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单刀赴会

    齐鱼拿着院长开的单子,去医院收费处报销,那医生开始还漫不经心,以为缴费的,当看到上面的字条,还有院长的亲笔签名,立马慎重的仔细看了看,又打了个电话确任了一下。然后一脸谨慎的数了钱递给齐鱼。

    毕竟,这种事情对她而言也是十年难遇一回,她不得不慎重。

    齐鱼接过验钞机清点过的钞票,迅速揣进手提袋,左右看了下,立马离开。

    在这种人多的场合,还是小心点好。毕竟财不外露,对他这样的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巨款。然后抱着钱跑去对面银行,将钱存到卡上。最后与齐母汇合,将卡给了她。

    “妈,退回九万一,刚刚存卡里了,您收好……咦,老师她走了?”

    “真不少……奥,刚才你老师她接了个电话,然后打了声招呼就走了,挺急的样子。”齐母迅速将卡收好,拉着儿子“走吧,回家,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嗯。”齐鱼轻点下头。

    齐母回到家都没歇,直接去了菜市场,回来时拎了很多东西,各种肉,各种菜,但是天已经晚了,等做完都到午夜了。最后决定出去吃,叫上李香凝、姜红艳和张爽,也打了老师姜爱玲的电话,没打通,心里莫名的一阵担心,然后发了个消息给她。

    李香凝和张爽都很爽快的答应了,只有姜红艳和姜爱玲有些事情可能来不了。

    在广庙街一个非常有名的‘醉仙楼’定了个小点的包厢,约定晚上七点,六号包间,为齐鱼接风洗尘——出院大吉!

    齐鱼和齐母早早就到了,开心的聊着天,过了一会,李香凝到了,直接奔着齐母去了,两人聊的特别投机,倒是把正主齐鱼给凉在一边。

    过了会,李爽还没到,现在就等他到了开席,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人。

    “爽子怎么还没来,这都过半个小时了,小鱼你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齐母说完,又和李香凝聊了起来。

    “哦”齐鱼应了一声,出去打电话。

    在他出去的时候,李香凝往他的方向嫖了一眼,似乎有些幽怨,这一切被齐母看在眼里,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香凝啊,你觉得我们家齐鱼怎么样?”齐母笑着道。

    “很好啊。”李香凝笑着回应,内心却在想“大傻缺,榆木脑袋……这辈子都活该他单身!”

    “哪里好?”齐母追问。

    “啊……他孝顺,长得又高又帅,哪个女孩见了他都会喜欢。”李香凝楞了下,显然没想到齐母会追问,认真的想了下说道。

    “你喜欢他?”齐母问道。

    “啊……那个,其实,我喜欢他,可他不喜欢我,一直把我当哥们。”李香凝说的时候往包厢门口看了眼,生怕被他听到,但是她和齐母很聊得来,也愿意袒露心声,此时脸上飞起两朵红云。

    “嗯,我会帮你的。”齐母意味深长笑着道。

    齐鱼到门外打电话给李爽,拨通了却没人接,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再打,接通了,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还很熟悉的样子,好像在哪听过。

    “你是谁,怎么会有爽子的电话?”齐鱼问道。

    “呵呵呵呵……”电话里传来女子的笑声,转瞬又声色俱厉道“混蛋,你忘了下午的事了?是你让我在朋友、同事面前丢尽了脸面,抬不起头,还敲诈我一笔钱,这笔账,我们要好好算算。”

    “秦莲,你是找我算账,跟爽子没关系,有本事冲我来。”齐鱼大声道。

    “哟,够义气,那好,我在郊区石头村的一个废弃工厂等你来救你朋友,劝你早点来,不然他就被活活打死了,那可都因为你迟到,你听……”秦莲朝一个壮汉示意了下——弄他!

    啊……

    电话传来尖叫声“我艹尼玛,有种打死我,只要打不死,我一定十倍奉还。”

    “叫你骂,今天我严壮打不死你,也要打的你残废,看你怎么报仇,嘿嘿嘿嘿”电话里传来一个邪恶的笑声。

    “啊……”接着又是一声惨叫。

    “这件事跟他没关系,放了他,一切冲我来。”齐鱼冲着电话大叫。

    “好,等你,记住,千万别报警,不然他身上少了什么,那就都是因为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等你半小时,要准时哦。”秦莲说完,挂断电话。

    听到‘嘟嘟’声,齐鱼爆了粗口艹!

    这时,脑海中的系统音响起

    “触发系统任务,解救人质,并从他们身上获得一百能量值,任务时限,一个小时,系统赠送辅助工具,手枪一把,伤害值100~500,只有一颗子弹可以使用。”

    “我靠,厉害了我的系统,你终于做了件让我刮目相看的事,竟然有手枪,这下我看那秦莲怎么得瑟,嘿嘿嘿嘿……”

    “对了他们有几个人?”齐鱼问道。

    “十八个人”系统回复。

    “我草,十八个人你就给我一颗子弹,你这是帮我还是害我,该不会这一颗是留给我自杀的吧?”齐鱼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系统没有回应,齐鱼看了下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不敢再耽搁,转身进了包厢,跟齐母她们随便说了个理由李爽有急事找自己,却没说什么事,现在需要赶过去。

    “那你过去注意点,有危险立马报警,打我电话也可以。”齐母关切道。

    “我跟你一起去。”李香凝站起来说道。

    “你去干什么,万一真有危险,你这‘火药桶’跟他们同归于尽啊?”齐鱼打趣道,然后转身离去。

    “混蛋,你再叫我火药桶,我就跟你同归于尽”香凝双手掐腰,气鼓鼓指着离去的齐鱼。

    推门离开,自然也听到了她的话,只是没有回应。

    在醉仙楼对面有不少黑车等着拉客,齐鱼找了辆拉客的私家车,报了地址,向着郊区赶去,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到了目的地。

    车子一到,从周围迅速窜出十几个人,包围了黑车,吓的司机,连忙掏出手机准备报警,那些人不给他机会,砸破车窗,抢夺了手机挂断,将他从车窗就拖了出去。

    刚才齐鱼怕连累司机,想要下车,可司机想多挣点,硬要送他到目的地,还说不然的话有违职业道德。现在,估计他肠子都悔青了。

    “各位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清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被拉出去的司机吓的要死,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边磕头,边求饶。

    齐鱼自己开门,下车,手抱着头,让他们检查,还想着帮司机求情“不管他的事,放了,他也不敢报警。”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