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你真的了解赵灿吗?

    午饭是在和谐的氛围中渡过的,赵灿一直挂着微笑的嘴巴都僵硬了,没办法啊,今天中午就陪吃、陪喝、陪笑,妥妥的三陪。

    赵灿有个最受人待见的特点就是嘴巴特别甜,一口一个老奶奶,到最后要走的时候,索性就直接叫奶奶。

    “叔叔阿姨我还要去做公益就先走了。”对着鱼幼薇的奶奶,老人家耳朵不好说,赵灿声音大了些喊“奶奶,谢谢你做的墨鱼干,祝你天天开心,我先走了。”

    “小赵啊,你手受伤不方便,你把墨鱼干放在这儿,你忙完了,再回来拿。”

    “不用!千万不用。呵呵呵我放在大巴车上就行,不耽误你们一家人团聚了,再见。”

    挥挥手,提着麻布口袋走出院子。

    “这小伙子还挺不错的。”老奶奶笑呵呵的指着赵灿的背影对鱼幼薇父母说。

    “年纪轻轻挺懂事的,气质也不错,将来必成大器。”鱼国华点头夸张。

    “这个赵灿你还别说,等不到以后,现在就已经成大器了。”幺爸说“刚才我没说,大哥我跟你之前说过有个富二代半夜三更带着女朋友来海湾搞什么法式烛光晚餐,随机带着几名江宁的法国大厨,你还记得吧。”

    “听你提过一嘴,当晚上我也在家,第二天出门的时候还挺邻居议论,当晚有架直升飞机降落到我们村,呵呵,现在的富二代还挺能折腾的,所以说富不过三代是有道理的,真不知道父母赚钱有多辛苦,一天到晚就沉迷在这种女人堆里面乱搞,有伤风化。”

    “”幺爸挺年轻的,才岁,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他可是羡慕那样莺莺燕燕的纸醉金迷,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爽感人生。

    奈何幺爸没本事,现实只能让他在脑子里歪歪的自我爽一爽仅此而已,或者看神豪《了不起的男神》找点代入感,幻想自己是里面的主角。

    “哎我想说的是,那晚上带女朋友搭乘直升飞机来海湾的富二代就是和我们一起吃饭的赵灿。”

    “早就看出来了。”鱼国华淡定的一笔,鄙视弟弟一眼,“刚才见你一个劲的献殷勤拍马屁,还说道那晚上的事,他打断你的话,我就猜到个大概了。”

    “哥,这你都猜得到,你牛逼啊!”

    “笑话,你是我弟弟,你想的什么我会不知道,你丫脚踏实地好好工作,别老想着抱什么大腿发大财,你一没本事二没文化,就算是大老板人家图你啥呢?图你能吃啊,没点本事谁要你?”

    “哥,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差。”

    “你,我都懒得管你了,三十几岁的人了,长点心吧,你都能找到老婆还真是奇迹。”

    一说起这个弟弟,鱼国华血压就上升,索性懒得提,扯开话题。

    “不过话说回来,赵灿这小伙子倒是慈眉善目的,谈话之间也是相当有礼貌,也就是不值钱的墨鱼干也高兴得乐呵呵的,其年轻人估计都要嫌弃这种海腥味,不好意思带走。所以说啊,越有钱的人越接地气,越没钱的越想打肿脸充胖子。”

    幺爸“……”

    鱼国华叨念着这些,又联想到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人都没见过,名字还不知道,啥玩意儿。”

    哈嘁!

    哈嘁!

    回到村委会,赵灿连打几个喷嚏,谁在背后骂我?

    “薇薇安我又打喷嚏了,一定是你爸妈在夸我。”

    “嘁少臭美了,我家的饭菜好吃吗?”

    “挺好吃的,以后我还有机会吃吗?”

    “呵,弟弟又在套路姐姐我了?看你表现吧,表现的话,以后就还有吃饭的机会,表现不好,今天就是你最后的午餐。”

    “那我得好好珍惜哦,争取以后弄个长期饭票,对不对?”

