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上京城乱

    皇宫内

    太后的寝宫内,太后和苦禾四目相对。

    太后“现在怎么办?不知范悠,就连庆国的那个流云散手叶流云也来了,四顾剑更是被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给打败了。”

    “上京城内人尽皆知,坊间无不在谈论范悠战胜四顾剑的事情,我们彻底输了!”

    太后是策划这一次行动的人,在她看到叶流云出现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知道这一次的任务不可能成功了。

    原本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范悠活着回到庆国,可万万没有想到范悠竟然会在自己的寿诞上向四顾剑发起挑战,更没有想到的是范悠竟然赢了,而且还是堂堂正正的击败了四顾剑。

    今天一大早,太后就收到了沈重传来的消息,昨日范悠击败四顾剑的事情,已经在坊间传遍了!

    沈重已经派锦衣卫进行控制,但这消息传播的太快,太突然,一时间恐怕很难完全覆盖。

    苦禾阴沉着脸说道“那又能怎么样?范悠的实力确实在我和四顾剑之上,而且这一次叶流云也来了,再加上燕云十八骑的存在。”

    “说句不夸张的话,如果现在我们要对范悠出手,对方一怒之下想要学习上京城,我们北齐无人能挡。”

    “只要叶流云牵制住我,到时候范悠一人带领燕云十八骑,就能够在上京城内杀个血流成河!”

    太后不再发牢骚,而是冷静了下来,范悠人就在上京城内,而且还有一个苦禾。

    这个消息,才是最要命的,他们拿范悠没有任何办法,可范悠却可以任意妄为,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苦禾闭上双眼,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实力不够,就是要遭人欺负啊.....”

    “现在庆国的注定是要崛起的,这一次和谈之后,北齐和你都要好好的,不要在想着和庆国一争高低了,北齐已经彻底输了。”

    说到这里,苦禾的声音忽然变得沧桑了起来,庆国太强大了,从庆国的君主到庆国的朝臣,方方面面都要比北齐强大。

    苦禾这个大宗师,虽然一人可比数万大军,但也仅此而已,看着北齐日渐衰败,他无能为力!

    太后作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她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只是个太后不是这个国家的皇帝,所以她注定是要失败的。

    苦禾的目光忽然变冷,对太后说道“现在,北齐已经容不下你们两个之间的斗争了,必须要全力以赴面对庆国,不然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北齐了!”

    太后听到这,脸色大变,她之所以一直不愿意放下权力,就是因为她不甘,凭什么一个女人就不能够掌权了?她不觉得,自己连一个小辈都不如!

    太后“那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这北齐,如果只能够有一个人的声音,那也只能是我的!是哀家的!”

    苦禾“够了!我不是再和你商量!从今以后,北齐只能够有一个人的声音,那就是皇帝!你,做好你该做的就可以了!”

    “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可是你不珍惜,看看你和你的人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吧,拉拢党羽打压异己,一国的皇帝竟然要听从你这个太后的话?这还不够过分吗?”

    “当时我没有插手,就是因为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但现在不行了,没时间了。”

    “庆国崛起的速度太快了,如果在这么纵容你们闹下去,北齐必定亡国!”

    说完,苦禾转身。

    “别再做那些小动作了,我不想杀你,但并不代表我不会杀你。”

    说完,苦禾离开了,在苦禾离开之后,太后忽然倒下。

    躺在椅子上,满脸的不甘,可又无可奈何。

    苦禾说的是真的,先前她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垂帘听政,把持朝政,靠的就是有苦禾的支持。

    而苦禾真的是想支持这个女人吗?当然不是,他更多的是想通过太后给现在的这个小皇帝造成压力,只有在压力和困境之中走出,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

    苦禾对这二人的计划,早就已经布置好了,只是现在一切都落空了,他没时间了。

    苦禾离开了太后寝宫之后,直奔小皇帝的所在。

    战豆豆的大殿之中,相比较太后的宫殿,战豆豆的宫殿要小一些,从这里也能够看出来,太后在朝堂上,在宫里的势力有多么庞大!

