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神弓

    “诡儿,你说他们这里怎么这么穷呢,什么都没有,这该怎么帮助他们呀。”九瑶跑到了宫诡的旁边蹲着。

    宫诡则是慢慢的宠溺,摸着捏着九瑶的脸说“没事,阿瑶什么都能够干的,这点东西是难不倒我们阿瑶的。”

    听见了宫诡的安慰,九瑶得到了安慰,立即就鼓足了士气,准备大干一把,正要跑走的时候却被宫诡拉住了手。

    九瑶转过头,眼神茫然的看着宫诡,宫诡淡淡一笑,“阿瑶这个东西还没有带上呢。”

    宫诡伸出了手,九瑶向下看去,然后看着手掌心的那个泛着幽幽蓝光的东西,拿到了手中,满怀疑惑,“这个是。”

    “这我捡的,甚是好看,兴许对阿瑶有什么用处吧。”宫诡的眼神没有什么杂质,九瑶打消了刚才的念想,怎么可能呢,他只是那个被抛弃的四皇子宫诡。

    看着九瑶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宫诡忍不住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嗬嗬,真是有趣呢,不知道之后的日子还会不会是这个模样,算啦算啦身子还给你了。”

    这个外貌像宫诡,但是性格却大相径庭的人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然后就睡了过去。

    九瑶跑的不愿,看见了一颗在这里难得一见的树木,就忍不住靠了上去,闻了闻上面的香气,觉得流连自我。

    “真香,怕是槐木也没有这么香吧。”九瑶摸了摸树干,然后心想,这个树木的香味和那个万年槐树一比,应该不分伯仲吧。

    这么说用这个做弓也没有什么问题吧,九瑶想了想,觉得自己非常的聪明,然后拿出问世,朝着树干砍了下去。

    旁边守着树的一个人被这个动静吓醒了,还没有看清楚人是谁,就急急忙忙的跑回了长老哪里去。

    “长老,不好了,神树,神树被一个不知名的人砍了。”男子一路上急忙的跑了回了,只能够将事情删减很多,吐露出了最重要的事情。

    而长老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马就站了一起,也顾不得自己掉落在地上的拐杖了,里马上旁边的女子扶到神树哪里去看一下状况。

    九瑶砍了有十几半刻钟了,但是这个树枝只被九瑶看出了一条缝隙,惹得九瑶特别毛躁,还好,问世不是一把寻常的剑,经得起九瑶这么折磨,要是其他的剑早就断裂了。

    休息了一下的九瑶准备继续动手的时候,就被一个人的声音叫住了,“什么人,居然企图我们的神树,不要命了?”

    九瑶听着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深思熟虑的片刻才回想起来,这个不就是那个老爷子吗,怎么来这里了。

    “我看着树干上好,可以做弓,不知道您可否给予一些呢。”九瑶恭敬的说到,料得到这个老人会同意她的,所以说九瑶只是意思了一下。

    果不奇然那个老人就立即顿了一下,“神木很难砍断,小姐还是不要糟蹋自己的剑了,我们来帮你。”

    听见这句话,九瑶已经知道了老人的选择,他在小利和大利只间选择了后者,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面。

    “请。”九瑶给老人让出了位置,而老人也让人把破天斧拿了出来,自己亲自动手。

    一声声的砍树声传了过来,九瑶仿佛听见了老人心中滴血的声音,“多谢。”

    “怎么这么说呢,神树既然已经给了您,还请帮助我们。”老人将破天斧放在了旁边,表情严肃的看着九瑶。

    “自然。”九瑶回答着,如果不把天上那九个太阳射落的话,恐怕这个长老会把她弄死在这里。

    九瑶把树带了回去,然后拿着问世雕琢着那把弓的形状,最后终于做出来了,但事情总觉得还差了什么东西。。

    一根弦,还有什么能够增强弓威力的东西,弦九瑶从库房里面翻寻到了一根天蚕丝,那位长老又是一脸肉体的样子看着九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