    “嘁,一点都不对,我们家又不是给你煮饭的。”

    “那你给我煮也行啊。”

    “我?弟弟能别撩了吗,我现在有点想你了”

    “想我那简单,你把禁欲令解禁了,我立刻就包机来魔都。”

    “好,我就使用特权解禁一次,你现在来吧。”

    噗嗤一声,两个小情侣倒是在电话里笑了起来。

    一边走一边聊走到了村委会休息室门口外。

    曹沃他们也吃了饭,现在正在村委会休息,等待会去参观海螺小学。

    “赵公子牛啊,亲戚遍天下啊,海螺村都有亲戚。”肖总叼着香烟笑呵呵的走过来,显然是从曹沃那里知道了,特意过来调侃。

    赵灿朝曹沃无语的瞪了一眼,和薇薇安挂断电话,随即对肖总说,“还别说,这顿饭吃得挺香挺刺激的,哈哈哈哈”

    下午组织去海螺小学参观,本来就老旧的学校被雪灾和台风肆虐一番之后目前处于维修状态,学生是在操场上搭着帐篷读书学习的。

    一行人来此参观,老远就看到小脸被冻得红彤彤的小学生在门口举着彩花欢迎。

    “形式主义啊,别冻着孩子,快让他们进去。”周折连忙招呼校长让孩子进去。

    “莫校长,都跟你说了周总他们一行就是单纯的来做公益,你搞这套教育局领导喜欢,周总他们可不喜欢,赶紧让孩子进去。”村长呵斥道。

    “……”校长自闭了,这不是你叫我搞的吗?

    校长点头称是,挥手让学生回教室。毕竟是宁海知名企业家来做公益,其中还有首富肖何,校长不搞得仪式会让他们觉得不懂礼数,搞了又形式主义,双标的人生。

    “这学校得有二三十年了吧?”刘小北一跨进操场,看着教学楼墙面上还写着斑驳印迹的计划生育推广语。

    [生娃只生一个好,国家来养老]

    “现在都二胎开放了,那个叫什么标语的生娃就生两,养老不用忧。”

    “”

    “那边,哈哈哈,那边还有个一胎上环,二胎结扎,超怀又引!又扎!超生又扎又罚!”

    “尼玛太吓人了,李娇要懂得感恩,你知道你当年能活下来有多不容易吗?所以做个男人吧,别弯了。”王胖子调侃道。

    “王胖子你!”李娇气得一手叉腰,一手兰花指指着王胖子,又气得跺脚,“气死我了。”

    “尼玛,一走进来就感到一股阴气冲天。”曹沃夸张的缩了缩脖子,“孽障还不束手就擒。”

    “你们两个,我班长他们欺负我。”

    赵灿打了个冷颤,“好了,不逗娇娇了,人家毕竟是女孩子,别开玩笑。”

    噗嗤——,所有人放声大笑。

    李娇当场裂开。

    肖总他们在一旁只是忍住不笑,倒是一开始就注意到那个名叫李娇的男孩子有点特别,甚至有些企业家还以为他是一个比较中性的女孩子。

    曹沃很无语摊摊手,“阿灿我该是没说错吧,这麻痹的宿舍全他妈的是奇葩,没一个正常的,除了我。”说着,曹沃发现了那边有意思的地方。

    笑着拍着村长的肩膀,“村长你可以啊,还有你的标语。”

    所有人顺着曹沃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是一个宣传语。

    [让全村怀上二胎,是村长不可推卸的责任]

    “啊这,以前的宣传语还真是直接啊,哈哈还……”

    就叫赵灿都笑翻了。

    村长尴尬的说“这栋学校以前是村卫生院,所以有那么多标语。”

    “的确,以前就是这样过来了。”周折站出来,“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色,现在看起来你们会觉得特别搞笑,但是在那个时候确实国之根本,对了,村长,现在孩子们都一直在帐篷里学习吗?”

    “是啊,学校太老旧了,又经历了台风和雪灾,只能在这里了。等过段时间学校维修好了,再搬回去。”

    “还有搬回去,那栋楼还能用吗?”

    “这也没办法啊,我们村人口少,很多家长都把孩子送到其他乡镇去上学了,就这次台风过后,又有家长担心孩子在帐篷里读书被冻着,有的已经办理了转校手续,哎!说起来都说我们村的教育设施太老旧了。”

    “这个的确是严重的问题,教育设施差,家长自然是愿意把孩子送到其他地方念书。我们还得把自己的教育设施搞好才行啊,免得孩子每天走那么远的路去外面读书。”

    “是啊,哎!”村长叹息,心里开始幻想是不是接下来该各位大佬倾囊相助支持一波了?

