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夜晚营救

    上一世余欢的回忆录只说到99年的2月初妻子马静在妙居庵上吊自尽,并没有具体说是哪一天,但他写到马静自尽的那天,下着绵绵细雨。

    林不凡查看了天气预报,10天内,只有今天会有下雨。

    此时的天空也阴沉沉的,乌云翻滚,潮湿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余晨曦在大堂走来走去,愣是没有找到林不凡,于是就给林不凡打了电话:”喂。你跑哪里去了?”

    ”我找到马静了,你就在大堂等我,我先会会马静。”

    ”好,就看你的了小天,这事情要是你能拿下,我给你发奖金。”

    ”好!”林不凡哭笑不得,我还需要你发奖金吗?整个朝阳集团都是我的。

    林不凡朝厢房里看去。

    马静孤单的背影,特别让人感伤。

    林不凡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敲了几下门。

    马静转身,她的脸特别的苍白,双眸无神,是那种对一切都不在乎的眼眸。

    林不凡心里一惊,这是生无可恋的眼神呀。

    马静起身开门,”施主走错路了,这是后堂。礼佛在前堂。”

    ”马师太,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马静没有惊讶,脸上死气沉沉的,毫无波澜,”找我作甚?”

    ”我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也知道你心里的怨念。但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余欢心里每时每刻都在后悔,都在痛苦,不如就放下吧,给彼此一个机会。你们以后还可以有自己的孩子。”林不凡真切的说道。

    马静淡淡的看着林不凡,说道:”你不知我疾苦,怎能叫我放下呢?”

    马静经常做梦梦到孩子脱手死在车轮下,那种切肤之痛,丧子之痛,林不凡的确没有办法体会到。

    就在昨晚,马静还梦到了儿子,儿子浑身是血,留着泪说想妈妈了,说在下面很孤单。

    这也是为什么马静会在今晚选择自尽的原因。

    ”我知道我不能体会到你的痛苦,但人活着总要向前看,总不能永远陷在悲痛之中,逝者已逝,生者勉励。你儿子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呀!”林不凡真想告诉她,你死后,余欢整整抱着你的尸体过了一个月,他一辈子都没有再娶,临死的时候还在追悔当初没有及时回家。

    ”谢谢你!如果没有其他话语就请施主回吧,贫尼还要继续念经呢。”马静冷冰冰的说道。

    此时窗外飘起了雨点,淅淅沥沥。带着惆怅和悲凉,好像故意要渲染这种悲痛的氛围。

    林不凡沉默了片刻后说道:”马静,你信佛吗?”

    ”当然,我是出家人,怎能不信佛。”

    ”那如果佛让你还俗,和余欢破镜重圆,你会按照佛的旨意行事吗?”

    ”如果佛指引我这么做,我会的。”

    ”那好,记住你说的话。”林不凡合掌一拜,离开了。

    回到大堂后,看到余晨曦在拜佛,”佛主呀,请保佑朝阳电器,让我们度过这个困难吧。”

    林不凡笑了,说道:”求人不如求己!”

    ”呸呸呸,怎么敢当着佛主的面说这个。”

    ”世上人千千万,佛主哪有那么多时间一一成全你们,走了,肚子饿了,我们下山去!”

    余晨曦站了起来,问道:”和马静谈的怎么样了?”

    ”挺好!”

    二人走到后山的索道处。

    余晨曦惊讶:”有索道,为什么我们要爬山上来?”

    林不凡笑说:”当然是为了虔诚呀,你不虔诚,事情怎么能做好呢。”

    余晨曦气呼呼地嘟嘴:”什么都是你说的,这次要是不成功。你就下去当销售员吧。”

    ”干脆辞掉我得了。”林不凡笑嘻嘻的说道。

    ”你想的美,辞掉你,以后谁给我开车。”余晨曦撇撇嘴,甜蜜蜜的说道。

    坐索道下了山,就和余晨曦一起回了广元酒店。

    回到酒店之后。林不凡就去了3034号房间,关山昨晚接到林不凡的指令之后,连夜赶来。

    ”辛苦你了!”林不凡拍拍关山的肩膀说道。

    ”我不辛苦,老板您才辛苦了。”