    和太后不同,战豆豆正坐在自己的龙椅上看着范闲的书,丝毫不见任何的紧张感。

    身边还有数名宫女伺候着,好不自在。

    下一个瞬间,苦禾忽然出现了。

    苦禾见到战豆豆躺在那里看书一脸悠然自得的模样,心中不禁有些气愤,此时外面的形式那么严峻,而身为皇帝的本人竟然在这里看书?

    苦禾“哼!”

    正在看书的战豆豆听到这一声冷哼,立刻就打了个冷战。

    战豆豆看到苦禾,连忙起身道“见过舅舅。”

    苦禾“哼!你还知道我是你舅舅?!你是咱们北齐的皇帝!现在上京城内谣言四起,你身为皇帝就坐在这里看这些,杂书?!”

    苦禾一眼就看到了战豆豆的手边的书本,上面裸的写着,范闲著三个字。

    战豆豆“舅舅,这些我都知道,可我又能怎样?是,我是北齐的皇帝,可是不管是锦衣卫,还是三司、六部,那一个是我能够调动的?”

    “就连着宫里面,我都是被人控制这,我能如何?!”

    “外甥心里苦啊......”

    战豆豆一大早就收到了消息,上京城内谣言四起,到处都在谈论范悠成了大宗师的事情。

    战豆豆脑子转得快,立刻就想到了下一步会怎样,现在北齐可谓是内忧外患,之前战败已经让北齐元气大伤,在加上他这个皇帝和太后争权导致朝堂震动,北齐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糟糕到不能在糟糕了。

    可是不管是他这个北齐小皇帝,还是太后,都不会轻易地放下手里的权利,至于联手那就更不可能了,太后势力庞大如果战豆豆和他联手,一旦被太后抓到机会,顷刻间太后就可以将战豆豆的属臣给解决掉。

    同样的,太后也担心小皇帝会趁机拉拢她的属臣,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说话有分量的人出来了。

    寻常百姓家里面,一般都是舅舅说的算,而他们这皇室之中,按理来说战豆豆是皇帝,身份地位最高。

    可,战豆豆的这个舅舅,不仅仅是北齐的国师,还是大宗师。

    这样一来,苦禾说出的话分量就不一样了,所以想要解决北齐内部的问题,只有苦禾亲自开口,这件事情才能解决。

    苦禾听完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对太后的支持太过了,导致太后现在的权力过大,身为皇帝手下可用之人寥寥无几,实在是有些可怜。

    苦禾“这件事情我已经说过了,从今以后太后会放弃手中的权利,全部交付给你。”

    “咱们北齐,现在是内忧外患啊!先前一战已经耗尽了咱们北齐的家底,再加上你们母子两个成天斗来斗去,平白消耗了不少的人力物力。”

    “之前,我对你母亲的支持确实太大了一些,导致你生存的有些困难,其实这也是我有意而为之。”

    “你是咱们北齐的皇帝,可是你太年轻了,需要多一些磨炼,而你的母后就是一个很合适的选择,所以我支持她,同时也是对你的一种磨砺。”

    “可现在来不及了,范悠的威胁太大了,绝对不能够让他活着回到庆国。”

    “当,想杀他,只是靠着我一个人是不够的,需要咱们北齐举一国之力!而且速度一定要快,不能够给范悠反应的机会。”

    “这一次的主动权一定要在我们的手里,不然到时候整个上京城,都会变成一片废墟!”

    苦禾这一次来找战豆豆,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他能把力量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有上京城内所有的力量都掌控在皇帝的手里,在配合苦禾这个大宗师,如果天时地利人和,准备得当的情况下,或许可以出奇制胜将范悠和叶流云一起消灭。

    战豆豆“舅舅,你想...”