    周折发话了,村长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周折朝身后的秘书吩咐一声,秘书离去,周折拍着村长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老村长啊,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孩子们如此辛苦的在大雪里继续念书,实在是挨冻啊!”

    “是啊,这帐篷又不保暖,有时候一阵风过来,从缝隙里钻进去,那叫一个冷啊。所以周总是要”

    “嗯,每错,为了孩子们不在挨冻,我们决定在捐一栋活动板房作为孩子临时学习场所,等学校修好之后,再搬回去。”

    老村长嘴角抽搐两下,“谢谢周总。”

    “喂,灿兄弟看到没有,老村长很失落。”肖总对赵灿说。

    “是挺失落的,捐一栋学校的确要很多钱。”

    “是啊,他们这次公益人均捐款百万,算起来一共一千五百多万,整修村里的道路,以及排水管道,还有以及一些受损的房屋,也都用得差不多了,周折也不好意思再让其他企业家开口要钱修学校。”

    “那大概修个学校要多少钱,你搞开发的你算算?”

    “要不了几个钱,几百万而已,咳咳咳你盯着我看干嘛,我没钱。”

    “老肖你好歹也是个宁海首富,一天到晚跟我哭穷,怕我借你钱啊?”

    “瞧你这话说得,你赵大公子还会缺钱,被寒碜我了。”

    赵灿拍着肖总的肩膀,“嗯这样,我这里有点闲钱,大概多万,你看看能不能盖一栋教学楼起来?”

    “又捐?上次你才捐为母校捐了一个图书馆啊!”

    “这次不一样,这毕竟是我女朋友的母校,对不对。”

    “哦,懂了懂了。这事交给我就行了。那个村长你过来一下。”肖总招呼村长过来,村长笑呵呵的过来。

    “肖总有何请教?”

    “这个,我兄弟。”搂着赵灿的肩膀,赵灿最烦肖总这样套近乎了。

    “他打算出万?是万吗?”

    “还有的零头要么?”

    “呃这点渣渣钱你留着元旦节给你老丈人买礼物吧。”

    “我去”

    肖总笑着继续说“我兄弟出万,我肖何出万,一共万,由我宏建集团进行承建修一栋现代化的教学楼。”

    肖总就是这样的人,自从当上了首富,说话的语气总是特别的嚣张,有点趾高气扬的感觉,村长表示这种趾高气扬的大佬多来点。

    其他企业家还不得不服肖总嚣张劲儿,人家有钱,又嚣张的做慈善。

    不过,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肖总为什么捐万,因为他要时刻摆正自己的姿态,不能比赵灿高,如果高的话,万一对方不爽呢怎么办?

    “别,村长你要感谢就感谢我兄弟。”

    “感谢你啊,赵先生。”村长握着赵灿的手摇了摇。

    “不客气,应该的。”赵灿也就淡定,“看到小朋友们在大雪堆你上学实在是不容易,我有点能力,自然是要帮忙的,不必感谢。”

    “那各位再等等,我马上,马上布置一下捐款仪式。”老村长想趁热打铁,免得待会人家一拍屁股走人,去哪儿找?

    “呃,行吧。”赵灿微微摇头笑笑。

    “诸位等一下。”村长转身朝校长吼道“你他娘的还在杵在那里干嘛,赶紧找几个漂亮的女老师出来接带一下老总们。”

    “啊这!”

