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突然袭击】

    王渊呼道:“看座!”

    “多谢。”唐伯虎抱拳答谢。

    “险夷原不置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王渊突然吟起诗来,吟完之后还问:“此诗如何?”

    唐伯虎赞道:“豪迈飞逸,情致旷达,王总制好胸怀!”

    王渊摇头说:“不是我写的,是恩师阳明公的诗作。”

    “告辞!”唐伯虎起身就走。

    “我不是在羞辱你,”王渊说道,“当时阉宦当道,恩师挨了廷杖,下了大狱,夫人小产,又被贬谪贵州做驿丞。半路遇到锦衣卫截杀,靠跳水装死逃过一劫,回乡时还在海上遭遇台风,差点葬身鱼腹。恩师肺病复发,一路强撑病体,还沿途收徒讲学,在贬谪路上写了这首诗。”

    唐伯虎回转身来,重新坐下:“令师确实值得敬佩,可他即便贬为驿丞,依旧有望重回朝堂。而我唐寅,是被剥夺功名,这辈子都仕途无望。”

    王渊问道:“失去功名,跟丢掉性命,哪个更恐怖?”

    唐伯虎说:“难以评判。”

    王渊说道:“恩师在贵州,住的是山洞,粮食还要自己耕种,左邻皆为茹毛饮血之辈。若换成你,会怎样做?”

    唐伯虎默然。

    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去贵州赴任,直接辞官回老家喝酒去了。

    王渊说道:“恩师没有气馁,在龙岗山上悟道,教导蛮夷子弟读书习字。他离开贵州时,已有弟子数十,好友与求学者数百!”

    唐伯虎叹气说:“我不如也。王总制想说什么,一并说完吧,我只当来杭州游山玩水。”

    王渊笑道:“换成旁人,我才懒得废话。说这么多,是想你收起愤世嫉俗之心,既然来此应聘幕府,就不要再觉得天下人都有负于你。否则,我哪敢收你做幕僚?吾师有一言,我想赠与阁下。”

    听得一番解释,唐伯虎稍微平息怨气:“请讲。”

    王渊说道:“人生大病,只是一个傲字。”

    唐伯虎颓然一笑:“此理我也悟得,就是做不到。人无傲气,与犬类何异?”

    王渊摇头说:“人应有傲骨,不应有傲气。数年前,我也傲得很,恩师才赠我这句话。其实,恩师也傲得很,他在朝做官,不收人一钱,也不与人一钱,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呢。”

    王阳明和唐伯虎,老家相隔不到五百里,而且是同一年参加会试。

    彼此或许未曾谋面,但肯定都听说过对方。

    唐伯虎叹息道:“王总制不必担忧我恃才傲物,在宁王府上,我吃屎喝尿都做得,哪还会在你这里摆什么架子?”

    王渊讶然道:“你跟宁王有接触?”

    唐伯虎说:“两年前,宁王重金请我去做幕僚。”

    王渊笑问:“他打算谋反吧?”

    这下换成唐伯虎惊讶:“王总制怎知?”

    王渊说道:“心明眼亮之辈,怎会看不清楚?宁王这些年,派人在京城到处贿赂官员,又勾结太监、锦衣卫和边将,还买通阁臣、尚书恢复侍卫。他若不是要谋反,还能是想做甚?”

    “既如此,朝臣皆知,为何不将其法办?”唐伯虎问。

    王渊说道:“因为满朝皆收其贿赂,少数几人说话没用啊。”

    唐伯虎叹息道:“唉,宵小盈朝,还是跟当年一样。”

    王渊说道:“你若愿留下,以后就替我撰写来往文书,顺便为我出谋划策。或许,我能还你功名也说不定。”

    “真的?”唐伯虎眼睛突然明亮起来,仿佛整个人都焕发新生。

    王渊笑道:“当今陛下,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还你功名,只是小事一桩。”

    出谋划策什么的,纯属扯淡。

    王渊缺一个文吏,妙笔生花那种,唐伯虎就很适合。

    突然,袁达走进来,在王渊耳边嘀咕几句。

    王渊起身说:“子畏先生,走吧,看看我是如何做官的。”

    唐伯虎立即跟随,袁达那匹马也借给他骑。

    却见王渊召集十多个读书人打扮的属下(弟子),又带着数百军士出营,绕着城墙直往北关杀去。

    唐伯虎问道:“王总制要去剿匪?”