    随后,林不凡就把接下去要做的事情说了一遍。

    ”能做到吗?”林不凡问道。

    ”老板这点小事情我能做到。你尽管放心。”

    ”那好,就看你的了。”

    晚上6点,林不凡和关山再上九云山,索道下午5点就关闭了,所以这次还是爬阶梯上去的。

    到了山顶,林不凡气喘吁吁,”看来,看来,我还需要多修炼呀。”

    关山奉承道:”老板你能一直跟着我已经不错了。”

    ”你可真会说话!”林不凡笑笑。

    妙居庵已经铁将军把门,关山直接翻墙而入,到了墙头就伸手拉了林不凡上来。

    此时天空还飘着小雨,山顶特别的冷,寒风卷起细雨打在二人的身上,山顶的竹林发出莎莎的声音,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此时已经是6点40分了。天色黑沉沉的,但奇怪的是竟然有月色。

    二人翻墙进入后,就直奔后厢房。

    很快就到了早上的那个厢房内。

    马静就住在这件厢房内。

    厢房内有一盏昏暗的白炽灯亮着,马静跪拜在佛像前,后脊背在颤动着。似乎在哭泣。

    ”佛主呀,弟子实在受不了了,心里太煎熬了,对不起了,弟子坚持不下去了……呜呜呜……”马静抽泣着。

    林不凡和关山在门外听到了这凄惨的哭诉。

    看来就是今天了。

    林不凡给关山做了一个准备好的手势。

    关山点头,然后顺着柱子翻身到了房顶,厢房都是瓦房,关山静悄悄的揭开一片瓦片观察。

    马静站了起来,拿出了一条绳子,然后悬挂于房梁上。

    她站到了凳子上。然后一闭眼就给自己套上了。

    马静打的是活结,脖子一旦套进去,活结就会死死的套住整个脖子,死结,人在挣扎的时候。能脱出来;活结是必死无疑了。

    她开始颠簸,蹬腿,脸型也变样了。

    就在这个时候,关山拿出了飞梭刀,嗖的一声,飞梭刀划过绳子,然后关山猛然一拉,飞梭刀又回到了手中。

    飞梭刀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铁链,一部分是刀片。

    ”砰”的一声。马静重重地落地。

    ”咳咳咳……”她剧烈的咳嗽、喘气,总算这口气是缓过来了,她慢慢地站起来,看着地上那很粗的绳子,她无法理解了。

    这么粗的绳子怎么会断呢?

    她又抬头观望。关山早就把瓦片盖上了。

    环顾一圈,她把目标定格在佛像身上,”佛主,你不让我死吗?”

    说完,马静觉得自己可笑,她虽然是出家人,但却是无神论者,她之所以出家只是避世和离开余欢。

    她再次将绳子做了一个活结,然后再次悬挂在房梁。

    同样的步骤,同样的结果。

    ”咳咳咳咳……”马静好一顿喘,”这,这怎么可能。”

    她拿起绳子看了又看,环顾四周,甚至打开门去看,都没有发现其他人。林不凡在她开门的时候早就躲了起来。

    回到房间内,赫然发现墙壁上的对联少了一联,低头一看,竟然在自己的脚下,这一联写到:般若缘生就还俗。

    墙壁上的那一联写着:了却无往遁空门。

    ”般若缘生就还俗……”马静惊愕的念道,”佛主。你是让我还俗吗?”

    佛像寂静无声。

    ”佛主,我没有缘生,我对余欢只有恨,要不是他,我儿子也不会死的。呜呜呜……我不还俗。”

    马静匍匐大哭。

    而后她突然站起来,抽泣的说道:”我还就不信死不掉了。”

    说完,她就朝门外冲,打开门,眼神定格在不远处的假山上。这是要头撞假山呀。

    也是凑巧,就在她想要起跑的时候,天空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雷声。

    ”轰!”的一声!

    马静直接跪下去了:”佛主,我不自杀了,请息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