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逼急了,我自己都害怕

    齐鱼本想替司机师傅求个情,结果却换来他的埋怨,何况是他自己为了多挣点,硬要过来的。

    “假装什么好人,都是你害的我,如果今天我死了,做鬼都不放过你。”司机冲着齐鱼怒吼。

    “你自身都难保了,还为别人求情,不知死活的家伙”边上一个精壮的汉子也是一脸嘲讽道。

    可以看出,他就是这一帮人的头。不过,他长的和一个人很像,就是班主任严熊,两个人都壮的像头牛,人高马大,身高也差不多,更像的是脸型,都是国字脸,小眼睛。

    齐鱼心道“既然人家不领情,那就不用管他的死活了……站在原地接受他们搜身,之所以没有反抗,那是因为没办法,毕竟是来救人的,人没见到就动手不合时宜。”

    所有物品齐鱼都放在系统里,身上他们连一毛钱都搜不到,何况是武器了。

    搜完身,一帮人押着他向废弃工厂走去,至于那司机被几个年轻人搜刮一空,还让他打电话让家人打钱过来,否则,会割了他的鸟,让他做华夏最后一个太监。

    他们拿刀比划的时候,吓的他直接尿了,然后乖乖打电话让家里转钱,后面齐鱼被带走,就不知道情况了。

    废弃工厂有两层,二楼比一楼宽敞许多,还有嘈杂的人声,隐隐有女人的声音夹杂其中,齐鱼猜到,那个女人是秦莲了,至于其他人骂骂咧咧的——我艹,你t还敢骂人、干他、他敢咬我,我要抽死他……

    一楼里面都是些带不走的,卖不掉的废旧机器和一些生锈的不知名铁盒。

    他们押着齐鱼走楼梯来到二楼,只见秦莲坐在一把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左手摇着红酒,右手在有节奏的敲击椅子把手,耳朵里还塞着耳机,这得多会享受的人才能摆出这样的造型。

    由于走的是铁梯,人多走在上面脚步声很大,他们刚到二楼,就看到秦莲和身后的一帮小弟,已经严阵以待了。

    “霍,好大的阵仗,这是迎接我吗?”齐鱼笑着道。

    “混蛋,终于等到你了!”秦莲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想我了吗?来,亲一口,亲爱的。”齐鱼装作和她很暧昧的样子,还嘟起了嘴。

    “草,你t连我的女人便宜都敢占,你是活腻歪了。”边上壮汉走过来,一拳打在齐鱼肚子上,疼的他弯下了摇,一个劲的抽气。

    齐鱼刚才已经观察过他,发现他的战力值在二十,其他人都在10——20之间,而齐鱼现在的战力值却还没过十,也就是说这里随便一个人出来都可以虐他,当然除了秦莲,她的战力值只有6,是一般女生的正常水平,也由此可见,不久前,齐鱼才4的战力,是多么渣渣,身体弱的连个女人都不如。

    这个秦莲的女人为了找自己报仇,竟然答应做这个壮汉的女人,而她之前还口口声声的说只爱顾小白,现在为了报仇竟然出卖自己的身体,真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我人也来了,现在可以放了我朋友吧!”好一会齐鱼才直起腰,擦了下嘴角的血迹,这是被一拳打的内出血。

    “呵呵,人就在那边,他走也没人拦着,只是他好像走不了,你去帮帮他吧,嘿嘿嘿嘿”秦莲抬手指了一个方向,齐鱼目光跟着看过去,柱子那里靠着一个血人,那发型,那身形,一看就是胖子李爽,此时他努力的想站起来,结果却跌坐在地上,然后趴下身子向齐鱼方向爬过来。

    齐鱼刚要迎过去,被壮汉侧身挡住。

    “你要过去也可以,只是要从胯下钻过去,爬着与你兄弟汇合”壮汉说完,撅着嘴,邀功似的看向秦莲。

    “这件事结束,我就是你的人,到时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所有姿势随便摆,我都听你的,只是现在还不行。”秦莲趴在壮汉耳朵边小声道,这在其他人看来,他们是在秀恩爱搞暧昧呢。

    “明白,小骚蹄子,你这是要把我榨干的意思,向我挑衅呀,到时候搞的你下不了床可别怪我”壮汉严壮不顾在场这么多人,公然撒狗粮。

    “死鬼,快干正事,他还还站着呢?”秦莲腆怒一声,用眼神喵了眼齐鱼。

    “咳咳,明告诉你,今天我们不仅要羞辱你,还要废了你,你想少受点苦,就乖乖从这里钻过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快点……”壮汉假装咳嗽,露出一副嚣张至极的跋扈嘴脸。

    “爬,狗爬狗爬……”边上他的小弟都在起哄,还有一个人拿摄像机拍摄。

    看来这都是他们提前设计好的,他们想把羞辱自己的一幕拍下来散播出去,毁掉齐鱼的名誉,让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

    同时还要废了齐鱼,真是细思极恐啊!

    “你们都不要逼我,逼急了,我连自己都怕!”齐鱼心里恐惧不已,脸上却要装作很淡然的样子,甚至把手揣进口袋里,晃悠着一条腿,这样子看起来,不仅不害怕,还得瑟的很。

    他的手在口袋摸到一把枪,这是刚刚从系统里拿出来的。

    “草,小子挺横,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得瑟,你这是不知死字怎么写吧,要不要我教教你。”壮汉上前一步上下打量一遍的年轻人。

    他在道上混了不少年,知道像不怕死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光脚不怕穿鞋,什么都没有的人;还有一种是有实力,有后手的人,像眼前的年轻人,他实在看不出他是两者中的一个。

    “能动手就别bb,先打一顿看他还嚣张得起来不。”这时,秦莲站出来大声道“给我往死里打。”

    眼看群殴将至,在这紧要关头,千钧一发,齐鱼掏出勃朗宁手枪,一把抵在壮汉严壮脑袋上,吓得他动都不敢动,其实主要是太突然了,齐鱼另一只手锁住了他的头。

    原本想抓秦莲的,但她离得有点远,舍近求远会有太多变数,毕竟这里都是他们的人,稍不注意,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动作停滞,壮汉也没敢反抗,现场安静了有30秒。

    “你们都被骗了,我查过他,他家没有当兵的,他也只是个学生,怎么可能会有枪,我敢肯定,他手里的是一把玩具枪。”

    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