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找茬的乐彦玮

    乐彦玮很郁闷。

    乐氏祖籍南阳,后迁徙至雍州,三代经营,亦不过是区区一介士族,无权无势,与门阀相去甚远。

    这等情形之下,对于仕途深有抱负的乐彦玮如何能够拒绝士林领袖抛过来的好意?是以哪怕明知道房家不好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应承下来。人家给你机会的时候你若是不接着,那可就不止是要不要脸的问题了

    乐彦玮无可奈何,只能横下心以得罪房氏父子的代价获得文官主流的认可,就算极可能遭受来自房氏父子的反噬,可因此能够加入萧瑀为首的士林清流之阵营,亦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可是谁能料到刘洎又从中插了一脚?

    一整天,乐彦玮差点愁白了头发,不知如何向萧瑀交待。微末士族便是如此艰难,族中未有见多识广的长辈给你剖析时势分析利弊,更未有身居高位者为你周旋转圜化解危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等到天色擦黑,自泾阳监察租赋收缴之后返回御史台交卸了一日之总结,正愁眉苦脸的琢磨着要如何向萧瑀交待,刘洎派人来将他叫了过去

    乐彦玮在泾阳待了一整日,自然不可能知道骊山农庄发生之事,乍闻刘洎说身体偶感不适,明日让他前去骊山农庄,乐彦玮先是一愣,继而欢欣莫名,只觉得漫天的云彩全都散了。

    时来运转啊

    回到家中搂着新娶的小妾折腾了半宿,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便让侍女侍候着洗漱,而后黑着眼圈儿便骑马直奔骊山。

    *****

    房家父子进行了一次秉烛夜谈。

    房俊纵然有重生之经历,胸中自有古往今来王朝兴替天下盛衰之见识,本身亦曾在官场蹉跎数年,可是终究未曾站在一国之宰辅的位置上高屋建瓴,对于事物的理解难免过去肤浅。

    而房玄龄堪称历史上响当当的名相,无论治国理念亦或是政治智慧,皆有着独到之处,将诸多经验见解详细道来,房俊两相结合,互相印证,顿时有着茅塞顿开之畅快

    重生者不是万能的,急功近利不仅是取死之道,更是祸国之根源。

    父子两一直聊到东方破晓,房玄龄终究年岁太大精力枯竭,昏昏沉沉的自去睡了,房俊则兴奋莫名,颇有一种玄幻世界当中“破镜”之酣畅,只觉得自己的境界比之以往高了不止一筹,心情愉悦,睡意全无,洗了把脸换了一套寻常的褂子穿上。

    他在家中向来不讲究仪表,吃穿用度尽皆以实用舒适为准,绝不贪图排场。这件褂子乃是作坊里刚刚纺织出来的棉布所缝制,看上去毫无光泽且软塌塌的有些邋遢,但是轻薄透气贴身,这样重生以来一直穿着丝绸的房俊仿佛找回了前世的感觉

    随意穿了一双千层底的布鞋,整个人衣饰寻常没有半分世家子弟的气派,却又干净清爽,便溜溜达达出了庄门,在清晨的农庄里逛了起来。

    房家庄园门前那条由山脚直达山顶的水泥路,在庄园附近早已形成了一处不下于集镇的繁荣商业区。数十家店铺沿着水泥路两侧铺开,布庄、当铺、酒肆、车马行、杂货铺数千人集中聚居的地方,在唐朝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小型的县城。

    房俊一摇三晃的沿街逛着,感受着欣欣向荣的氛围,心底无比自豪。

    这可是自己一手建起来的庄子,若是没有自己,整座骊山都将成为皇家的后花园,丰沛的水利都将白白流淌,直到几百年后关中水位下降骊山上的泉水河流干涸,哪里会出现这等遍及山腰的暖棚和水田之盛景?

    更别提这里许多百姓都是因为他才没有成为流民,没有冻饿而死弃尸荒野,而是在此繁衍生息,生活富足。

    人类的满足感来源于何处?

    在房俊看来,体现自己的价值并且能别人带来快乐,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一项。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呦,二郎昨晚没回长安啊?”

