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暗夜朦星之四

    一踏入校园的林荫,一阵凉风吹过,带着几片落叶。

    “才刚刚秋天,学校里的风怎么这么凉。”

    珣裹了裹身上的风衣。彬眉宇间闪过一丝异样。

    “是呀,是有一点冷,所以你快回去吧,不要着凉了。”

    彬关心的说道,但显然他心里还想着其他的事要做。珣有些诧异,但还是知趣的回了公寓。

    一进门,她感到一丝异样,紧接着闻到了些奇怪的味道,好像是血腥味她赶紧冲进去,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是薇,她倒在血泊中,腹部在淌血,露出痛苦的表情。珣冲过去

    “薇,你怎么了”

    情急之下,她结下自己的围巾,简单包扎了薇的伤口。

    “珣,我问你,彬呢”薇虚弱的开口。

    “他,刚刚回去了。难道”

    珣突然意识到彬会有危险。她匆忙翻出绷带,

    “你别去,珣危险”

    薇想要阻止她,却无能为力。珣还拿起了桌上的折叠水果刀。

    “彬”

    果然,她冲出去就看到彬靠在树下,一条手臂的衬衣已经染成了暗红色,他不仅受了伤,而且伤口有毒。珣迅速帮他包扎起来。

    “呦,还有个美女帮手,人类吗彬。”

    突然,一个蒙面男子出现,傲慢的说。

    “你是谁不要过来”

    珣压制住恐惧,拿出了水果刀。

    “还很有血性,不愧是王子的人。”

    蒙面男子冷笑。王子彬挣扎着站起来,把珣挡在身后

    “别听他胡说,卑鄙小人,竟然用毒。”

    “血族王子保护起人类了,还有八芒星护身符。真是可笑”

    血族说着那人拿起匕首像彬刺过来。彬也拔出短剑,与之抵抗。

    “躲起来”他喊着。

    珣吓得往后退。彬的手臂上又多了几道伤口,珣不知所措。这时锦出现了,挡在彬的面前,手持闪光的宝剑,几招下来,蒙面男子见势不妙,逃走了。彬已经倒在地上。

    “属下来迟了。”锦让彬斜靠在树下。

    “我没事珣呢”

    “我在这我没事。”珣轻轻的说,她被一切惊呆了。

    “我去集合其他人。”

    “好。”锦知趣离开。

    “珣,我”

    “彬,我该怎么帮你应该是有方法的,对吧。”

    珣顿时回忆起听过的传说和故事。

    “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彬还未说完,他震惊了。珣用水果刀割破了手指,坐在他旁边。滴滴鲜血,正是他所需要的,他在克制。

    “别这样。”

    “你伤的太重了。”

    珣看似镇定,她内心有着极度的恐慌。更加恐慌的事情发生了。她目睹了彬那双深邃的棕色眼睛慢慢变成血红,感受到了血液从伤口处慢慢抽离的阵痛,还有手心尖锐的刺痛感。一切都是真实的。手心的两点红印。彬垂下头,他身上的上逐渐愈合。

    “对不起。”

    他低沉的说,不敢看那少女的惊恐表情。他闻到她血液的美味,失去了克制。

    “王彬,你的伤怎么样了”

    锦带着其他几人来到彬面前。薇经过“特殊”方法伤口也已经愈合了。

    “我没事了。”彬答到。众人明白了珣做了什么。

    “珣,你还好嘛”锦看着目光有着呆滞的珣。

    “我,我没事,薇,你的伤没事了”珣回过神来。

    “这个不太要紧了。”

    薇不知道怎么回答。

    “嗯,那就好。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彬。”

    珣起身离开了。

    “珣”彬想要叫住她。

    “你们还有事要商量吧。”珣留下一句,走了。

    “王子,这”锦说道。

    “都怪我和杰,中了掉虎离山计,他们在这里设下结界,空气变冷,不易察觉。使得您和薇不能正常作用能力,以至于受了伤。”

    锦和杰行礼请罪。

    “他们早有预谋,不能怪你们,这算是公开挑衅了。是一组人。我们得回王城禀告。”彬扶两人起身。

    “他们应该不会再在这里出现了。”

    薇说道。

    “是的,薇,有件事要拜托你,珣估计不会这么快和我们回去,她受到不小的刺激。如果她不想回去,你负责留下陪她。好吗”

    彬运用请求的口吻。

    “我明白。”薇低下头。

    “锦,杰。我们连夜赶回王城。”

    “是”

    珣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她在梳理发生的一切。她始终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真的是传说中的吸血鬼。联想之前发生的一切,那个一直以来的梦境,棺材,还有锦异于常人的速度。他们各个长的精致,皮肤的确白的有点过了头。就像是书中对吸血鬼的描述。彬的别墅也很少见到阳光。想到这她把头埋进膝盖中。该如何面对,她还没有想好。

    在飞机上,彬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座位。该如何向她解释。而且她的血液也证明了之前的猜测,真的有异于普通人的甘甜,恢复作用也真的更好。那一刻他近乎快要把持不住自己想要“大开杀戒”。这一点让彬吃惊不已。自己本想找个合适的时机验证珣的血液,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让珣难以接受。他心底里隐隐的痛着,害怕就此再也无法与珣相处。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一种期待他人留在自己身边的感觉。他紧闭双目,手撑着额头。

    夕阳隐去了余晖,微微泛起白雾,一切变得模糊不清,只是天边好像有一颗暗暗的行,隐约闪着弱光,泛红的光。本书首发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