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8章 探讨

    “如今的国有五大商业银行,最大的缺点就是胆子太小,不敢放贷给这些私人公司。”殷俊道,“他们总觉得30万、50万、100万的小工厂太过弱小,一旦倒闭的话,就容易收不回资金。但其实真正想要做事业的人,根本没有那么多坏的心思。

    如今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不断的有人愿意走出新的路子,对于这些私人公司,我们是应该要积极的支持,让他们成为主体经济的一种补充!那怎么支持呢?除了税收和优惠条件之外,各种资金的提供,不是最好的支持吗?”

    朱平范闻言点了点头,“粤东素来都有做生意的传统,从古至今的品行都不错。这个贷款方面虽然需要谨慎,但殷先生你也说得很好,如果我们没有大规模的支持,他们哪里敢去发展自己的事业?作为公有经济的补充,我们是有必要扶持的!”

    少年不觉一笑。

    现在还提倡什么“公有经济的补充”,但过了十来年就会知道,这些私人企业会把无数的国有工厂逼得死去活来。

    30年之后,除了有限的一些行业,所有的经济主体,都已经是私人股份制公司来做主了。

    只不过现在大家还没有察觉那种迸发出来的热情,不晓得这种活力,能创造出多大的奇迹。

    “可是这种小工厂小企业的放款,还是需要有很高的坏账率准备啊!”旁边的芮成智忍不住就提醒道,“我们现在的资金,并不怎么宽裕,如果放开了让他们来申请,到底多少才够用呢?”

    “这倒是一个问题。”朱平范微微颌首,“具体的方面,我们可以找专门的人士来看看……对了,殷先生,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朱先生你说得很对,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来做,就是最好的。”殷俊笑道,“我又不懂银行方面的事情,但如果是商业银行方面的问题,香江这边有不少的华人银行,或许可以向他们请教一下。比如盘古银行的陈先生,就是最好的人选之一。”

    “嗯,我知道了。”朱平范点头笑了。

    他很欣赏殷俊的这种态度。

    懂就是懂,不懂的方面,一点儿都不会去逾越进言。

    至于殷俊提议的这位盘古银行陈先生,恰好还是朱平范的好友,两人这么几年以来,都有着不错的联系。

    所以朱平范深深的知道,陈必成有着多么强悍的实力和经验。

    “至于说坏账率,我觉得不用担心。”殷俊接着又道,“只要是审核人员足够的专业,又有着严格的监管制度,坏账率就不会高……最怕的就是监守自盗和极度不专业。”

    少年这话可没有说谎。

    以后的各大商业银行,包括招商银行在内,坏账率都没有低于20%的,最高的几乎能吓死人。

    但唯独是在开放网络牌照之前的有两家小型的地方银行——江南泰隆商业银行和江南台洲银行两家,针对的是中小企业贷款,而且是绝大部分都没有任何的抵押品,但坏账率不过5%!

    普通的中农工建交银行,没有抵押品你甭想贷出一分钱的款来。

    可这两家银行,人家不要抵押品,却能创造这么好的利益和超低坏账率,那可就跟什么规模、实力和背景什么的没有关系了。

    直指核心的因素,显然就是在贷款审批上面,双方的不同。

    具体他们怎么做的,殷俊不晓得,可这样的成功经验,却肯定可以复制。

    更别说现在的人们,比起30年之后的人们来,还是要淳朴许多。

    粤东这边做生意的人,只要是在家乡附近做生意的,真正要摆烂的绝对是极少数——他们这边的乡族观念可是很浓厚的,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能在家乡父老面前丢这个脸。

    事实上也不仅仅是粤东,华国人从古至今,家族和家乡观念都非常浓厚。

    除了极少数的人,哪怕是再怎么残暴和不要脸的人,在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亲人和朋友面前,一般也是抹不下脸面的。

    只不过区别在于,其它地方的人不擅长做生意,许多人做生意都会亏损,想还钱都没办法还,所以只能赖债逃跑。

    而粤东和江南的人,千年之前就擅长做生意,所以他们只要有能力去做生意的,大部分都会有能力赚钱。

    能赚钱了,他们还担心什么还贷款?

