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下了山,累了一天的谢迟迟准备先回住的院子,带上些换洗的衣裳,好好去澡堂里泡个澡,怀中那一直安分着的小狐狸,却突然开始躁动。

    谢迟迟一个没抱稳,被它挣脱跳了出去。

    谢迟迟动作一顿,停在原地叹了口气,没去追。

    她累的实在跑不动了,心中想着,就原地等它自己撒完欢跑回来。

    她瞄到旁边有块大石头,遂抬步走了过去,正欲扶着石头坐下,冷不丁地摸到了石头上的凹陷。

    石头上刻有字,谢迟迟低头望去——会客阁。

    三个殷红的大字映入眼帘。

    看清楚的那一瞬间,谢迟迟心中“咯噔”一声,坏了,这是师父平日里待客的地方,她只能祈祷今日门派中最好没客人到访。

    不然师父和客人正喝着茶,聊着门派大事,突然乱入一只傻里傻气的闹腾狐狸,脑海中这个画面太过生动,谢迟迟忍不住扶额哀叹。

    她又瞅了一眼那三个大字,师父的怒吼恍然在耳畔响起,谢迟迟顿时觉得自己不累了,神清气爽,甚至还能再跑五里地,她迈开步子,开始往那条路上去追狐狸。

    没成想这狐狸瞧着圆不溜秋的,跑的倒是挺快,约莫追了半刻钟,谢迟迟才瞧见它摇晃的大尾巴,快跑到会客阁那边了,谢迟迟咬牙加了速,眼看便要抓到了,狐狸忽然纵身一跃。

    “咚”得一声。

    脑袋一痛,眼前一暗,细微的松木香传入传入鼻尖,谢迟迟难得敏锐地觉得,自己似乎好像大概,是撞到人了。

    她慌忙抬眼去望,白皙修长的脖颈,微微凸起的喉结,凌厉的下颌线……

    再往上——

    “哎,周师兄?”

    “嗯。”

    周愿淡淡颔首,居高临下地垂眼望她。

    谢迟迟甚至还能感受到他胸膛间的细微震颤。

    周师兄怎么跑翠屏山来了?

    谢迟迟按下躁动的心跳,忙站好身子,与周愿拉开一点距离,鼻尖萦绕的松木香淡了些。

    似乎知晓她的疑惑一般,周愿开了口,“我来送比试大典的请帖。”

    送请帖这种事何能劳得动他朗华首座弟子,谢迟迟想起三天前的见面,估摸着他外出可能有别的任务,来送请帖也只是顺路。

    这些都不打紧,又能看到他了,谢迟迟在心中偷偷乐了一下。

    还没乐完,面前的周愿忽而抬手,抚到了她发间。

    谢迟迟一怔,进展这么突然的吗?她还没准备好。

    周愿修长有力的指尖抚过谢迟迟的发丝,谢迟迟眨了眨眼睛,不知自己此刻是该娇羞垂首,还是欲拒还迎。

    “周师兄……”

    “嗯,何事?”

    周愿说着,自她发间拈下一片残叶。

    谢迟迟看着那片残破的叶子,此刻跌宕起伏的心“唰”得一下平静了下来,“没事了。”

    “你的狐狸。”

    周愿将怀中突然乖巧温顺的狐狸递了过来,谢迟迟接下的时候,竟还从它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不舍,不舍……

    真是只见色忘义的胖狐狸。

    “师兄,原来你在这?”

    一个束发佩剑的少年跑了过来,一身衣裳无论是颜色或样式,都与周愿一般无二。

    看来是周师兄的同门师弟了。

    那弟子瞧见谢迟迟,眼睛一亮,“这位师妹好生面熟啊?”

    谢迟迟没想到周愿的师弟,性子竟这般跳脱,当即嘴甜地喊了句“师兄”,束发弟子十分受用,还要开口再说,一旁的周愿忽然淡淡道,“走吧,还要去拜会云掌门。”

    见二人还要去拜会师父,谢迟迟只得抱着狐狸同二人告了辞。

    走了几步之后,谢迟迟偷偷回头瞧了眼周愿清逸端方的背影。下次见周师兄前,她一定要先跑去草丛中打个滚儿,脑袋上沾满树叶,争取让周师兄多帮她摘一会儿。

    -

    到了夜里,谢迟迟在自己枕头边铺了一个小褥子,洗得同样香喷喷的圆滚滚十分自觉地钻了进去,谢迟迟给它盖小被子的时候,趁机撸了一把它的毛。

    “好梦,圆滚滚。”

