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武菲

    “我是谁?你们闯进了我的地盘,还反问我是谁?要不是我不喜欢见血,懒得动手杀人,刚刚那一下,就能直接要了你们所有人的性命了,还问我是谁!”

    这女人不屑地说道,威压逐渐遍布出来,席卷向斐玄三人,这才仅仅是片刻时间,他们便被这股威压压得呼吸困难了起来,哪怕是脸色,也都由原本的正常变得苍白。

    “我们、我们是外地来到这里的修行者,无意间,无意间闯进了这里而已,还望姐姐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们”

    将南潇紧紧地抱在身上,以免她受到什么伤害,郑珈选择妥协下去,这四重山的女人完全是得罪不起的,他可不想把大家的性命葬送在这里。

    “这样啊,那你们既然把我看光光了,是不是该赔点什么东西才好呢?”

    这女人嘴角扬起一弯难以察觉的弧度,似乎是有所打算,而且,也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被看光的事情。

    “我们、我们只是在路过这里苦修的而已,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还请姐姐您放我们走,我们、我们定当不会踏足这里半步”

    感受到这威压逐渐扩大增强,郑珈卖力地将元气释放出去,保护着怀中的南潇,声音只能在喉间放出。

    “小孩子撒谎,可不乖哦。”

    这女人似乎是看到什么东西了,周身元气骤然释放出来,整个人就像是一根弹簧一般,就弹射了出去。

    这速度之快,哪怕是斐玄也无法闪躲,更别说是在被压制情况下的郑珈了。

    仅仅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只见郑珈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布偶一般,被这个女人给掐住脖子,拎了起来。

    “身上的好东西不少,就先收点利息。”

    说着,这女人便将套在郑珈大拇指上的扳指给扯了下来。

    四下打量着这枚扳指,这女人便将郑珈一手给甩出老远,元气灌入其中,只见从这扳指之中快速地出现一狼一蛇,先后要到了这女人的手和手臂。

    这女人吃痛,元气骤然从身体爆涌而出,化作两道小小的刀刃,向着这两只灵兽射出。

    这匹小狼倒还是,打在了自己的肩部,殷红的血液从血窟窿中汩汩渗出,因吃痛而松开了嘴。

    但是这条白色的小蛇却直接被这小小的刀刃给直接斩断为两截,当场一命呜呼。

    “畜生!”

    这女人大吼一声,明显是被激怒了,元气再一涌出,化作两柄尖刀,狠狠地就给插进了这小狼的背部,不多时,便躺在了血泊之中,一动不动

    郑珈明显是震惊的,秋心对他来说是有救命之恩,没想到只是这样的一个意外,就把自己年轻的生命葬送了出去,加上这枚纳石被抢,更不能把这口气给咽下去。

    攥紧着拳头,郑珈的元气在体内疯狂地涌动着,愤怒到有点难以自控,甚至就连呼吸都变得颤抖了起来。

    只见这女人略微地看了一眼郑珈,整个人便一步闪到他的跟前,膝盖狠狠地顶在了他的小腹中,将其击打出五六十米远。

    受到这样沉重的攻击,郑珈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这股力量给打得晕厥了过去。

    而其余人,便被她接二连三给打得昏迷不醒。

    一座寨子之前,点着一堆篝火,十几个人围着这堆篝火跳起舞来,甚是欢腾。

    在这群人的一边,分别绑着五个人,三男两女,全都昏迷不醒。

    直到五人接连被冷水给泼醒,这才发觉自己被绑得动也动不了。

    “这是哪?老三,老三你还好吗?”

    斐玄第一个醒过来,他亲眼目睹了郑珈受到最沉重的攻击,一醒来就询问着在自己身边的郑珈。

    谢天谢地,现在的郑珈明显是有意识的,只是他现在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似乎之前的那一膝盖让得他浑身没了力气一般。

    “他们这是干什么?”

    南潇看着这些奇怪打扮的人,感觉到有那么一点不对劲,问道。

    天色已经黑了下去,这群人身上的穿着很是裸露,男人只穿了一件内裤,还是兽皮制的,而所有的女人,甚至连上衣都没有穿,真可谓是袒胸露乳,豪放至极。

    “该不会是回到了那个原始部落了吧?”

    暗自地咽了一口唾沫,洪铭恬有点担心大家的处境了。

    “不知道,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郑珈有气无力地说道,现在的他,甚至是一点元气都释放不出去,毫不夸张地说,他现在甚至连最弱的小钰都不一定能摆平。

    “应该该不离十了。”

    小钰一副紧张的样子,身上的冷水加上外头吹来的冷风,让得她这个常年在温室里生长的花朵瑟瑟发抖。

    只见一连五六个人抬起一口巨大的锅来,架在了这堆篝火上,这口锅上面盛放了一半的水,看这架势应该是要烧水,至于烧水干嘛,一时之间还看不出来。

    不久,就有几个头戴奇怪羽毛头饰的成年男人拿来小刀和胡萝卜以及其他一些蔬菜,将其切得一片一片之后,还蘸了点水尝尝,觉得可以了,便离开了这口大锅,往郑珈一行五人走来。

    他来这里不为别的,毫不犹豫地就把郑珈的衣服给全部剥了个干净。

    也就是到这儿,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是要干嘛,他们这不是,要煮活人来吃吗?难不成,真就落到了原始部落的手里了?