    馒头铺的胖老板娘正将蒸笼取下打开盖子,一股热腾腾的白气升腾而起,随之而来的便是浓郁的香气。

    没错,在唐朝,馒头也是有可能有香气的,因为有的时候它带馅儿唐朝没有“包子”这个名称,那是宋朝才会出现的,但是包子这种东西绝对有,当然,唐朝人不管有馅儿没馅儿,一律称之为“馒头”,到了后来,馒头之有馅者,北方人方才称之谓包子

    房俊闻言停下脚步,走到铺子前,伸手拿了一个包子,咬了一口,包子皮松软滚烫,里头的菘菜馅儿裹着剁得细碎的猪肉臊子,那叫一个香!

    房俊一边啃包子,一边探头探脑往铺子里头瞅,嘴里嘟囔道:“咦,你家金玲儿呢?好几天没看见这丫头了,怪想得慌。”

    胖胖的老板娘便掐着腰瞪着眼珠子嚷嚷:“哎呀,就知道你这个棒槌对咱家闺女没安好心,金铃儿已经许了婆家,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房俊咬了一口包子,不满道:“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没安好心?你家闺女长得好看,多看两眼不行啊?再敢聒噪,信不信本郎君立马派人将你家丫头抢了回去拜堂成亲,让你当个便宜丈母娘?”

    胖老板娘毫不示弱:“还没有王法了?你敢强抢民女,我就告到房相面前,看他老人家怎么打断你的腿!”

    铺子里有两个正在就着豆花吃包子的食客,听到这话,便起哄道:“二郎千万别这么说,这胖娘们儿话虽然说得狠,就怕是到时候不用你抢,她自己就把闺女拾掇得漂漂亮亮送你床上去!”

    里屋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正巧掀了门帘出来,尖俏的下颌一张小脸儿白皙清秀,山野之间难得的秀美清纯,听了众人打趣的话语,眨巴眨巴眼睛才反应过来,一张小脸儿瞬间红得像是煮熟的虾子,惊叫一声,羞不可抑,掩面就跑回里屋去了,那细细的腰肢翘翘的臀儿,看得一群大老爷们儿一阵眼热心跳

    胖老板娘就掐着腰破口大骂:“你们这帮破落户,是要跟着房二郎学坏了是吧?他敢强项民女,你们是不是都要做帮凶?”

    有人说道:“老板娘你别嘴硬,就问你若是二郎的嫁妆抬到门口,你这个女儿嫁是不嫁?”

    胖老板娘瞪着眼:“放屁!谁稀罕他的嫁妆?他要是敢说娶,老娘所有家当都倒搭给他也行!”说着,自己也呵呵笑了起来。

    这几年,房二郎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棒槌是真的棒槌,可是心善,以他这样的家世人品什么样的小姑娘跑得掉?可人家别看嘻嘻哈哈没个正行,这等欺男霸女之事,却从来都未曾干过一桩。

    众人也哈哈大笑,起哄房俊是不是惧怕高阳公主,眼馋黄花闺女也不敢往家里娶?

    太阳渐渐升起,骊山农庄已经热闹非凡。

    落户在此的数千流民早已安居乐业,连带着本地的居民也因为房俊大肆购买土地而家产颇丰,之后的水稻栽种、温棚种植,给骊山农庄百姓带来大量财富的同时,更是将关中附近的米商、菜商等等商贩吸引过来。

    有了兴盛的商业,便会有大量的人流涌入,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造就了现如今的骊山农庄人满为患,房家庄园的大门前整条街都被各式各样的店铺挤满了,一大早便热闹起来。

    前来购置菜蔬的商贩、起个大早等着缴纳租赋的庄客、想要高价从百姓手中收购上等骊山特产上等稻米的米商,见了面打招呼的、吆喝着贩卖商品的,各式各样的声音混合着数家早点铺子里冒出来的米粥香、包子香、馍馍香充满了繁华富庶的安逸祥和。

    乐彦玮牵着马走在这繁华的集镇上,左右张望,寻找着可以作为攻歼房俊的一切把柄。

    陡然间,耳朵里传来一句嚣张的话语——“你家闺女长得好看,多看两眼不行啊?再敢聒噪,信不信本郎君立马派人将你家丫头抢了回去拜堂成亲”

    嗯?

    强抢民女?!

    乐彦玮瞬间两眼通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