    “我去。”肖总摇头笑道“喂喂喂,村长瞧瞧你这话说得,不用,千万不用,我们站在这儿就行。”

    “那怎么行,稍等,马上老师们就来,我先去一趟。”逗比村长激动的到学校广播室对全村喊话。

    一口地道的方言。

    [下面紧急通知,各家各户注意了,新教学楼捐款仪式三点半的时候开始,这个是关系到你们子女上学的问题哈,各家各户在家的就来参加,记到哈是三点半,你们莫要像上次张二娃一样会都开完了才跑起来,跑起来取草帽啊?对了,各家各户来的时候把凳子椅子带起来,没带的就只有站到听,好了,通知结束]

    所有人看着那支大喇叭,咯咯的笑个不听。

    “卧槽,我老家的村长也是这样通报的,哈哈”曹沃笑道。

    “为什么不说普通话,真是的,好歹也是个村长。”李娇说。

    曹沃等人顿时就不爽了,“李娇老子又想揍你了,麻痹的,就你这种人典型的杠精。”

    “别废话了,上吧,弄死他丫的。”王胖子忍不了了,卷起衣袖就冲上去开始虐李娇那死娘们。

    “最讨厌和你们男孩子一起玩了。”

    “-!”

    “哎!我也忍不了了。”最后赵灿憋不住了,也上去虐他。

    打闹一会儿,老村长过来,找赵灿填写捐款协议,赵灿欣然的填写了万。

    “我这边到时候会把款打给肖总的公司账户,专款专用进行盖楼。”

    “行行行,赵先生是个了不起的年轻人啊。对了,刚才听肖总说,你的女朋友也是我们村的?”

    “呃是,也有这个原因我才愿意捐款,毕竟是她母校嘛。”

    “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呃咳咳咳鱼幼薇。”

    “薇薇安啊,害,我熟得很,老莫你过来。”村长喊莫校长过来,“赵先生的女朋友是鱼幼薇。”

    “鱼幼薇,就那个喜欢跳舞的鱼幼薇,听说考上了魔都戏剧学院。”

    “嗯,是的。你是教过她?”

    “我交语文的,小时候这孩子就很聪明,我一眼就看出来这女孩子以后长大了一定有出息。”

    “呵呵呵”

    又来了,这种情况下,典型的要吹捧一番。

    “莫校长,以前薇薇安读书的时候,调皮吗,你别给我整虚,说句实话吧。”

    “呃实话?其实还挺调皮了,经常把男孩子打哭,记得有一次,有个男同学把他的书包藏起来了,鱼幼薇找了很久才找到,最后还直接堵人家家门口,吓得那个男同学当天不敢来学校读书。”

    “这还有点像她的性格。”

    “鱼幼薇能找到赵先生这样优秀的男朋友,真是好福气啊。”

    “呵呵呵……其实我能遇到她,是我的福气。”

    下午三点过后,村民陆陆续续的提着凳子来到学校。

    赵灿看到了鱼家人。

    “那就是你女朋友的家人啊?”曹沃说。

    “嘘!”

    “我去。”曹沃清清嗓子,故意朝那边大声吼道“赵灿你女朋友鱼”

    赵灿眼疾手快捂住曹沃的嘴巴,拖到一边去。

    鱼幼薇的家人在院子中落座,她奶奶看着打打闹闹的年轻人,“这个小伙子越看越顺眼。”

    “妈,你看别人家的有什么意思,以后你家孙女把他男朋友带回来,你再夸也不迟啊。”鱼幼薇的母亲说。

    “问题是人在哪儿啊?你们做父母的也是,什么都不关心,女儿交男朋友了,也不问问,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妈,我们问了,她不说啊,等她下次回来,我们一定让她说。”

    鱼国华也蹙眉,比较他就鱼幼薇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到大捧在手心,十分溺爱。

    “女儿虽然人傻了点,但还是有分寸的,要是真骗她,我打死对方。”

    “瞧瞧你,哪有你这样护犊子的。”

    …

    …

    受捐仪式开始。

    村长举着话筒“莫开腔莫开腔,安静点,吃瓜子的你信不信我把你逮上来亮相?”

    台下的曹沃咯咯的笑个不停“这村长还真是个逗比。”

    村长“好了,现在安静了,咳咳咳,受捐仪式开始,有请洪建集团的肖总和学生代表赵灿先生登台,掌声,掌声拍起来塞,没吃饭吗?”

    啪啪啪!

    “咦?那不是小赵吗?”老奶奶指着台上的赵灿“他捐了万?”