    “怎么办怎么办?难不成真就要死在这里吗?”

    小钰开始慌了,她可不想被别人脱光光,更不想变成别人嘴中的食物,开始四处挣扎起来,但是她的一挣扎,立马就迎来几个男人强行摁住。

    “你们几个想干什么?有种冲我来!对付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就冲老子来啊!”

    嘴中大声地嚷嚷着,斐玄周围的元气骤然间狂躁了许多,原本摁住小钰的几个男人相互看了几眼,在愣住了一下下之后,便把斐玄给抬了下来。

    几个健壮的男人扛着斐玄就把他给丢进了这口大锅里面,嗯,满足他了。

    刚一入水,还觉得水有点烫,但是时间一过,斐玄的皮肤多有被泡红的迹象,还觉得挺舒服。

    虽然表面是在享受,但是斐玄却时时刻刻蹭动着牢牢绑在双手的麻绳。但是实在是绑得太紧了,压根就没有蹭断的迹象,直到郑珈和洪铭恬两人相继入锅后,方才有了办法。

    原本斐玄一个人蹭,还看不叫多大的成效,但是洪铭恬一下来,那就有戏了,两人都把这麻绳的外部渐渐地磨细了去,最终有了点松动的样子,这才让得斐玄挣脱了出来。

    挣脱出来的斐玄并没有选择直接跳出去和这原始部落的人打上一架,而是帮助洪铭恬和郑珈接连挣脱出来,等到完事了以后,这谁都烧到开始冒泡了起来,三人总算是一跃而出。

    三具的身体蹦跶出来,将周围的人都给吓了一跳,慌忙就朝着石制武器攻击了过去,但在短短几个眨眼的时间就被这三人给全部撂倒了去。

    重新穿上衣物,纷纷将南潇和小钰的束缚给解了下来,所有人都检查了一下有没有什么东西遗落之后,唯独遗落的,只有郑珈的扳指。

    但是扳指之中又储存了许多东西,除了鬼避枪和饮血剑之外,还有息刃的刀鞘,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以及数以百万计的财产。

    “不行,一定要拿回来。”郑珈信誓旦旦地说道,一想到那个女人的实力,便变得严肃至极。

    “你确定吗?她人在哪我们都不知道,更何况就算找到她人了,我们也打不过她啊,凭什么拿回来?”南潇说道。

    “就凭这个!”

    只见郑珈沉沉说完了一句之后,双目紧紧地盯着一处微弱的亮光,一股灵魂波动向着四周快速扩散而去,将周围的树木硬生生地给震折了去。

    “你不是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用灵魂力量战斗吗?怎么”

    “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的武器和钱都在里面,不抢回来,等着喝西北风吗?”

    沉沉地说完,只见郑珈便毫不犹豫地往一个方向赶去,斐玄等人也没有更多的犹豫,便随着郑珈的脚步那个微弱的光芒中跟了上去。

    不久,五人便在一处比较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这地方灯火通明,是一座更大的寨子。

    寨子两边挂着同样的字匾天机帮幽骏派。

    仅仅六个字,就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好在斐玄的地图没有放在扳指之中,拿出来一对比,这才确定了下来这是左猫眼的位置,已经到了对方的大本营。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抢劫了他们的那个女人身份不明,不知道是不是幽骏派的人,如果不是,自己过去闹事,岂不是直接自投罗网?

    但真要是的话,别说一个四重山强者了,哪怕这些杂鱼也得耗掉他们五人大部分的战斗力。

    一通左思右想之后,实在是想不到别的什么好办法,众人只好在这处比较隐秘的地方先休息一下,顺便勘探一下敌情。

    “这真特么难办!”

    在这大寨子里面,有着十多个人依次坐着,似乎是在因为什么事情而感到有点气恼。

    十多个人当中,就有着这么一位女人,长得那叫做一个美丽,虽然比不上化形后的蓝胡蝶,也比不上露露姐,但是在场中明显显就是一个美人。

    这人一头的短发,身材也是无可挑剔,浑圆饱满的软球因为她的走动而波涛汹涌,一双也是格外地吸引人。

    这人正是斐玄等人遇上的——武菲。

    虽然是个女儿身,但却已经有四重山涌泉级,就算是周围的十多个人男人,全部都是三重山的实力而已,也就是说,她在所有人的实力当中,排名是最靠前的。

    “别慌,虽然事情没有一点新的进展,但是,你看我带来了什么东西?”

    武菲说着,便从兜里掏出一枚扳指,扳指不大,透着古朴,但是有眼尖的人能看得出来,这是一枚纳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