我看今日这个地方人这么多,想必如果和他们一样的进度,那么就一定拿不到我们需要的东西。”

    “嗯。”跟在九瑶身旁多日,宫诡已经熟悉了九瑶想要干什么,就算你执意不让她去,她还是会偷偷去了。

    九瑶特别的高兴,和宫诡在一起他什么都知道,根本就不用担心其他的东西。

    九瑶收拾好了东西,然后空着那间上好的房间,自己溜走了。

    天色暗了,当九瑶走到了梦魇森林的外面就看不见亮光了,九瑶点燃了自己带来的燃棒,一种可以手拿的棍子,但是不会烫伤人。

    在梦魇森林的外围,九瑶可以看见一些可以在药店里面买到的寻常药草,运气好的话,能够看见一些稀有的药类,比如说刚才偶遇的居虚杨栅,外貌就像野草。

    如果把它磨成粉,敷到一些受伤了的人的地上,那些伤口就不会留疤,好的速度也能够快起来,是一些佣兵的必备药品。

    九瑶拿着燃棒,凑近了一株花,但是却被走在后面的宫诡搂了过来,下一秒,九瑶那个位置的土地,便被化作了一堆正在融化的土地。

    “我们已经来到了腐蚀花的领地,要时不时的注意着。”宫诡看着四周说着话。

    心有余悸的九瑶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回答了一身嗯。

    看见就要这个样子,宫诡就知道,待会儿九瑶会更加小心的,她不想这么早就死了。

    有一些人也打着九瑶的心思,但可是在他们的身边没有像宫诡这样的人,除了几个有实力之外的人,其他的都死在了那些花的腐蚀性里面。

    九瑶在脑海里面记住了那个花的模样,然后看见那个花的时候,就远远的看着,然后绕远离开在那个地方。

    九瑶在外面兜兜转转了几次,最后才在破晓黎明前走出了那片腐蚀花的地方,宫诡也功不可没,每当九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事物的时候,他都会提醒一下。

    “终于出来了,可困死我了,诡儿,我想睡觉。”感叹完了的九瑶递给了宫诡一个表情。

    宫诡明白,然后跑到了树上面勘察着附近的地势,然后顺便看看这个附近的人,保护九瑶的安全。

    当九瑶熟睡,宫诡在树枝上面浅睡的时候,一群人走到了九瑶的附近。

    一群人狼狈不堪,有一个男子的手,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模样了,男子的呻吟落入了其他男子耳中,旁边的男子们一脸担忧。

    其中有一个人端着胆子走了上去,然后对着前面那个穿着华丽的衣服的几位男子说了几句话,但是只听见那几位男子的暴怒。

    “老子给你们钱,你就给我带到这个地方,一个晚上了,居然还没有走出外围,你有什么脸让我给你们休息呢。”

    男子听见了这位锦衣男子说的话,心里面不由有些落空,心里面憋屈,但是无处释放,明明是他图好看,走向前去摸那腐蚀花的。

    怎么都来绕去罪责全部都在他们身上了。

    那些锦衣男子没有再看向佣兵们了,想找一处安全,能够歇息的地方待着,然后摸索着,走到了九瑶待着的那个地方。

    有一个男子坐到了九瑶的旁边,然后看着熟睡的九瑶突然交了一身,“有,有人。”

    和他一伙的同伴们,看见他那怂样,草嘲笑了一下,“这不就是一个死了的女人吗,你慌什么。”

    然后走到了九瑶的旁边,想要去探一下九瑶的鼻息,但是却被醒来的九瑶拍走了手。

    手握问世的九瑶看着前面的三名男子,“我死了?是告诉我一下,刚才谁说我死了,我倒是让他死一死。”。

    一位男子看见九瑶如此的动怒,想必刚才的那一番言语叨扰到九瑶了,拉着身旁的两位男子,立即鞠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