    “妈,这个小赵挺有钱的,又热爱公益。”鱼国华佩服的说。

    “万的话这个赵公子家底可真不是一般雄厚啊。”幺爸咂舌称道“诶,你回来了?”却是幺爸的老婆从校外匆匆走过来。

    “小红啊,你不说要点钟下班吗?”奶奶握着儿媳妇的手。

    “妈,六点钟下班的话,我赶回来至少都要七点半,我不想错过你的生日,所以老板通融了一下,让我提前下班回来。”

    “你现在在江宁还习惯吗?好好地怎么就去江宁呢,当个服务员也跑去江宁,那么远。”说这话,又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小儿子幺爸,只怪自己这个小儿子没出息。

    “妈,别担心我,我在江宁好着勒,而且我在那边上班工作还高块,每周有一天假,我可以回来看你。”

    “哎。”老人也只是叹息,非常心疼这个儿媳妇。

    “刚才回来的时候听说有人捐学校。”

    “对啊,就台上的两位。”

    幺爸的媳妇望向台上,首先注意到的是,正在发言的肖总,“这不是宏建集团的肖总吗?”

    “你认识啊?”幺爸问。

    “他是宁海首富,经常来我们水上人家吃饭。”

    “那个姓肖的是首富啊?嘶,那么年轻?”

    “嗯,和你一样年的,人家就首富,几十亿的身家,你呢整天也不上班。”

    “我这不是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嘛。”

    “你天天在家怎么找到合适的工作?”

    幺爸当场被怼得自闭,赶紧扯开话题,“肖总旁边那位你认识吗?”

    顺着幺爸手指的方向看去,台上右侧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年轻人。

    “他也来了?”小红的表情很夸张,也很惊讶。

    “怎么,你也认识?”鱼国华扭头看着弟媳妇。

    “不是,他怎么可能来我们这地儿啊?”

    “你这话说的,我们这地儿差了吗?人家中午还在我们家吃的饭呢。”

    “在我们家吃的饭?就赵灿?”

    “对啊,他是说他叫赵灿,有问题吗?”

    “那你们知道他身份了?”

    “中午他自己说的,他就宁大的学生仅此而已,不过看他捐款万,应该是个低调的富二代,嗯不错,有爱心的年轻人不多了,是个弘扬正能量的富二代。”鱼国华的话语之中不吝夸奖之词,对赵灿的好感度也蹭蹭蹭的往上冒。

    小红点点头“他的确是个富二代,的确是够低调,但是他我跟你们说,这个人不一般,他超级有钱,之前也经常来我们店吃饭,有时候和同学,有时候和肖总,有时候和李清泉。”

    “李清泉?就我们省的那个李清泉书记吗?”

    “嗯。”

    “那挺厉害的。”

    “这还不算什么,我和店员闲聊的时候知道,他赵灿就是斥资近亿买下李鸿张故居给女朋友当学区房的富二代。”

    “个亿的房子给女朋友当学区房,谁家的女儿那么幸福啊!”鱼国华惊讶道。

    小红一摊手“我不知道咯。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这个赵灿就是网上爆出来的那个超级富二代,他的花边新闻更是多得很,之前和女明星深夜激吻的新闻男主就是他。”

    “我去,是他,不会吧?”幺爸一脸惊讶,“就是那个热巴的那个?”

    “嗯,就是他。”

    鱼国华否定“不对,小赵中午在我们家吃饭的时候说了,他女朋友在魔都戏剧学院读书。”

    “大哥我还骗你不成?”

    “大哥我媳妇说的没错,有钱富二代嘛,正常,之前我在海湾那晚看到的女孩子也不是热巴,是个挺年轻的小妹妹,应该才读高中吧。”

    “网上的绯闻信不得,大家也别八卦了,那是小赵的私事,我们不参与,也没资格说三道四。”鱼国华说,“人嘛,又年轻优秀,绯闻自然多,但是不能否认小赵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我就觉得他不错。”

    “大哥,我又没说他差。”小红嘟嘟嘴,继续说“虽然他身边的绯闻满天飞,但是他女朋友的确是在魔都戏剧学院,呃,应该是他现在唯一承认过的女朋友,具体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啊,那个女孩子应该是拯救了银河系,住着几个亿的房子,被赵公子宠上天,真是幸福。”小红虽然已过三十,终究还是羡慕有钱又帅又呵护自己的男生。

    “他和肖总关系挺密切的?”幺爸问。

    小红说“坊间有传闻,没经过证实的,说这个肖总以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开发商,那时候江宁首富还是王健,盛世集团你们应该知道吧?就是那个王氏父子之前的案子闹得风风雨雨的。”

    “这个新闻报道了,和赵灿有关吗?”

