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暗夜朦星之二

    “欢迎回来”珣和锦在别墅门口迎接彬。

    “见到你们真高兴。”彬展开笑颜。

    他几天紧皱的眉头在看到珣笑容的那一刻起就消失的无踪了,他真怀疑珣是不是有特殊的能力。

    没有聊几句,锦还是看出彬的心神不宁,珣其实也看出了异样。知趣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彬屏退了侍者,在房间里和锦密谈起来。

    黄昏的余光洒入窗口,此时的彬已经可以安然面对这种微弱的阳光。他有时还很享受这种感觉。沐浴于阳光,远离无尽的黑暗。他凝视窗台那朵洁白的玫瑰,几天前花瓣上的血渍已经完全不见,被剪下许久的花,仍旧开的灿烂。是的,那是嗜血的玫瑰,永葆妖艳。彬心里知道,一朵花每天浸在含有血液的水中可以永不凋零,可是他并没有为这朵花提供这样的条件,这朵白玫瑰,仅仅依靠珣刺破手指的血渍,绽放了这么久。这足以证明珣身份的特殊。想到这里,彬的目光黯淡下来。他转过身,那张精致的床从中间分开,露出布满金色纹路的棺材,彬静静地躺了下去,静的如同一尊横放的雕塑。

    珣,你会如何选择

    晚餐过后,夏末微凉的风和着花香吹进山谷。

    “珣,最近玫瑰的长势很好,很感谢你。”彬微笑。

    珣冲他笑了一下。

    “嗯”彬有些犹豫。“你想要回家看看吗”

    珣停下手里的修剪,她没想到彬会这样说。

    “这些天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珣尴尬一笑,“我好像是该回去看看了。”

    看着珣略显黯淡的眼神,彬知道,珣是以为他下了逐客令。他心里难过,如果真的让她离开也许是保护了她,但是,他又不愿让她误会。

    整理好行装,这天一早,珣打算踏出别墅的门。

    “珣,我陪你一起回去吧。”彬第一次假装看书却是在等着别人。

    “不必了,我家不远。再见了。”珣一笑。

    彬静静地看着珣打开了门,他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做好了结界,使得珣一出大门便会到那片悬崖海边,为了隐藏别墅在山谷中的事实。思虑片刻,彬还是跟了过去。

    “姐姐。”一个模样的人跑向珣。这是珣继母带来的弟弟释,虽然处处苛待,但是姐弟两个的感情还是很好的。在珣心里,释是她对那个家唯一的牵挂。

    “你和我回家吧,我会说服妈妈。”释坚定的说。

    没有等珣回话,他便拉起珣的手,向家的方向走去。

    “谁让你回来的你想害死你父亲吗你害死自己的还不够嘛”结果并不出乎意料,继母歇斯里地的冲她喊。

    “小释,以后不允许你见她。”

    “,你不要这样对姐姐。”

    释和理论起来。珣垂下头,轻轻走出了门。车水马龙的街道,珣靠在一棵树的阴面,默默的流泪。

    “珣。”彬出现在她身边。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这么多对不起。”

    看到哭的如此伤心的珣,彬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海边,珣凝视着日落,她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珣,我知道这样问很冒犯。但是我想你说出来心里可能会好受一点。我想知道你继母她为什么那么反感你”彬轻轻地问道。

    “她和家族里一些人都认为我为家族带来了灾祸。先使病逝,又让父亲重病。”

    珣的嗓音沙哑,听起来更加悲伤了。

    “怎么会,珣你不必太伤心了,那都是人们胡乱说的。”

    彬说了他有生以来最多而又真诚的安慰他人的话,他心中从未感到如此自责。

    “珣,我知道那天你以为我要赶你走,其实是我父亲要我离开去做些事情,我原本以为过了这些天,你和家里应该能缓和了”

    彬突然起身。“珣,我可以邀请你和我同行去照看s国的生意嘛”

    彬邀请的优雅,一头银发在深蓝的夜色中显得俊俏。

    “可以吗”珣抬头看着他。

    “当然,说起来,让你这样伤心,也怪我呀,就当赔罪了。”彬微微一笑,他决定了,要保护这个女孩,不让她离开,自己也不在逃避。

    月轮皎洁,彬慢慢使珣催眠,抱起她飞跃进山谷。他知道,一切已经开始了。一个被大家认为异类的人,能力极强的血液,珣的身上,一定有着特殊之处。本书首发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