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国书到了

    今是七月十五,按照惯例诸葛晟在张暖语的宫殿里面陪她,不过前两日去吴美人那呆了一晚,吴美人第一次有些激动都哭了起来,诸葛晟搂着哄了好一阵,两人在一起云雨一番,还真有些新鲜感,虽然模样就那样,可是年轻身子软的很,而且没生过孩子的跟生过孩子的感觉不一样。不过今日陪着张暖语就算是休息一下,只要跟她说说话,温存一下就可以安心睡觉。

    “陛下,华东国来加急的国书。”外面的小太监站在门口轻声说,心想着陛下要看就送进去,不要看就算了,反正也是别国来的国书。

    “怎么这么晚还送进来了?”诸葛晟不解。

    “因为是加急的,以前先帝爷在的时候跟华东如今的太上皇交好,吩咐加急信不论多晚都送来。”小太监在门口解释。

    “那就送进来吧。”诸葛晟又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拿着灵儿写给他的国书看了一遍,看完气的扔到地上。

    “阿晟,怎么了?”张暖语忙侧身起来。

    “没事,你躺着吧。”诸葛晟又忙扶着她躺下来。

    “华东的陛下为难咱们了么?”张暖语躺在诸葛晟的臂弯里。

    “没有,就叫朕放了魏王妃,要拿华东对朵依的通缉令来换。”诸葛晟没有说石觅,毕竟他在这叫叶子凡。灵儿还威胁他说要是不放魏王妃就放猛料给自己,猛料,什么猛料。灵儿好话说了一大堆,诸葛晟都记不住,就记住她威胁自己的了。

    “陛下,魏王妃不是跑了么?”张暖语不解。

    “朕一定会抓到她的,一个怀着孕的女人能跑哪,居然还动手杀了人!往北的路上每个城门都有认识她的,她哪都去不了。”诸葛晟想想还生气,皇后要他善待萌萌,结果萌萌杀人之后就跑了!要不是看在她是真的心善的份上,诸葛晟都认为她是一伙的了。

    “睡吧陛下。”张暖语不想肚子里的孩子听这些,在诸葛晟怀里找一个舒服的姿势睡了。

    诸葛晟躺在床上想着信上的事情,灵儿还说耶律朵依跟石觅在与北蒙战争时候在野地打野被抓着,华东军队这才完胜北蒙军。耶律朵依,石觅!诸葛晟的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自己调查很久没有结果,突然就这样把结果摆在自己面前。信不信呢,信上还说现在石觅已经是个太监。这个自己还真的不知道,难道是挑拨离间?让自己放过魏王妃,她说她也放过石觅跟朵依。看似公平,其实她的筹码不也在自己手里吗!

    诸葛晟看着怀里的暖语已经睡熟,轻手轻脚的起来,批好外衣,小太监忙上前来,诸葛晟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自己轻轻的出了门,转脸对小太监说:“朕睡不着,出来转转,你陪着朕就行了。”

    诸葛晟带着小太监在皇宫里转着,从朵依门口过的时候站了一会,小太监忙上前问:“陛下,要进去吗?奴才去通报一声。”

    “不用,走吧。”诸葛晟心里还在膈应着那封信上的内容,朵依跟他在谷里第一次的时候还有落红,一直他都认为朵依是他一个人的,南粤虽地处南边四季如春,却信奉儒家思想,诸葛晟对这些还是很在意,如果灵儿说的是真的,那真的说到他的心坎戳到他的痛处了,不过石觅是太监,那这肚子里的孩子就一定是他的,一切还是等孩子生下来再算吧。叹了一口气,诸葛晟迈动步伐往前走去。

    “主子,刚才陛下在门口站了一会,又走了。”蕊心跑到朵依耳边小声的说。

    “哦?陛下今日白天也来了,为何这时候还从这过,今日七月十五,是要去皇后那过夜的。”朵依靠在床上,孕吐近日来有些严重,白日黑日的都睡不着觉,她真的该喝避子汤的,来南粤没人帮她,连避子汤也搞不到,只要诸葛晟不同意,她是什么都没有。

    “明日奴婢去打听打听,看看皇后那里今夜有什么不一样吗。”蕊心给朵依掖了掖被角,其实天不冷,就是朵依吐的没怎么进食,手脚都是冰冷的。

    “哎!怀这个孩子真是受罪!”朵依现在心情烦躁:“前两日魏王妃跑了是么,禁军的叶统领还没回来抓她?”

    “听说叶统领被困在华东的抚州城了。”蕊心把今日探听到的情报都跟朵依汇报一番。

    “哦?困在抚州,被抓了吗?”朵依忙问。

    “好像没有,魏王在抚州堵着他不让回南粤。”蕊心跟探听到什么大事情似的,在那嚼着舌根。

    “原来是这样,哎,深宫寂寞,还是靠你才能八卦一些好玩的事。”朵依听完又舒了口气,还好没被抓啊。

    “听说那魏王妃可真是个狠人,夜晚杀了人才从地道跑出去的,至今陛下派出去的人也没有找到她,一个大着肚子的妇人,能跑哪去啊。”蕊心她们都觉得魏王妃真的太厉害了。

    “那个魏王妃是华东来的郡主?”朵依来南粤不久,也就听别人提起过。

    “嗯,据说啊,魏王以前看上的是华东的现今陛下,去求娶的时候还闹了笑话,最后娶个郡主回来,郡主跟现今陛下的关系很好。就因为这先帝爷很喜欢魏王跟王妃,上次有两颗夜明珠,大些的给了现在的皇后,当时的太子妃,小些的就给了魏王妃。”蕊心这八卦本领了得,宫里啥事都知道,百事通。

    “还有这回事,真是没听说过的什么稀罕事都有。”朵依就纳了闷了,灵儿有什么好,还没自己漂亮,以前也同样是皇储,怎么都喜欢她。

    “魏王妃从华东来的时候,带了好些金银珠宝,来这都散掉了,讨好了不少人。据她自己说那珠宝都是现今的华东陛下送的。”蕊心嘴里都是八卦,说都说不完,朵依闲来无事,也喜欢听,权当解闷。

    “你回来再有这样的八卦,回来都告诉我。真的有趣,解闷。”朵依笑了笑摆摆手叫她下去。自己还是要抓紧让诸葛晟出兵才是,现今肚子里的孩子不知男女,诸葛晟缺孩子,也算是慰籍一下他。

    皇后从诸葛晟穿衣开始就醒了,最近觉特别浅,诸葛晟走后就坐了起来,看见床头柜上有封国书,拿起来看了看,眼珠子都差点被吓出来,朵依居然,这可怎么行!石觅是谁?说的好像也在南粤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