    “反正坊间传闻是王健和赵灿在酒吧起了冲突,王健飘了,得罪了赵灿,后来被搞下去了,老账新账都翻了出来,盛世集团一夜之间崩塌。肖总趁机上位,迅速在江宁地产界冒出头,又凭借和赵的关系,找到宁阮,贷了十几亿出来收购了盛世。后边成为了宁海省首富。而且,关键是这个宁阮的爷爷就是宁立恒宁老,工农银行就是宁阮的。她和赵灿的关系挺复杂的。”

    “赵灿那么牛的吗?看不出啊,斯斯文文的。”

    “是挺斯文的,一大波小迷妹,就喜欢他这样的儒雅气息。不过之前有一次他和李清泉在包间吃饭,我去上菜,当然还有一个很有气质的老太婆在赵灿旁边,时不时的还怼赵灿两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老太婆是赵灿的姨婆,呵呵,你们猜那个老太婆是谁?”

    鱼国华摇头不知“别卖关子了,说吧到底是说。”很显然赵灿的背景吊起来所有人的好奇心。

    “青姨肖青鸢。”

    “他是肖青鸢的后人?”

    “肖青鸢是谁?”幺爸一脸懵逼。

    鱼国华白了他一眼,“叫你多读书,多了解历史,你偏偏要去打王者。肖青鸢你不知道,峥嵘岁月里,一届女流的肖青鸢坐镇上海滩,杜月生你知道吗?这个肖青鸢比杜月生还厉害。性格特别刚硬,那时候秦世溪的弟弟秦世亭将军,这个人你应该知道了吧,《刺剑》的原型。”

    “二营长把意大利炮拉出来?”

    “对,就是秦世亭为原型创作的。当初秦老将军在上海滩作战受伤,是肖青鸢两姐妹救下的,后来也为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很多,呃……听野史上说两姐妹还同时喜欢上了秦世亭将军。呵呵……也都是野史,当道听途说罢了,别乱传,小赵听到会不高兴的。”

    “至于现在的话,她很早就隐退了,传言和秦将军的哥哥秦世溪不合。”

    “大人物啊。”幺爸相当震撼,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望向台上低调的赵灿,他也依旧是那样斯斯文文的样子。

    “别羡慕,我们普通小老百姓听听就好,人家中午不想提,就是不想张扬。”

    “其实……”小红望着台上,“其实我更好奇她女朋友,听说没什么背景,就普普通通家庭出生的女孩子,是怎么俘获他的,你们想啊,赵灿什么样的大人物,能够俘获他,说明那个女孩子的能力也非同一般。”

    鱼国华深表同意的点头。

    “都是厉害的人物,女朋友也绝非泛泛之辈。不过……他中午的时候说他女朋友也姓鱼,叫鱼玄机,我家薇薇还笑着解释,鱼幼薇字玄机。”

    “啊?薇薇安当真这么说?”

    “我还骗你不成。”

    “不是……那个……”小红情绪有些激动,“大哥……你没听出来是什么意思吗?”

    “听出来了,就两个女孩子的名字挺巧的。”

    “不是这个,薇薇安说鱼幼薇字玄机,就是在暗示你,鱼玄机就是鱼幼薇,你家鱼幼薇就是赵灿的女朋友。”

    “胡说八道!你想攀关系想疯了吧,我家那傻丫头脑子那么简单,跟条二哈似的,能是刚才我们说的那种厉害的角色吗?”

    鱼国华蹙眉呵斥。

    这时候,台上肖总发言完毕。

    村长发话“下面有请学生代表赵先生发言,掌声热烈一点。”

    赵灿带着笑容走到台中,要不是刷[冬日暖阳超级暴击]他是不会上台的,现在上台需要看台下所有人头上的虚拟值。

    赵灿在台上搜索到鱼家的位置,带着礼貌的微笑看了过来。

    “我这老太婆子不懂你们刚才说的那些,我只知道这个小赵喜欢吃我晒的墨鱼干。”鱼幼薇的奶奶朝台上的赵灿露出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