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婚约 二

    “我今日来不为别的,只为我们两府婚约之事!”

    许老夫人闻言脸上的不悦全然浮现在脸上,阴沉沉道。

    “林大小姐自己拿婚约来男方,怕是太心急了吧,我记得,你应是还没到十三吧,这样上赶着来我们许家,说出去你就不嫌臊得慌么?”

    林越清闻言淡淡一笑。

    “许老夫人小心说话闪着舌头,这婚约可不是为了我自己来的,若记得不错,这婚约定的是林家小姐,写上的是我祖父祖母的名讳,我确实还未及十三,可我姐姐林羽连今年已经十五。”

    许老夫人闻言很是惊讶。

    “你说你为林羽连来的?”

    林越清笑了笑道。

    “我那羽连姐姐前两年进了京都明音坊,如今还当上了杜漾琴师的徒弟,我记得杜漾琴师可是深得当今皇上爱重,将他称作忘年之交,难道不比我这商户子女的身份好!”

    许老夫人知道林羽连进了明音坊,却不知道她竟当上了杜漾琴师的弟子,可虽说她身份如今是上了一个等级,可是却还是不及她心中所期待。

    “反正这婚约是赖不掉的,许老夫人若是不愿我连羽姐姐嫁过来,那便只能等我年满十三再嫁过来,反正我们姐妹二人,总有一个要嫁进你们许家!”

    林越清话毕,许老夫人陷入了沉思,林越清这丫头实在不太好缠,这次连吴刺史都出动了,她却还是这样活蹦乱跳站在这儿,这样的女子是万不能嫁到许家来的。

    倒是那林羽连,听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子也温和活泼,又是受人尊重的琴师身份,御儿如今也快年方十七了,给他先娶一房回来也好,等到京都遇到更好的,再做打算。

    许孝守听见林越清竟不是为自己而来,而是为了林总兵的女儿来的,心下终于缓了一口气。

    就在许老夫人犹豫时候,这许锦韵却开口了。

    “林越清,你不会又在打什么主意吧,以前你那么喜欢我兄长,死皮赖脸都要嫁给他,如今你却说要把婚约让给林羽连,我才不信你!”

    林越清见许锦韵质疑她的目的,无奈摇了摇头。

    “你这许府我林越清高攀不起,许老夫人和许知州这墙头草两边倒的习性,我林越清更是不敢恭维,别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

    许老夫人听见林越清的话气的脸上一片铁青。

    “你……你少信口胡诌,既然你们林家逼我们必取你们姐妹中的一个,我许府娶就是,不用等多时,今天我便让府上备上聘礼,去林总兵府下聘!”

    林越清见这许老夫人真是厌恶自己害怕自己反悔,果然知道婚书她让给林羽连后,恨不得马上就去林府下聘。

    “那这婚书,我回去便交给我叔父,此后你们许家和我林越清毫无干系!”

    许老夫人见林越清说的坚定,嘴角牵起一抹冷笑。

    “只要你林大小姐别再来纠缠我家御儿,别说落聘,就算明日成婚,我们许府也同意!”

    林越清见许老夫人一脸冷笑的得意模样,只是回以轻蔑的眼神,连客套的礼节都省了,转身直接就朝着许府外走去!

    云鸢跟着林越清出了府,陈端正在外面候着,二人正要上马车。

    突然一个荼白色衣衫的公子追了出来。

    那公子眉清目秀,个头高挑,墨发轻束很是书生气,与林越清记忆里原身爱慕的那个人重合在了一起。

    “许大公子拦在路前,所为何事?”林越清冷淡道。

    许锦御刚刚一直在正堂外偷听着,知道林越清要将婚约让给林羽连,还坚定说再也不会来打搅他,他还是忍不住追了出来。

    “我……我听说你把婚约让给了你姐姐。”许锦御声音清冽,温缓好听,看着林越清的眼神有几分不敢置信。

    林越清闻言点了点头。

    “许公子文采出众,我姐姐林羽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们二人应是天作的璧人,小女才疏学浅,行为又粗鄙,实在不适合许公子,自当让贤。”

    许锦御没想到自己就是在青云寺一个月,这林越清竟是像换了个人似得,让他有些很不习惯。

    往常林越清绝不会这样冷淡和他说话,每每一见到他必是要纠缠许久,可今日的林越清轻轻松松就说要让婚约,对他更是这样疏离冷淡。

    “你可是想好了?”他不由再次问道。

    林越清缓缓点了点头,许锦御心下竟是觉得有一些异样,许是从小被林越清纠缠惯了,看到林越清这样对他淡漠,竟是觉得有一丝空落落的。

    比起林越清,那林羽连小姐确实更优秀更招人喜欢,可是他竟是有些不舍林越清,他突然发现自己竟有这样荒唐的想法,立马收回了心绪。

    “第一次见你这么大方,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虽然你我已经没了婚约,可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但愿你也能觅得佳人过的美满。”

    林越清想到这原身生前种种都是为了这位许公子,而他竟是这般没把她放在眼里,便不想再与他纠缠,只道。

    “谢过许公子!”

    便转身上了马车。

    而此时听到消息急跑过来的临王,看见两人在知州府前你一言我一语有说有笑讲了好一会儿,手下不禁缓缓捏紧。

    这就是你告诉我的不想考虑情爱,一转头却拿着婚约跑来许家与这许锦御相会,越清啊越清,我就是这么好欺骗吗?

    临王心下暗道,一旁追过来的席昭见临王那要吃人的模样,正要上前劝说,便见他一个闪身朝着林府的跑车追了去。

    林越清和云鸢上了马车,她刚把遮面取下,突然马车轻歪一个白影就钻了进来。

    姜若协见越清今日出门见许锦御竟还画了妆,心下更是动怒,一把就将车里多余的云鸢扔了出去。

    席昭在后面追着马车,见一抹绿色的身影被扔了出来,连忙上前将她接下。

    林越清见临王竟是暴躁的把云鸢扔了出去,连忙撩开车帘看向外面,见席昭把云鸢接住了,心下虽是放松了,却满是愠怒的看向眼前这个毫无礼教乱闯府车的临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