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打赌

    “咚咚咚……”

    “齐鱼,快点起来,上学要迟到了,听到没?”齐母在门外边敲门边喊道。

    “知道了。”齐鱼像以前一样,懒洋洋的回“马上就起,不会迟到的。”

    “好,饭已经做好了,放在桌上,我先去上班了。”齐母说完,脚步匆匆的离开。

    “嗯。”齐鱼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等意识清醒,精神跟着起来了,像换了个人似的,看来这头脑清醒、聪明,也会连带着精神一起好,多亏了昨晚的智力果,太神奇了。

    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纵了起来,然后快速穿衣洗漱,眼看上学要晚了,拿着桌上的两个包子和一个油条就跑了,因为今天的第一节课是班主任南霸天严熊的课。

    昨晚貌似伤的是他兄弟,要是迟到正好落把柄,他可能以此来折腾自己,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去惹他,何况现在还不是他对手。

    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齐鱼刚好来到了高三2班教室门口,南霸天严熊正发模拟试卷,看到齐鱼的时候,他先是一阵讶意,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我艹,这谁来了,班级大傻子来了,都快高考了,你怎么不等高考那天再来呢?”严熊一阵冷嘲热讽。

    “呵呵,严老师,我叫齐鱼,我的伤已经好了,抓紧回来复习准备高考。”齐鱼不怒反笑,有礼有节的回道。

    “就你还用高考吗?是去跟人家争倒数第一啊,我很好奇,就你的成绩还有下降空间吗?每次都倒数一、二的,连个倒数第三都没拿到过,你还上什么学,别来丢人现眼了。”严熊斜瞅了一眼,一脸的嘲讽。

    下面同学顿时议论纷纷附和。

    “哈哈哈哈……走吧,别来拖我们班级后腿了”

    “滚吧,傻逼”

    “真是自取其辱来了,活该!”

    ……

    同学也纷纷取笑他,几乎所有人都看不起他,可有一个人,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他说话。

    “够了,你们又不是他的什么人,又有什么资格取笑人家,管好自己的事就得了。”李香凝站起来怒怼起哄的人。

    “你又是他什么人?为什么帮他说话?难道你们有一腿。”一个好事者邪笑着道。

    “那是肯定了,听说他们都住一起了,早就那啥了”

    “就是,不然不可能这么护着他,与全班人为敌。”

    李香凝不说还好,这一说,登时让班级炸了锅,议论声更大了,原本是考试的,结果全都开始八卦起来。

    “你们,你们不要脸。。”李香凝红着脸从后门跑了出去。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有,你们还有羞耻心吗?我跟她是清白的,只是同学关系,你们可以冤枉我,没关系,但是不要牵连无辜”齐鱼实在看不过去,不顾南霸天在这,直接怼全班,包括南霸天。

    “你就是个大傻子,又有什么资格教训别人?”严熊戏谑道。

    “我再说一遍,我叫齐鱼,不是你说的那个人,何况你作为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当羞辱你学生时,不觉得愧为人师吗?”

    齐鱼一脸淡定的道。

    现在的齐鱼已经今非昔比,对这些自以为是,傲慢无礼的人,不需要忍让,因为那只会助长他们习性。

    “呦呵,你开始教训起我来了,你知道什么是尊师重道吗?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你他妈什么后果都不想,你还说你不是大傻逼。”严熊说话更是咄咄逼人。

    “我当然知道,只是像你这种老师中的败类,实在不值得我尊重,我也想过后果,无非被你滥用老师的权利,体罚呗?”

    “是谁借你的胆,敢教训我。”严熊想了下,笑着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成全你,出去到操场给我跑一百圈,跑不完别来上课。”

    “现在是高考冲刺阶段,我还要学习,还要考试呢?”齐鱼说道。

    “就你?还要学习,考试?你要是能考到班级中等,我直播吃翔。”严熊大胆的夸下海口。

    现在直播平台比较多,不管是不是有才艺,有脸蛋,都会上去露露脸,像严熊这样的货色,胖的跟猪站起来似的,竟然也会玩直播,可以想象这种新潮流有多火了。

    “赌,赌……”其他同学纷纷起哄,他们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人家齐鱼还没回复呢,他们就嚷嚷开了。

    “怎么样?不敢了吗?不敢的话就滚出去跑步。”严熊句句扎心,俨然把齐鱼看扁了。

    “这个赌都没有意思,结局一看就明了了,肯定是老班赢了”

    “如果说赌他的成绩,我都敢跟他赌,跟他同窗几年了,他什么水平,谁不知道。”

    “这下有好戏看了,这明显是老班挖的坑,太明显不过了,他要是再往里跳,那可真就傻到家了,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傻子了”

    “这还有疑惑吗?他本来就是傻逼,他赌不赌,都输,老班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现在整个班级,没有一个人看好齐鱼能赢的,他们全都站在老班那边,即是曾经虐过他们,他们也全部站到了他一边……

    议论声小了,齐鱼才开口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逼你,那我们就以这次的小测验来赌一把,如果您输了,那您就要当做全班的面直播吃屎”

    齐鱼眼中闪过一道光,对方自信过头,那就打蛇打七寸好了。

    “行,打赌是可以,万一你输了呢?”严熊一脸无惧,他不相信自己会输,而且以他对学生的了解,他说吃定对方会输。

    “你想怎样就怎样?”齐鱼一脸的自信,通过昨晚的学习,相信这点小测验不在话下。

    “我的要求不高,滚回家去,不要再来学校拖我们班级的后腿,高考也不要参加了就行。”

    严熊一脸的戏谑直色,他的要求是高的离谱,却还厚着脸说要求不高,要知道齐鱼不参加高考,直接辍学的话,将来找工作都难找,即是找到了,也是脏累差那种。

    这个要求简直就是毁他前途,简直高的离谱。

    如果是之前的齐鱼,他就得仔细斟酌,现在的他,今非昔比,不再是傻瓜,而是天才中的天才。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