    王渊哈哈大笑:“剿匪带兵就够了,我还带这么多弟子?带去给匪寇写墓志铭吗?”

    唐伯虎被这话逗乐了,跟着莞尔一笑。

    众人直奔北关而去,惊得沿途鸡飞狗跳,暗中监视王渊的帮闲,也连忙跑去报告自己的主子。

    王渊只向皇帝要了南关职务,却故意留着油水更丰厚的北关不动,自然有原因的。

    五百神机营将钞关三面包围,只留下靠河的一边。很快,靠河的一边也被接管,所有钞关办事员都被火枪指着脑袋。

    浙江户曹兼钞关主事喻智,慌忙跑出来问:“王总制,为何带兵包围钞关?”

    王渊说道:“查账!吾奉皇命总督浙江,临行之前,受户部尚书邦秀公(石玠)所托,让我一定要好生查查浙江北关!”

    “查……查查查账?”喻智两腿发软,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

    喻智是正德九年进士,加上观政(实习)岁月,也不过才当官两年而已。实在是浙江北关油水太厚,只用今科进士执掌,而且一年一换。即便如此,也挡不住贪污。

    不贪不行,喻智上任之初,也想做个清官。但上任仅一个月,他就被拉下水了,实在是做清官压力太大,而做贪官又可以捞得太多!

    这家伙,历史上官至右副都御使,如今还在新手期就被王渊逮到。

    “王先生,有劳了!”王渊对王文素抱拳道。

    王文素虽然对王渊执弟子礼,但并非真正的弟子。他这个人形计算器,带着十多个数学尖子生,绝逼能把浙江北关的账目给查爆。

    等待通关的商船上,此时甲板站满了人。

    王渊对袁达说:“告诉那些商贾,此事跟他们无关,该如何过关还是如何过关!”

    话虽如此,在火枪的威胁下,关检人员一个个都打起精神,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公务员责任心。

    没过多久就闹起来,因为一艘官船被拦下。

    一个官员模样的家伙喊道:“胡闹,这是官船,怎容得你等搜查?”

    关检人员说:“官船更要搜查,严防官员携带私货!”

    因为官船免税,往往有官员携带私货,或者帮着商贾携带货物。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轻则降职,重则丢官。

    那官员下得船来,跑到王渊跟前哀求:“王总制,你就放下官一马吧,下官只带了几百匹布而已。”

    “你现为何职?”王渊问道。

    那官员道:“刚刚迁为余姚知县,正欲前往赴任。”

    王渊叹道:“可惜不是定海知县。”

    “啊?”那官员没听明白。

    定海县是浙江海上走私重灾区,那里的走私海港,占了整个浙江的三分之二。

    不过嘛,余姚知县也行,因为余姚同样有走私活动。

    王渊笑道:“把此人记下来,船上货物扣下,让他在关检文书上签字。”

    “王总制,你给条活路吧!”那官员哀嚎。

    王渊拍拍对方的肩膀:“放心,包裹北关户曹在内,我都只是记录在案,并不会立即揭发。只要你们好生配合开海,自然能够相安无事。”

    唐伯虎在旁边看着,若有所思,心想当官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钞关这边被王渊搞得鸡飞狗跳,城内的官员同样惊慌失措。从浙江三司到杭州知府,一个个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飞快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这王二不是开海吗?

    怎么跑来钞关查账?还他娘的突然带兵包围,连放火的机会都不给。

    王总督在钞关查账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杭州城。

    一家客栈里,张璁听到消息,顿时哈哈大笑:“王总制果真奇男子也,大明开国百余年,他是第一个敢在浙江北关查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