    苦禾挥手打断道“不用多说,现在立刻想办法把城里面军队整合起来,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在机会合适的时候,我会请求四顾剑出手牵制叶流云,至于燕云十八骑,就交给锦衣卫和城防司的人去解决,就算是用人命堆,也要把他们堆死!”

    “至于范悠...我还有办法,让工匠准备一百架攻城弩,到时候能不能要了范悠的性命,就看着一百架攻城弩了。”

    大宗师的实力虽然强大,可毕竟是凡胎,如果被攻城弩这样的武器射中,就算不死也要半条命。

    战豆豆听到苦禾说要准备一百架攻城弩,当时就愣住了,北齐与北域蛮荒相接,所以在北边的边界出,经常会有蛮族骚扰。

    而这些攻城弩,就是对付那些蛮族最好的武器,蛮族一个个强悍而且力大无穷,寻常弓弩箭矢射中他们也只能够伤到皮肉,就算是礌石从上往下砸,也很难直接砸死,更多的是被砸晕了过去。

    再加上北地寒冷,那些蛮子又皮糙肉厚的,火焰是起不到多大的用处,除非是用猛火油。

    而除了猛火油,也就只有这床弩能够对他们造成伤害,一百架攻城弩,足以抵抗数万蛮子的进攻。

    可这样的装备被拿过来对付一个人,战豆豆想都不敢想场景。

    战豆豆“好...”

    将军府

    自从肖恩跟上杉虎说过那件事情之后,上杉虎就没有走出过房门。

    房门外,上杉虎的数名近卫和亲兵都来过,但是不管怎么叫上杉虎就是不出来。

    一天之后,这些人都着急了,没办法,只能去请肖恩。

    肖恩和数名士兵站在上杉虎的房门前,肖恩手里还拿着几个烤红薯。

    肖恩直接推门而入,房间内的上杉虎听到有人进来,顿时大怒道“滚出去!”

    肖恩听到上杉虎的话,呵呵一笑道;“怎么,连我也要滚出去?”

    上杉虎躺在床上衣衫不整的,但听到声音是肖恩的声音之后,如弹簧一般弹了起来。

    “义父?您怎么来了?”

    肖恩看着上杉虎那憔悴的模样,顿时有些心疼,虽然这孩子不是他亲生的,可却胜似亲生。

    肖恩拿着烤红薯走到上杉虎身边坐下,一个递给上杉虎,另一个留给自己。

    “虎儿,我知道你心里现在很纠结,你是个军人,你和义父我不同。”

    “你是军人,是将军,是保家卫国的,我曾经也为了这个国家付出过一切,到最后我甚至付出了我的妻儿,可那又如何呢?”

    “这么多年里我在南庆的地牢中,我无数次想过,我的国家会为了我做出什么呢?会不会派了很多人来救我?或者是,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来拯救我?”

    “可是他们没有,甚至到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的儿子大婚的日子会被鉴查院的人知道?呵呵,我想了很久。”

    “最终,是陈萍萍无意之间告诉我的,是北齐内部的人,是他们把我卖了!”

    上杉虎听到这里,顿时勃然大怒!

    “什么?!是北齐内部的人?!是谁!义父,告知于我,我必杀他!为义父报仇!”

    上杉虎和肖恩的儿子,关系是很好的,只是当时上杉虎在军中,当他得知消息后赶到得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地的的尸体。

    从那以后,这件事情就成了上杉虎心中的一个心结,一个怎么都打不开的心结。

    肖恩表情平淡如水,没有丝毫的波动。

    “是皇帝,当时北齐的皇帝和庆国的皇帝做了一个交易,交易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但我可以确定是他。”

    “所以从那以后,我就不再忠于北齐了,虎儿你是块好材料,在北齐实在是委屈了点。”

    “到了范悠的手下,别的不敢说,这天下将无人敢对你出手,从今以后逍遥一生,总好过落得我这般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