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抵达

    看到林牧走出来,韩二小姐瞥了他一眼,说道:“就知道你还在睡觉,快些醒了,这就要出发了。”

    林牧打了个呵欠,无奈说道:“这才什么时辰啊,用得着这么早就出发吗?”

    韩玉若微微一笑,柔声说道:“妾身之前说过的,此去沧州城,有上百里的路程,若是不早点出发,到了那边就很晚了,我们要提前一些出发,好早些到安置下来。”

    韩二小姐说道:“姐姐说的极是,他就是懒散惯了才这么多借口,要我说就应该去找个锣鼓在他耳边敲敲,看他还如何偷懒。”

    韩夫人瞪了一眼韩玉柔说道:“玉柔不可如此跟你姐夫说话。”

    说着韩夫人看向林牧,笑着说道:“牧儿昨夜睡得可好?今日要不是早些赶路,也不会这么早就叫你起来了。”

    岳母大人说的话真是温暖心窝啊,林牧呵呵一笑,说道:“多谢岳母大人关怀,一夜睡得极为安好。”

    韩夫人点了点头说道:“此去安州,玉若她们是女子,行事诸多不便,你可要多多费心了。”

    “哪里哪里,娘子巾帼不让须眉,有她英明领导,这一路必然是畅通无阻,平安顺利的。”林牧笑着说道。

    开玩笑,娘子可是正儿八经的武林高手,十个我都不是她的对手,而且她可是韩家现在的掌舵人,自己这一趟是去打酱油的,诸多事情还是要靠娘子啊!

    韩二小姐看着林牧,欲言又止,却碍于韩夫人跟韩玉若在场,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一趟去沧州,她跟韩夫人都不去,虽说这一次布行商会很是重要,但家中同样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韩夫人需要韩玉柔留下来帮她才行。

    毕竟现在韩家开展了很多产业,成衣铺子,制冰坊等等,都需要大量的人手,此行有韩玉若一人,再加上家中布坊的几个老师傅,以及一些伙计已经足够了。

    韩玉若看到人马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便对韩夫人说道:“娘亲,您跟玉柔回去歇着吧,我们这就出发了。”

    说着,韩玉若跟林牧还有环儿朝着外面走去,韩夫人跟韩玉柔没有立刻回去睡觉,而是一直送到了韩家的大门口。

    大门口外面,以高勇为首的一队护卫已经准备完毕,形成了车队,就等林牧跟韩玉柔他们了。

    忽然,韩玉柔疾走几步,拉住了韩玉若的手说道:“姐,一路小心!”

    说着她看了一眼林牧,那美眸之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

    韩玉若点了点头,韩玉柔又看向林牧,最后轻轻说道:“在外小心。”

    “我会的。”

    林牧笑着说道:“在家好好照顾岳母大人,记得不要喝那么多酒。”

    韩玉柔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林牧,知道这家伙在笑话自己,毕竟昨日她的确是一口酒就直接从上午睡到傍晚才起来。

    韩玉若上了马车,林牧也跟着上去,最后环儿也上去了,这辆马车便是他们三个乘坐的,其他人都骑马。

    接着韩玉若从马车上掀开了帘子,对着韩夫人跟二小姐挥手:“娘亲,玉柔,你们快回去歇着吧,我们用不着几日便又回来了。”

    说完,车队启程了,一路朝着城外行去。

    韩夫人跟韩玉柔站在门口,看着马车消失在道路尽头,远远没有回过神来。

    韩玉柔双手合十,心中暗暗说道:“一路平安……”

    ……

    ……

    在林牧的认知中,古代世界都是处处充满危险的。

    一般商人车队在外面行走,经常会碰到拦路抢劫的马贼,然后双方爆发战斗,惨烈的一匹。

    对此,林牧上了马车之后,就打起了精神,来到这个时代,他现在是第一次出远门,对于沿途的风景,是要好好领略一番才行。

    但他很快失望了,因为此时才凌辰四点多,四周围都是黑漆漆的,看个鬼的风景啊。

    无奈之下,他跟韩玉若她们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就开始在马车里面打盹梦周公去了。

    等到林牧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大亮,车队也停了下来,在沿途的一个镇上进行休整。

    外面的风景没啥好看的,无论是建筑还是其他,跟安武城没多大的区别,充满了古代的风格。

    给马匹喂饱了草料,简单休整之后,车队便再次出发了,而一路上,也没有出现林牧想象中的拦路抢劫场景,一切都枯燥无比。

    坐马车赶路,而且还是长途,并没有林牧想象中的那么舒服,反而一路颠簸,让他竟然出现了晕车的迹象,这让林牧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连跟韩玉若她们聊天的兴趣都没有,一路上都是昏昏欲睡的样子。

    终于,在傍晚时分,一座城池映入了眼帘,老高大声喊道:“大小姐,姑爷,沧州城到了!”

    虽然老高看起来依旧精气十足,但其他的伙计,包括马匹在内,都已经是人困马乏了。

    听到老高的话,林牧精神一震,连忙掀开了车帘,城门口人来人往,繁华热闹程度比起安武城犹有过之。

    经过士兵的简单排查,车队入城,便可以看到街道两边的酒肆茶馆,勾栏楼台极为喧哗热闹,林牧看到这些,便知道这沧州城的繁华程度,的确是要超过安武城了。

    他对于庆国的州城并不是太熟悉,也没有在意,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车帘外的景象。

    “走,去分行吧,张婶想必已经等了我们许久了。”韩玉若下令道。

    “是,大小姐。”随着韩玉若的命令一下,车队便直接朝着韩家在沧州城内的分行而去了。

    韩家在沧州城的分行,宅院规模不小,正对着一条贯穿沧州城的河流,在沧州城里面算是黄金地段,分行的掌柜,竟是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精干妇女。

    “大小姐,你可算来了啊!”那掌柜地看到韩玉若下车,走上来亲热地拉着她的手笑着说道。

    “张婶,多日不见,你身体可好?”韩玉若对这个掌柜的似乎很是亲切。

    张婶笑着说道:“好,好得很啊,托了夫人跟大小姐的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