    这天夜里,谢迟迟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初见周愿的那一面。

    就是那一面,谢迟迟觉得自己似乎是喜欢上了他。

    朗华派所在的雾灵山,与茯苓所在的翠屏山,其实是挨着的,两山之间有一条瀑布,自山涧将两处劈开,往左为雾灵,往右则为翠屏。

    那日,天气十分好,谢迟迟准备去挖些药草,她近来不知怎的,似乎有些过敏,双颊总是容易泛红,便准备去采些草药来敷。

    那种药草不多,但抵不住谢迟迟广撒网,一时竟也被她挖得不少。

    眼看是够用了,谢迟迟擦了擦额角的汗,正欲起身,忽而听见了一阵奇怪的低吼,她环视了四周,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雾灵的地界。

    当时她弓身伏在草丛中,抬眼望去的瞬间,差点被吓得喊出了声,那是一只体型庞大而丑陋的妖兽,正在追赶一只小兔子。

    虽然距离不算近,但谢迟迟看见那只正兔子没命地朝她这边逃过来,如果它逃亡的路线一直不变的话,妖兽追过来撕碎她,怕也只是短暂的时间问题。

    谢迟迟对自己修为术法的水平,素来都是有一个十分清醒的认知,这个认知如今告诉她,她不可能打过这只妖兽。

    谢迟迟又往下蹲了蹲,将自己藏在了树后的草丛中。

    近了,更近了,谢迟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妖兽似乎没了追逐的兴致,忽然一跃,庞大的身躯竟十分轻巧地跳了起来,照这个势头,它落地的话,便会只离谢迟迟有三步之遥。

    妖兽在空中长大了嘴巴,谢迟迟隐约能瞧见它森白的牙齿,闪着尖锐的光。

    谢迟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药锄。

    蓦然林间一道银光飞速闪过,直直地劈到了妖兽身上,妖兽吃痛,嘶吼一声,重重地落在了离谢迟迟稍远的地方。

    谢迟迟飞快环视四周,紧接着便瞧见了一个料峭的身影。

    妖兽俨然也望见了,它调转了方向,发出危险而蓄势待发的低吼,前掌蓄力,直直地朝那人扑了过去。

    那人手中长剑在空中漫不经心地挽了个剑花,微挑眼尾一闪而逝的一丝厉色,叫谢迟迟莫名安心了些许,他招式利落,剑气缠绕,不肖三招便斩杀了妖兽。

    几滴血溅到了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有种诡异而惊心动魄的美,他收了剑,朝谢迟迟这边走了过来。

    周遭极静,那一刻,谢迟迟听见了自胸膛之中,心脏的剧烈颤动。

    他在她不远处停下,蹲下了身,拿出一方洁白的帕子,包到了小兔子的后腿之上,谢迟迟这才发觉,那只兔子原是受了伤。

    谢迟迟松了口气,却未料到这细微的声响却被他敏锐地察觉。

    “谁!”他声音低而沉,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

    谢迟迟方才已见识过他手中的长剑有多快,当即忙十分惜命地站起了身子,怕被他误伤到。

    却不料起身速度太快,衣带勾住了另一侧的荆棘,“刺啦”一声脆响,谢迟迟的衣裳自腰间破开了一道缝儿。

    谢迟迟惊呆了,那一刻,她不知自己是该护腰还是该捂脸,飞速权衡之下,谢迟迟决定还是捂住脸好了。

    指尖摸到脸上的触感,叫她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因为过敏,出门前是戴了薄纱覆面的,那一刻,谢迟迟无比庆幸自己出门前的这个举动,还好,还好不会丢脸了。

    那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在离她三步之遥的地方站定,脱下了外袍,递了过来,谢迟迟饱受惊吓,一时竟没反应过来他的意图。

    他未见谢迟迟回应,遂上前一步,将衣裳披到了她身上,他微微侧首,并未看她,眼睛望向另一边儿。

    “且先挡挡吧。”他的声音低而沉。

    距离有些近,谢迟迟稍稍抬眼,便能瞧见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多,多谢。”

    他的指尖不小心擦过她的手背,有些凉。

    淡淡的松木香气萦绕在鼻尖,隐约中,谢迟迟听见远处传来唤声,似乎是在唤他,他抬眼望去,却并没有开口回应,也没有抬眼看她,只低声道,“告辞。”

    谢迟迟恍惚的瞬间,眼前人已没了踪影。

    方才那只兔子许是被劫后余生的场面吓住了,竟还在原地没有动弹,谢迟迟走了过去,瞧见那张洁白的帕子,一丝不苟的在小兔子后腿上打了一个蝴蝶结。

    谢迟迟不着边际地想,他那样招式凌厉的一个人,竟还会系蝴蝶结。

    帕子边角用暗红色的线,绣了一个小小的“愿”字。

    方才远处有人唤他,周师兄。

    周师兄,周愿。