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月夜惊起 华丽琴弦之一

    赤宇星辰一星痕

    月弦上古老的舞曲

    第一章月夜惊起

    一夜风雨,一场异梦。只留伊人泪洗黎明。

    捧着热奶茶,珣轻轻地抿了一口,一股温热滑入胃里,才让她在这个冰冷的黎明感到一丝温暖,可这温暖稍纵即逝。眼里不禁又淌下一滴温热,昨日的巨变,如同一场噩梦,但看看自己手中的行李箱,一切却都是真的。

    清晨海岸的礁石非常寒冷,珣觉得全身都在瑟瑟发抖,突然间意识一恍惚,悬崖,坠落。她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逼近。

    不知多久,珣睁开了眼,从悬崖坠入海里,自己一定已经死了,她想着。但身上隐隐的疼痛让她清醒,死后还会有痛觉吗突然间她意识到自己周围很暗,模模糊糊的看到自己好像是躺在木制的盒子里,底下是柔软的丝绸,散发着好的木材独有的沉香,盒子内部烫着光滑的漆,好像还镶嵌着纹饰,这些当然是她用手指触摸到的。她心里一惊,想到,这好像是棺材。珣试着坐起来,很艰难,她挣扎着起身,准备环视下周围的环境,就在这时,她颈后重重的一下,她又一次陷入昏迷。

    细长深邃的眼睛幽幽的一闪,将静卧在棺材中的女孩抱起,棕黑色的瀑发从他指尖垂下,轻柔而芬芳。她安然的睡着,眉宇间有一丝说不出的美感,精致而不乏纯真,与他所见过的女孩们完全不同,他凝视了她片刻,回过神,将她安置在了隔壁房间。

    第二章华丽琴弦之一

    “没有我的命令,为什么随意把人带回来”男子脸上露出无尽的冷意。

    下面的两个男子赶紧单膝下跪,

    “王子殿下,我们以为那女孩子要轻生,灵机一动,觉得还不如带回来,不要浪费了”

    “我们嗅到了鲜美血液的味道,所以给您带回来”一个人谄媚。

    “不要说了,以后不允许这样做,还有,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否则,后果不用我说吧。退下。”男子冷冷发声。

    “是。”两男子消失在黑暗之中。

    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支高脚杯,注入猩红色的液体。想着等女孩醒过来要如何面对和解释。这时敲门声响起

    “殿下,我是ann”

    “进”

    女子妖娆,身材高挑虽然是一身侍女的打扮,

    “您的宵夜。”

    ann手中是暗红色玫瑰样式的糕点,她把食物放下后,靠近男子。

    “ann,还有什么事吗”男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喝着手中的混血红酒。

    “彬,我才是你真正的宵夜。”ann笑得妩媚。

    男子凝视片刻,“放好自己的身份,出去。”冷冷道。

    女子立即退出了房间,她为自己刚刚直唤高贵的血族王子的名字而后悔不已。

    第二日早上,珣被侍女轻轻地唤醒。

    “这位小姐,您可算醒了。”侍女微笑。

    “哦,谢谢,我睡了多久这是哪里”珣疑惑。

    “我只是这里的女佣,我家少爷吩咐,您醒了就带您去书房见他,他会为您解释。”

    珣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随侍女去了书房。一路走过去,这座房子还真是典雅,各处的装潢都端庄大气。侍女礼貌敲门,房间了传来冷冷的男声,

    “请进”

    珣应声走了进去,巨大的书房书架环绕四周,一位年轻英俊的男人坐在中央的书桌前。

    “您好,先生。”

    彬抬头“请坐。”

    珣坐在面对他的椅子上。

    “你好,我叫彬,是这里的主人。”

    他声音没有什么语气,也没什么表情。这让珣不禁发了一冷。

    “你好,我叫珣,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管家在海岸发现了你,把你救了回来,你昏迷了一天一夜,到现在。”“是这样,非常感谢”珣起身鞠躬。

    “你客气了,请坐。”彬仍旧面无表情。

    “感谢您救了我,给您添麻烦了,等我收拾一下,就离开了。”珣低下头。彬看她情绪有了转变,便问道“小姐客气了,来者是客,不必着急离开。敢问小姐,昨日清晨,你怎么会一个人在海边的悬崖上呢”

    “我”珣语塞,眼角湿润起来。

    “厨房准备了早餐。我们以后再谈吧,请随我来用早餐。”

    彬硬挤出微笑,邀请珣。

    路上,珣感到房间到处都很暗,即使是白天也要点着烛台,她的头脑里突然晃过模模糊糊的记忆,是在那个像棺材一样的盒子醒过来。她想的出神。却不知已经到了餐厅。

    “珣小姐,请坐”

    彬优雅开口,早餐很丰盛,珣饿了一天一夜,便开始吃起来,她注意到,彬虽然坐在餐桌对面,却没有怎么吃早餐。

    “多谢少爷的款待,早餐很好。”珣感谢。

    “珣小姐身体感觉如何因为我听管家说你当时很虚弱。我是想,如果你的身体尚未恢复,可以就在这里,这里平日也只有我与一些侍者居住。”彬一顿,“如果你信任我并且愿意的话,我想邀请你留下来养病。”

    珣听了这翻话愣了一下,不过她转念想到昨晚的经历,她想知道个究竟。

    “那,我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不瞒你说。”珣垂下眼帘,“我的确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你可以安心住在这里,你的房间就是你所在的那间,在我隔壁。”彬嘴角闪过一丝笑意。

    同样觉得奇怪的是侍者们,因为他们绝不相信平日极其高冷的王子会这样对待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这时的珣同样不知道,她将与一群嗜血成性的血族共处一室。

    本书首发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