    于是这便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形成了一个区域的整体产业链。

    所以面对中小企业的商业银行,殷俊可以提议在粤东、在江南去做,但坚决不可能现在去黔州和敦煌去做,也便是这个道理。

    当然了,殷俊现在说的,两位大佬都不敢相信。

    他们不知道殷俊讲的是已经成功过的经验,他们只以为是香江的成功经验。

    香江和内地是完全不可能一样的,所以香江的成功经验只能够借鉴,绝对不可能复制。

    “银行的事情,我们会积极的来处理,为他们提供更多的资金保障。”朱平范淡淡的道,“另外对于雇工人数方面的事儿,不知道殷先生有什么想法?”

    雇工人数?

    殷俊蓦的明白过来。

    这就是著名的“七上八下”了。

    按照德国的马老爷子的理论,雇佣七个人做事儿可以,但超过这个数目就会引发极大的不安,向着西方世界靠拢。

    但事实证明,如果生搬硬套的话,华国的经济直接就要完。

    所谓雇工人数不能超过7人,纯粹就是不符合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

    以后华国的工厂,雇佣的人成千上万,都没有见有多大的问题。

    反而因为人员的集中使用,使得我们的产品质量更好、成本更低、各种物资流动更加方便,从而让华国制造畅销天下。

    但是,这个事情殷俊是绝对不会参与的。

    因为在这个年代,这个问题一点儿都不好笑,反而是争论的重大焦点。

    具体要到三五年之后,上面才会默默的放开这个限制,到了92年之后,才会真正的完全放开手脚。

    虽然粤东这边是最激进的,在前几年就偷偷有了几十个人的工厂,但他们也从来不会去公开的宣布和讨论,而只是悄悄的做事儿。

    上面是知道这事儿的。

    可无论是云老萧老,还是那些固执的老人家,都把这里当成了一块试验田,看着他们怎么来应对,以及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然而有一点,他们绝对不能大规模的放开用人限制,不可能上百、上千的工厂开得遍地都是。

    这就是朱平范很苦恼的地方。

    光靠公有制的企业工厂,粤东一辈子都比不上东北的那三个省份——那里几万、十几万的工厂都有,全华国80%的重工业都在那边,粤东根本比不上。

    发展轻工业的工厂,粤东也比不上长三角的沪海等。

    从100多年开始,沪海便是全国的宠儿,华国的轻工业工厂大部分都在沪海和它的周边三个省份,粤东比起他们来,根本没有优势。

    只有发展这种小快灵的私有制工厂,粤东才有可能遍地开花,才能迅速的和香江、宝岛一样发展,超过全国所有的省份。

    老是这种几十人、几十人的工厂,规模根本发展比起来,也难怪朱平范心急了。

    “我是香江人,这种事情不适合我来进言,具体还要上面统一了想法,粤东才能解除束缚。”殷俊明白朱平范的意思,但他也表示了拒绝。

    朱平范闻言只有苦笑。

    殷俊是个聪明人,而且保有非常超然的地位。

    本来朱平范是想要让殷俊跟上面谈一谈,以他世界首富、华人未来的统帅的身份,说不定上面能再为粤东打开一些束缚。

    没想到殷俊张口就拒绝,说明自己不愿意掺和到里面。

    这样朱平范也很理解。

    毕竟殷俊只是商人,而不是一个想要在政坛上发展的人。

    他没有理由在这么敏感的问题上去和华京谈话。

    因为他本身就是香江商人,在内地无论雇佣多少人都会被允许,而且上面还巴不得他雇佣得越多越好。

    所以这个七上八下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朱平范叹了一口气,这边的芮成智却又插嘴的道:“殷先生,那么你觉得我们粤东这边,还缺乏了什么东西,以至于香江的公司很多都没过来开设工厂呢?无论是优惠条件、地理位置、人工成本……等等,我们的优势都很大啊!”

    “谁说缺东西了?”殷俊道,“我们这不都来了吗?方便面工厂针对的目标就是全东南亚的民众,别说是一万工人了,未来三五万也绝对不嫌多。”

    “我们粤东有5000万人啊!”朱平范道,“再加上源源不断涌来的民工,起码要有500个这样的工厂,才能算得上勉强够用。”

    他说的倒是实话。

    未来30年,来粤东打工的内地人,每年都超过3000万人,给粤东带来了大量的劳动力,也为粤东的经济腾飞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所以总用工人数,其实是超过了5000万人的,三五万人的工厂,500个也只能说勉强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